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泽非】路明非终于学会了跳舞。【算是新年贺文吧】 如果不是年前断了几天网导致我只能补补旧番,不然也不会这么晚 全是移动的锅 --------------------- ok,其实写这个还有另一些话想说。 这个要写在前面,不管看不看文都能看见。 希望太太们不要再被原著束缚了。 路鸣泽和路明非不是只有龙啊世界啊王啊复仇啊这样的东西,他们和其他的cp一样是有日常生活可以发掘的。 我以前经常翻tag,(我不看长篇)看到的大多是产粮都是一个老梗翻来翻去的不停表达,不过是换一种语言把同一件事又说了一遍。 这对这个cp的发展是很不利的我觉得。 泽非也可以有很多玩法,也可以像他们那样千奇百怪。 路鸣泽和路明非都是很好玩的人。 他们有...   2018年2月18日 57 7  
--Action-- 路鸣泽给他穿衣服时尚还赤裸。路明非撑着床,看着这么久以来自己唯一的情人。岁月真的没有在路鸣泽身上留下任何痕迹,那少年般光洁的身体逼他意识到这一点。而百年之后的自己已经形容枯槁,老得快不成样子了。曾经以为自己不会衰老,一直坚信着活跃在人群之间,连楚师兄和恺撒老大都休息了还在奔跑着,衰老居然已经在他还不在意的时候将他打倒。唯有和路鸣泽接吻寻欢时,能从这个“人”哪里分到点年轻的气味,觉得自己还不算老还能坚持下去。以及坚信他们可以一辈子一起走下去,他可以永生不死。--Fin--   2017年12月31日 14  
你是个没用的小孩/泽非 设定混乱有 私设有 衔接不当有 ooc有 场景 歌词 沉浸这个系列的手书无法自拔 ----------------------------- 你是个没用的 没用的 没用的小孩 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小孩啦 “交换吧,用你的灵魂来和魔鬼交换吧。”路明泽说,他张开双臂,想着面前呆滞地悲伤的路明非。红发女孩的胸前炸开殷红的血雾,如死去一般倒下。不过是“如”而已,真的死了不就好了? “哥哥你这么没用要不要用四分之一生命来跟我交换啊?不管是权力还是美女什么的,我知道你喜欢哪款。”路鸣泽贼笑着推销自己的“业务”,搂着路明非的肩膀热情地给他描述美好的“...   2017年1月23日 61 6  
如果问你爱情是什么呢【综\多cp\懒得打tag】 1. 你觉得爱情是什么? 2. 希望啊! 狛枝凪斗理所当然地答道,没有丝毫的犹豫。 很适合狛枝君的回答呢。 日向创这样说。 对于我来说,可能是想要和他生活在一起吧。这样的感情。 他接着说道。 3. 爱情?突然这么问我没办法回答啦…… 影山茂夫稍微被惊到了。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是爱着灵幻师傅的。 他低头思索后认真地说。 4. 爱呀~要和我一起去殉情吗? 太宰治摇晃着冰酒,露出不正经的笑容。 殉情不算爱啦,太宰先生。 中岛敦无奈的说。 但太宰先生对殉情的执着可使用爱……的吧? 他用手指撑起下巴,不确定地说。 爱情?无聊的东西。...   2016年11月12日 18  
250截图留念 点文 不管是催稿还是新坑,新坑仅限短篇 自带梗 自带梗 自带梗 cp见tag 233没截到就这个吧 不接bg -------------end于2017.1.5   2016年10月29日 6 12  
这一切都是你的妄想罢了。 突然被这样教导着。 五毫安。 十毫安。 二十毫安。 四十毫安。 八十毫安。 一百毫安。 二百毫安。 直到在挣扎中模糊了视线,被拘束衣束缚的手抓不住渐行渐远的幻影。 鲜血从嘴角流出,然后听到有人问—— 路鸣泽是谁? 我的幻想。 于是幻想中有娇小的少年勾着自己的脖子说—— 哥哥。 直到在挣扎中模糊了视线,抓不住的幻影跪在地上哭泣着被血手越拖越远。 神色呆滞注视前方,然后听到有人问—— 路鸣泽是谁! 于是他听到真实的幻听—— 哥哥! -- 听着歌就想...   2016年10月2日 5 2  
ZF 你要听啊 “卧槽下来的时候冻住猛打啊!” 路明非一边手忙脚乱地照顾自己的植物,一边在直播里噼里啪啦打字。 关注这个阿婆主很久了,刚好赶上第一次直播,为了等那个自己喜欢的歌手他已经在电脑前守了三个小时,可无奈那家伙出去了没回来,另一个歌手霸着麦一边唱一边玩脑残的植物大战僵尸,还输得一个惨。 其实他也觉得自己最近不太对劲,为了陈雯雯他也这样守过一个又一个下午,但那最起码是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为了自己喜欢的歌手也情有可原哦。 但是! 问题是他现在喜欢这个男人的声音! 为了一个男人在电脑前守三个小时算不算有病? 最大的问题是他也是个男人! 他应该喜欢女人才对啊! 路明非想捂脸,这是注定搞基...   2016年2月1日 21 1  
泽非,小贩 这是我在这所学校度过的第三个圣诞节,又是一个无聊的圣诞节。 第一个无聊的圣诞节我朋友和女友分手于是拉着我KTV浪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校规处分。 第二个圣诞节我坐在家里烤火,和我妈高谈阔论我国的新政策,顺便感叹一下我挂科的政治。 第三个圣诞节……我正过着呢,我和我交往了三年的女友在学校门前买馍。 学校门前有几个卖苹果的摊,小贩们铺一张纸在地上然后还卖包苹果的纸。我摸摸兜里的钱觉得还是去买馍吧。蹲在馍摊边的是一个戴口罩的年轻人,还有个戴口罩的小学生。 这年轻人卖包好的苹果,有比较寒酸的,还有超豪华的,妈呀甚至还有十几层的!等待的时间里我和我的女友数出最多的那个是二十层。 诶嘛是个好数字啊...   2015年12月25日 25 1  
莫斯科有点冷,第三部分,三 那个小家伙死死的咬着男孩的裤腿,将他往车下拽。那小东西个头不大,但小小的身体却结实得很,小爪子死死地扣着地面,任由男孩怎么踹它也不肯松动分毫。身边一脸无奈的德国男人摸摸口袋,掏出来一把揉的不像样的卫生纸,塞到他手里,拍拍他的肩膀,托孤一样的郑重的点了点头。“兄弟啊,前辈是经历过的人了,你也该去历练历练了。这次就交给你了!”男人说完毫不犹豫的将男孩推下去,并顺便关上车门,在玻璃后面做鬼脸。 但男人似乎忘了,门外的男孩是看不到车里的,他做得再滑稽也没用处。 男孩无...   2015年4月11日 14 1  
清明时节雨纷纷,愚人相伴更开怀。 祭清明。 多cp。 ooc有。 》》》》 清明时节雨纷纷,愚人相伴更开怀。 “子航妈妈来美国了哦~你能出来不?来陪妈妈好好过个节呗~”电话了传来女人酥酥麻麻撒娇的声音,楚子航不由得把电话拿的远了点,好让自己的耳朵免受灾害。听筒里女人的声音终于小了点,楚子航再次把手机放到耳边,答道:“好。” 电话那边传来响亮的一声“啵”,女人兴奋地说:“那就这样啦~妈妈先和姐妹们去购物啦~你四月一号就去豆子那等我们,我们到了就给你打电话~”依旧活泼的声音,然后电话被挂了。 楚子航微微笑了一下,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打字发送:“不了,我陪妈妈。”...   2015年4月5日 42 1  
莫斯科有点冷,第三部分,二 对于路明非来说,其实溜狗和溜孩子是一码子事。当然请人吃饭和给狗买饭也是一码子事。路明非把整个莫斯科都转遍了,在距离市中心较远的荒僻的地方,有几家老外开的面馆,一碗面只要五欧元。那几个拉面师傅年纪都很大了,分不清人种,大概是混血吧。浅色的皮肤上沟壑纵横,枯槁的手掌布满了斑点,年龄只是昂热的一半多,看上去却已经能做校长的爷爷了。路明非第一次掀开一家日式面馆门口的白布时,差点被昏暗的光线中的老人们的面容吓坏。老人们在下棋,安安静静的,只有起子和落子的声音。路明非站在旁边看了半天,始终不懂啥样算赢。好半天了,路明非脚都站麻了,其中一个老人颤巍巍地站起来,慢吞吞的向柜台边挪去。他抬起手打开了灯,普普通通   2015年3月29日 8  
莫斯科有点冷,第二部分,十二。 “乖,你跟我哭也没用。” 女人紧了紧领带,将西装的扣子扣好。她弯下腰拍了拍黑丝袜包裹的紧绷的小腿,白皙好看的手指轻轻划过腿弯,像是调戏自己一般的轻浮。她歪着头夹着手机,轻言细语安慰电话那头跟自己哭诉的人。 “我知道你委屈啊,别担心我会帮你的啦。别想那么多,安心喽。”再次许下承诺,试图使那人不再发出哭声。贝尔加诺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去亲自见见她,作为那姑娘唯一的也是最好的“亲人”吧,那妞唯一依赖的就是自己这个比她更强势的“亲人”。 她拿过手机夹到另一边,以使自己的肩膀得到休息。她说:“乖,别哭了。还记得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过会去找你。”得到了那边女人的肯定答复,她挂断电话将手机扔进西装口袋...   2015年2月26日 9  
莫斯科有点冷,第二部分,十一 威斯特·沃尔特并不是一个怎么强大的混血种,他仅有少得可怜的龙族血统,甚至没有言灵能力。莫琳·沃尔特和威斯特结婚有五年了,才有了一个孩子。他们都是白俄罗斯人,但威斯特十分喜爱小孩子。 当那个小生命从莫琳肚子里生出来的时候,威斯特简直高兴得疯了。他吻了莫琳的额头握着妻子的手。诞生的是个小女孩,从没看护过婴儿的男人希望她会是个让人省心的女孩。他们给女孩取名叫“科琳娜”,并给了这个孩子全部的爱。 科琳娜很小的时候就有着一些其他孩子所没有的才能。她在六个月大时就可以说一些简单的话了,这一度让夫妇俩很开心。莫琳总是坐在院子里,拉着科琳娜的手跟她说一个下午的话。孩子的小脸圆圆...   2015年2月17日 13  
莫斯科有点冷,第二部分,十 “在我的怀里,在你的眼里,那里春风沉醉,那里绿草如茵——”少年突然不躲不闪,向后跳了一步,踩上了玻璃桌面,如同跳舞一般踩着节奏。他抬高了声音,唱的深情又婉转。清亮的少年的音色带给人别样的感受,逶迤动人,像漫步河边空气中送来动物的腥气。 路明非很快爬起来追上去。他麻利地跨上及膝的长桌,也不关注上摆放整齐的餐具,零碎的步伐较乱阵局。但白面具的少年微笑着,纤瘦的身体随着脚下发力一下又一下的起起落落。 可两米的长度只够他的手指碰到少年脸上的面具。他竭力将身体前倾抓住了面具。面具的带子被扯断露出那张熟悉的脸,精致得如画的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 可少年不再倒着向后跳,而是转身以极快的速度逃走了。 “...   2015年2月9日 15 1  
莫斯科有点冷,第二部分,九 白色的长裙散开了舞成百花,千层瓣揽着黑色的花蕊在暗红色的天空下旋转,脚尖踩着鼓点踩成乐章,流出一幅风景。 盛放的百花中一朵枯萎的黑色花蕊于花丛间慢悠悠的摇晃,他们的双腿擦过白色柔软的花瓣,转瞬而过。 两个穿黑西装的男人十指相扣拥抱在一起旋转在舞池中央,像一组YY精子在一堆XY精子中显得特别突兀。所有准备跳舞的女孩都穿了白色的长裙,拉着穿黑西装的男人们。 白面具的男孩扶着路明非的腰伴着舞曲开始摇慢舞,白手套包裹的五指轻轻敲着他的身体,像是在思考什么。 路明非有时会低头看看他,少年却再没开过口。除了原来说过的那两句话,好像他本就仅仅是...   2015年2月4日 9 1  
莫斯科有点冷,八 在路明非眼里,他就是孩子头。他让那群小孩干什么,那群小孩就得干什么。但其实这仅仅是他的一个错觉。 在芬格尔眼里,他就是这的王者。他可以对所有人指手画脚而没有人可以杵逆他。但这其实也是个错觉。 曾经的听话曾经的乖巧,曾经甜腻腻的叫着你“大哥”的那些孩子们撕下了脸皮,戴上了面具。他们脸上的白银假面在灯光下看上去阴森可怖,小女孩们抹上浓重的口红挽着自己最喜欢的伴侣,嗒嗒跑远了。男孩们向他们摆摆手转身离去,燕尾服起起落落。 路明非和芬格尔互相对视,无奈的摇头笑。一抹苦涩的泪珠顺着眼角留下来,湿了脸颊。可孩子们越走越远了,任凭他们怎么呼喊也不回头。 “喂回来! 你们不应该去那边!去那边没有好结...   2015年2月1日 8 2  
鬼梗 这里有一个梗,我自己写不了,因为会写崩掉所以想要求某位大大写好吗? 大大们可以看完了梗再决定,如果有人能把这个梗带回家我会很开心很感谢的。【记得@可以吗? ---------------------------这是一个鬼梗 在幽闭的地下室里,很暗很黑,唯一的光源放在男人手边,煤油灯幽光闪烁。 男人五指纤长在光下熟练地洗牌刷牌摆拍发牌,两摊子牌很快凌乱的摊在面前。牌很厚的一摊,两副牌兑在一起。这本是不必要的。 对面的男人温和的笑了:“您先选吧。” 男人笑笑点起一支烟放到嘴里,呵呵笑,也不推脱,拿了一副牌捏在手里,摆牌。 “集黑A。你有吗?”男人吐了一口烟,斜眼看着对面男人慢...   2015年2月1日 12 8  
10.早安吻 cp:泽非 路明非站在穿衣镜前,摆弄黑色的领带。他把领带打的方方正正的,然后扣好西装的扣子。现在他已经能把领带打得非常好了,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歪歪扭扭的需要别人来帮他整理。他将一束白玫瑰插在胸前的口袋里,然后又扯了扯西装的下摆。这个动作显得有些拘谨,好像几年前那个腼腆的愚笨的大男生。 今天他要去见几个老朋友,所以得穿的庄重一点。而白玫瑰是带给他们的礼物,只是他的后花园里只种了白茉莉。玫瑰是成片成片鲜艳的红色。他经常的飞往世界各地去参加混血种的舞会,酒会上他和女人们对饮跳舞,最后把胸前的玫瑰送给最漂亮的女人。 他会像个绅士一样弯下腰亲吻他们的手,成熟英俊起来的脸挂起亘古不变的面具般的笑容,几年前和这个大男...   2015年1月17日 38  
新年快乐。 继续来吧! 泽非: 2014.12.31 新年跨年,没人陪? 正常!只要不是在屠龙,一切正常! 没人陪? 好办!把星际打开,看看有多少人在线! 路明非为了发泄他不能回乡的悲痛心情,网吧二十元包夜走起! 网吧人声鼎沸一票票的同胞们幺儿八喝的怒吼着:“集火这个boss!”“补兵啊!”“群攻走起!”“兄弟们冲!打团!” 跨年的气氛浓烈至极。 路明非收到了楚子航的短信,感动之余一手抽充了二十元话费,激动地回复:“楚会长走好!跨年快乐!【明年也和老大继续秀恩爱!我不心痛!】” 他抬头环视一圈,觉得胸中一股浩气回荡,他戴上耳麦,吼道:“兄弟们!集火年兽别放过它!”...   2014年12月31日 9 2  
[莫斯科有点冷]泽非,he,中长[7] 文字/天子白衣 7. 路明非坐在电脑前,叼着棒棒糖戴着眼镜一副知识分子的模样,抓耳挠腮。满屏的俄语一个字也看不懂。 已经深夜十二点,路明非也不好意思去找自己隔壁帮忙翻译,这么晚了人家早已睡下了吧? 【该死的。】路明非暗暗的骂了一句,跳下去翻找中俄词典。[要是路鸣泽还在这的话,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路明非是以实习为由来莫斯科的,但他来莫斯科真正的工作却不是实习。他是打着实习的名号来莫斯科完成一个任务的。难得的校长打算配给他两个强力的队友恺撒和楚子航一起来完成,路明非心里一动愣是给拒绝了。 昂热看着他,抿了一口茶欣慰道,【明非...   2014年10月1日 10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