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帕卡】无礼之徒【又名:一个骗子的五分钟】【卡米尔生贺三十题策划】

三十题


题目:无礼之徒


------------------------------------------

这大概是件极为搞笑的事。

帕洛斯看着购买界面和排行界面,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对。是平时谎说太多了到关键时刻就会被报应吗?

几个裁判球在他旁边转来转去,飞得格外潇洒好看,再搭上“爱买买,不买滚”的得意机械音,帕洛斯实在有种就算掉段也要把这几只裁判球的零件一个一个拆下来的想法。

他确实卡在一个十分尴尬的地方,连买袋盐都会掉排行,他平时应该有注意积分消费吧?自己这段时间莫不是被佩里踢了脑子?

如今想要东西再去打积分已经晚了,久违的分开行动的快感也被这个小插曲打没了,这段时间为了那个所谓的什么都没捞着的“大行动”浪费了太多时间和智障待在一起,原来智商会平均给别人啊,再跟佩利同屏出现过不了多久他就不会算数了吧?帕洛斯挥手关闭界面,打算去找点乐子玩玩。

最好是找到个智障骗点积分,这个想法让他想起了刚进大赛时的骗积分被卡米尔发现的事。

卡米尔。

这应该是团里最糟糕的人了吧,这个“小军师”真的给他添了不少麻烦,若是少个卡米尔再换个别的什么人——估计雷狮也只能找到跟他差不多一个智力水平的废物了——雷狮海盗团应该早就崩了吧。

虽然这么说,不过——

“真难得,帕洛斯。”讥讽的声音出现在头顶,帕洛斯习惯性向后退了一步,这里的地形对他不利,开阔地带,脆弱的地质结构,他怎么就选了这么个地方?

果然是脑子被佩利吃了。

全团最糟糕的人出现了,帕洛斯抬头,卡米尔站在不远处耸起的一处巨石上,手掌心里漂浮的蓝色屏幕明显是排行榜界面。界面上帕洛斯和下一名之间一分的差距看起来尴尬无比。

帕洛斯眯起眼摆出一副无奈的笑容。

帽子压着额前的碎发,帽檐遮住卡米尔的眼睛。失去眼睛就已经失去了一半的分析,另外半张脸还躲藏在红围巾里,卡米尔才是全团藏得最深的人吧?

啧啧。

把试探的笑意藏在心里,帕洛斯把尴尬摆上台面,耸了耸肩。

不过今天“小军师”好像没什么兴趣跟他互相试探你来我往哦。卡米尔抬手关闭了积分界面,在巨石上轻轻跳起,起跳的动作笨重得跟个傻子似的。卡米尔的身体几乎没有重量,轻飘飘地落在帕洛斯前面不远处。

帕洛斯抬了一下手指。

“难得你的积分卡在这么尴尬的地方,”卡米尔说,“我请你吃东西吧”。

“如果你能把前半句收回的话,”帕洛斯笑了笑道,“我接受你的好意。”

“爱吃吃,不吃滚。”卡米尔抬了一下头,帕洛斯看到他帽檐下那双眼,眼睛里少有的带着十五岁少年的稚气。“我点泡芙好了。”

随着卡米尔手指的滑动,刚刚还飞来飞去仗着帕洛斯积分尴尬有恃无恐的裁判球立马狗腿地搬来桌椅,摆盘的手法是如此娴熟迅速。看着这些圆球迅猛的动作,帕洛斯不禁有些不爽。

看着服务态度卡米尔你花了不少积分啊?

平时说着要俭省节约不要浪费积分的人是谁啊?

在这里大手大脚花积分买甜品的人是谁啊?

不过。

金黄色泽的可爱点心圆圆的身体散发出甜腻的香味,奶香掺杂其中顽皮地勾引口舌的欲望,还只是面粉的香味就如此登峰造极,那里面的奶油该是怎样的享受。圆顶上焦黄的部分尝起来必然酥脆可口,黄油的光泽使它整个看起来亮晶晶的。

卡米尔坐下,把帽子摘下来放在一边,缠在脖子上的红围巾也松了一圈下来,去掉所有遮掩的卡米尔看起来简直可爱极了,比帕洛斯想象的要漂亮得多。

帕洛斯将一只泡芙塞到嘴里,口腔将泡芙完完整整地包裹,焦黄圆顶摩擦口腔上皮,舌头从外皮上尝到第一层甜。他合上嘴,舌头上压,将泡芙的空间挤压,浑圆的小可爱在他嘴里挣扎了两下,内心的果味奶油爆出来,瞬间占满了整个口腔。

甜味肆虐了全部神经,帕洛斯鼓着腮帮子品味嘴里的甜味,撑着腮帮子看卡米尔。

对面的卡米尔专心致志地将泡芙的小圆顶咬掉,泡芙里面的奶油露出来,粉红色的草莓奶油粘在他的嘴唇上,比那双薄唇的轻粉要暗淡几分。深红针织围巾垂在他绿色的外套上,吃东西时双手护着围巾的样子还真是可爱极了。

那抹深红和他的绿色配合他低垂的黑色额发构成了几乎完美的配色,帕洛斯用舌头将嘴里的奶油一点一点舔干净,甜味在舌尖氤氲蔓延。

他想起自己以前还觉得卡米尔穿衣服很奇怪,带个绿帽子就不说了,你穿身绿居然还围个红围巾到底是怎么想的。没听过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呵呵。如今一看,当初还真是瞎了眼,这套衣服这条围巾在卡米尔身上还真是完美的搭配,那张脸也被衬托得格外清纯呢。

虽然表情很少但这才是卡米尔的特色啊。

帕洛斯叉起第二个泡芙,像卡米尔一样咬掉圆顶,这样就失去了奶油爆炸的快感,但当看到它肚子里藏的黄色奶油是有种开奖的感觉,焦顶的酥脆口感带来类似油炸食品的爽快,带上来的柠檬果酱的酸甜完美得祛除了奶油的腻,这玩意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算是油炸食品吗?

考虑到我的喜好了啊,卡米尔。

卡米尔一直都是很心细的孩子,从一开始。

傍晚的码头又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巨大的高耸的礁石屹立,在背阴处的船上,他半跪在甲板上宣誓效忠,夕阳和鲜血都染红了海水,那会的卡米尔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幼童,站在嚣张的三皇子“大人”旁边,他的伤口没人管,血流得都快虚脱了。他只想这个傻逼快点放下戒心,好卡米尔偏偏在旁边扯了一句什么“这个人水很深最好不要相信吧”。

当时他还觉得卡米尔多管闲事,如今想想,就是应该这样提防他嘛。

若不是卡米尔,他的“旅游”会无聊很多吧?

真是个有趣的人。

卡米尔的小心,卡米尔的缜密,卡米尔的面面俱到,甚至帕洛斯想到卡米尔战前做战力分配时的样子,明明不是最显眼的位置,偏偏是最抓眼的人。声音稍微有些冷漠,偶尔从牙缝里流出来的叹息声和难得的笑和调侃,此刻回想起来,都是值得录下来反复欣赏的珍宝。

帕洛斯看卡米尔小心翼翼地用指甲撩拨耳边的碎发,将他们勉强卡到耳后。卡米尔戴着帽子时也经常做类似的小动作,用留长的指甲拨弄头发,指尖划过脸颊和耳廓时的触感一定很美妙。

帕洛斯一直觉得卡米尔这个动作很娘,现在忍不住要给过去的自己几个耳刮子。

这叫娘吗?

不!这是可爱!这是这个天使身上一根纯洁的羽毛,这是这台机器身上一枚精密的零件,这是这头小鹿身上漂亮的梅花斑点,这是卡米尔这个人少有的脆弱之处。

帕洛斯低头看了看盘子里的泡芙,捏起其中被切开的有巧克力内芯的那个,伸出舌头将溢出的部分舔掉。

巧克力的苦香瞬间征服了味蕾,初尝的苦被无穷的香醇替代,不正像卡米尔这个人么?

总将自己包装得拒人千里之外,将自己最不可爱的一面表露在外面,让人看一眼就不想深交,可拨开最初那层苦涩之后,就像嘴里的巧克力,这个小孩的好才展现在你面前。

帕洛斯大致地想起大赛前某个只有他们两个的场景,背景依然是海,无尽的,无尽的,无尽的蓝色,他坐在甲板上,看着毫无意义的海面。那玩意对雷狮来说可能象征着什么,比如自由之类的,但对于帕洛斯来说,广阔的海面只象征着贫瘠以及随时可能降临的灾难。

卡米尔坐在船舷上,风吹起他的红围巾,围巾的一角扫过帕洛斯的脸颊,像他们的旗帜一样飘了起来。卡米尔的手拉着围巾,帕洛斯能看到他紧抿的嘴唇。

他还记得在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卡米尔将海盗斗篷盖在他身上,并很轻很轻的说了声“谢谢”。

那时候他那愚钝的脑子居然只觉得卡米尔多管闲事,自己又不会冻死,那句“谢谢”被他自动过滤扔掉了,他竟然完全没有试图去体会卡米尔的心。

在船上时卡米尔不让他们酗酒,开赛了卡米尔又不让他们乱花积分,在森林里烤个串都要被数落,这个“心胸狭隘”的小孩其实是在关心他们,是在为他们的整体利益考虑,是整个团队不可或缺的部分。

还有如今,看到自己的积分花得如此尴尬就善良地伸出援手,请自己吃了这么好吃的点心,还心细地有照顾到自己的爱好,简直是世界第一好。

帕洛斯将泡芙扔进嘴里,牙齿下压的瞬间巧克力充满口腔,外包的面食的甜和巧克力的苦完美融合,而两种食物不同的香在口中交织,简直是极致的享受。

舌尖忽然碰到某个冰凉的东西,切开泡芙后放进去的小草莓的汁液如酸甜的河流流过神经,帕洛斯觉得这颗草莓简直甜到自己心里了。

不说了,这一刻他就是世界第一卡吹。

卡米尔就是世界第一好的人。

帕洛斯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卡米尔,觉得卡米尔自带圣光。

 

帕洛斯舔了舔嘴唇,泡芙的香消失在口腔里。

卡米尔已经吃完了,正将围巾和帽子整理好。那张清秀的脸又被遮住了,心里有股失落涌上来,然后瞬间被其他的感情替代。

帕洛斯用手撑着下巴,盯着空荡荡的盘子,忽然觉得,泡芙难吃死了,红配绿就是大傻逼,卡米尔这人也不过如此。


》》》》》


好了,夸完卡米尔了。

以前主策好像说过我们可以写点感想,所以我就写点感想。

内容和题目的关系可能有点难理解,其实是这样的,帕洛斯吃卡米尔东西时觉得卡米尔是个好人,吃完又觉得卡米尔不是好人。所以是“很没礼貌的人”的意思。

文题-《无礼之徒》-又名《一个骗子的五分钟》

这样解释就懂了吧?

Ooc的问题我不关心,毕竟全文的内容就是帕洛斯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无关大事纪的话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可以很轻松的。

是甜点还是一把石子全看你自己的理解,毕竟帕洛斯是个骗子。

谁知道他哪段话是骗人的呢。

其实我最初选的题不是这,另一篇开到车了之后居然卡了。

卡肉简直比卡文还痛苦。

轻松向果然比严肃文学好写。

最后,我居然夸了卡米尔三千字。


》》》》》》》


生日那天,卡米尔收到了一份来自帕洛斯的礼物。

那是一个十分可爱的蛋糕,十二寸大小,淋着美味的奶油和果酱,用巧克力板围成城堡,各式各样的水果拼出花园,完全由彩色巧克力做成的小小的卡米尔坐在花园的中央,手里端着一只同样的蛋糕。

精巧的做工让卡米尔对帕洛斯刮目相看,过去对帕洛斯的种种偏见简直要烟消云散。

四个人围在蛋糕前,帕洛斯催促卡米尔快点将蛋糕切开。

被甜食收买的小军师没有注意到帕洛斯不怀好意的微笑,也没有注意到帕洛斯选了一个很容易逃跑的站位。

糕点刀慢慢压下,卡米尔将切出的这一块小心地抬出来,蛋糕底部的深色物质引起了他的注意。

佩里伸头去看,大叫出声:“石子!卡米尔蛋糕里有石子!”

小军师的脸色慢慢沉下去,抓起放在旁边的水果刀猛地飞出去,帕洛斯已经在很远的地方了。

“哈哈哈哈。”

骗子的声音传回来。

不说了,帕洛斯就是个贱人。



---------------------------------------------------------(完)


就酱。


然后宣传一下邪教。


想看家庭教师斯库瓦罗X凹凸世界卡米尔的嘛!


还有凹凸拉郎丹银


还有鬼狐无头骑士临也


还有罗斯好多拉郎


还有雷狮自攻自受


有没有!


有没有!


有没有!


最后。


欧尔麦特超级萌!

欧尔麦特超级萌!

欧尔麦特超级萌!

评论 ( 7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