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雷嘉】【安艾】墙头夜谈(鬼知道第几)(终于fin了)

写在最前:

拖了好久终于完了。

更多的感想就写在最后。

最后一发比较长,四千多?

我这边因为玩滴胶把脑子眼都塞住了,已经快什么字都写不出来。

多亏我机智自我调整了一下。

如果喜欢此po主谁也玩滴胶想必比po主玩得好希望能交流一下。(可见脑子真的被滴胶塞住了已经。)

全文上传百度云OK?

 密码:897y

(原文件里有牢骚没有删)

------action------

完全就是这么回事。这可不单纯是个拙劣的黄色笑话,而是雷狮幸福生活的集中表现。把自己幸福美满的恋爱生活和安迷修苦逼的追求道路两相对比就更显得自己人生赢家。安迷修还没牵上手,自己已经成功同居就差小孩成年后来个本垒,只是幻想就觉得激动。

坦白地嗨嗨黄腔是雷狮对小孩态度的隐秘试探。和年级里那几对连雷狮也羡慕的那几对情侣对比,雷狮觉得自己比安迷修还正人君子百倍。他犹记得那谁谁谁和那谁谁谁谁(没有映射其他cp)刚好的时候,他们一班到二十四班全高二的光棍观光团天天去人家门口转悠,一边念叨着秀分快秀分快一边偷偷观摩精简版法式湿吻。

雷狮的嫉妒并非无缘无故。他高一时谈过一女孩,秀恩爱都快秀成秀死快。果然两个月就把自己秀死了。人小姑娘嫌他轻浮好动手动脚,分手那天骂他谈女朋友就好像找个活的充气娃娃,真皮制造,不仅会动会叫还会发脾气会跟你分手。“都跟你说了我不想这样,什么都不听。”姑娘说,“真希望咱雷老大人品还没差到跟教室出门左转五十米右转进门负半米一样。”

她说那地儿好像是男厕坑道,常年失修的那边。

雷狮觉得自己不至于。那之后他认真思考了女孩的话。他错了吗?恋爱中到底应该怎么样?到底什么样的态度是对的?什么是不可逾越的底线?究竟什么才是对方想要的东西?他找了数十个案例来分析,为了科学准确还网罗了附高所有的情侣信息,一时间超越帕洛斯俨然成为狗仔之王。

他找不到一个普适标准。每一个答案都有人摇着手指说“NONONO”。

直到遇到那小孩,雷狮终于有了答案。

只因那小孩是深海明珠。

是眸中星辰。

是皇冠钻石。

是心间骄阳。

他是上帝玫瑰,是此地尊王。

他就是问题的答案。

雷狮怎么也不愿忤逆自己的心。他的小心翼翼导致他们好上大半年(真好)了雷狮也没抱上小孩。他不清楚小孩的想法。

就连更进一步,也是小孩提出来的。

小孩说,今天你们不是要出去打游戏吗?带我,我想跟你一起去。

据当事人XXXX描述,雷狮当时的表情犹如吃了屎一样一言难尽,当时还想这娃怎么了难不成想拒绝自己?终于有点理智了?

小孩看雷狮不是很愿意的样子,撅噘嘴说反正也不是很想去,不想带就算了。谁知雷狮只是紧张地问:“培优部违纪会发配到平行班吗?”

雷狮记得,当时小孩好不容易绷起来的脸一下子就炸了,差点上手打他。那孩子压在他身上,举着拳头,眼里分明有委屈。

为了报答小孩,当晚雷狮抛弃了自己一帮兄弟,带着小孩上了二楼豪华包间。上楼时一帮子弟兄在楼下大骂:“操雷狮你有点良心好不好!今天晚上打团你不来是想咱班儿团灭不是!”

雷狮回头对兄弟们抛了个媚眼,急忙跟着小孩上去了。

其实这网吧是雷大哥的产业,雷家三兄弟的小弟上网半价。那个工作狂人心情不好时就会来这儿窝一会。一般只有这时候雷狮才觉得这人是自己大哥。大哥好在一楼抽烟区入口的沙发上葛优瘫,点支烟,盯着里面云雾缭绕发呆,想点漫无边际的事情。

雷狮为着兄弟情义陪大哥坐过几回,那气氛叫一个尴尬,简直如坐针毡。雷狮就盯着大哥的侧脸看,发觉他们兄弟俩,不,弟兄仨长得可真像。有一回大哥突然问他:“什么时候带媳妇给大哥看看?”问完笑了一声,又说,“还是别要了吧,跟你大嫂一样烦人。”挺凄凉的。

我给你找个一点都不烦人还特别懂事的弟媳好不好?雷狮想。

就是懂得有点太多了。

小孩面不改色地爬进他怀里时,雷狮整个人都硬了。他只比小孩高出来二十多厘米,勉强够小孩窝下来还不挡眼。小孩刚洗完澡,头发上带着水,一股子热蒸汽的味道,赤裸的后背贴着他。

小孩按着他的腿调整姿势,他和小孩之间只隔三条裤子,胳膊搭在小孩圆圆胖胖的膝盖上,打PSP游戏的手指都不灵便,第一关就险些丧命。

小孩把头放到他肩膀上,深色的水渍开始在雷狮的白衬衫上蔓延。他蹭蹭雷狮,抬头看雷狮,笑他low。

小孩身上的热力撩得雷狮心痒痒,总感觉自己一动就会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他甚至得逼迫自己别往那方面想,直到整颗脑子里只有“别想了打游戏”六个字。

偏偏小孩并不打算放过他。

小孩又在他怀里动了动,然后安静地躺下。雷狮看着他的呼吸,想象小孩的心跳。

他就快冷静下来。

却听见小孩说,“雷狮,我嫉妒你前女友。”

“哈?”

“能不能也抱我?”小孩问,仰头看他。

雷狮登时手都软了,下面那玩意差点硬起来。他急忙扔了PSP抱住小孩,一边努力克制一边火速挽回:“我就是怕我抱多了在学校就没脸见人了。”

“为什么?”

雷狮本想解释解释自己之前劣迹斑斑遭人唾弃,虽然那些事也够陈旧学校里有人提起来还是起一身鸡皮疙瘩,故事老长了话到嘴边就说不出口,只说:“我怕我只是看看你就能硬了。”

小孩爆笑,翻身把他扑到床上。

(这一部分到这里就结束了,可以收个尾就结束了。收尾内容就是两人互通恋人名字,被丹尼尔抓。这样。转换又有点麻烦,真不应该玩滴胶,脑子都被滴胶堵住了。什么都想不出来。希望明天能结束然后去爽一会已经有手稿的山爆。明天再往后补手稿。)

一开始雷狮还想咨询咨询过来人该怎么负反馈小孩的信息,毕竟他之前都失败了。后来走半个小时走到老哥公司楼下,看见大嫂冷着脸出来,看了他一眼,那时的表情很像抽空了灵魂。嫂子上了出租,过一会发给他短信,“把我备注改了吧,离了。”他上楼,听到爸爸跟大哥说,瞧你的好眼光。然后雷狮就没问。

鬼知道他鼓多大勇气。

不过雷狮确信自己比大哥眼光好。不是说大嫂哪里不好,是他和小孩远比大哥和大嫂合适很多。

那时他的爱情进入新阶段,也是雷狮最喜欢的阶段。饭点小孩来找他,腾几张桌子出来打牌,雷狮赢多输少,有时带同学,同学带象棋,杀得雷狮丢车也保不了帅。或者两个人出去,在学校里走,有次下暴雨也非要去浪,在雨里不打伞接吻,水成桶泼下来,跟喝水似的。小孩湿透了还很开心,想再走远点,被冰雹打回教学楼。走之前小孩总会亲他一下,雷狮就觉得自己做周练下笔有神。

他已经和小孩打算好了,先直升大学,等小孩高考完了就申请去小孩学校做交换,听上去很麻烦,不过大哥会帮点小忙。小孩为首都大学做准备,还在那边打点了房子。

只差国家通过同性恋婚姻法案。

雷狮得意地笑,安迷修用可怕的眼神盯着他看,然后偷偷往旁边挪了挪,低头默念:“我不认得这厮,我不认得这厮……”

雷狮嘿了两声,往安迷修那边挪了两步。

安迷修挪。

雷狮也挪。

安迷修再挪,还没扭动屁股,雷狮抬手制止他:“兄弟,你再挪就晚节不保了哦。”安迷修惊觉,转头看看脚边固定在墙上的碎玻璃片,哼哼了两声又挪回来。

雷狮一把揽住安迷修的脖子钳制住他,凑近他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郑重问道:“说了这么久,还没舍得跟兄弟讲讲你那小女朋友芳名唤何呢?”

“没有瞒着你的意思,我是怕……”安迷修挠头。

“怕什么,我又不喜欢你好那口,怕我找你麻烦?难不成是手伸到我后院了所以不敢告诉我?难道是卡米尔?还是看上帕洛斯那个小说谎精?可以啊你这品味~”雷狮摸着下巴斜眼看安迷修,又道:“难道还是那谁谁谁?一星期跟你出去通宵五个晚上那通宵哥?附高F4。”

“可以你哥啊可以!”安迷修推了雷狮一把,此君岿然不动,稳如泰山,他自己倒晃了两晃。“看上你的人我怕是该去看眼了好吧,真是。”

“诶我后宫有这么不堪吗!你敢说卡米尔不可爱?”

“得了吧我是直男,”安迷修摆摆手道,“哪有我世界第一可爱的红发公主艾比小姐可爱。初中部一年级三班那个小姑娘,你知道的。”

“哈?”

“你记得吧?去年九月十三号咱们去初中部找卡米尔要东西佩利在初一教学楼前弄哭的那个,”安迷修比了比,“扎好长一根冲天辫(吧)。”

去年九月十三号,时间晚六点,天气晴,地点附中初一教学楼前。

安迷修无比细致地记下了这个时间,和他的红发公主低头擦着眼泪哭泣的样子。他记得那天艾比小姐穿着红白格子的连衣短裙,白色的有刺绣小熊的袜子拉到膝盖,个子那么小,那么细,大腿好像盈盈一握。她的哭声隐忍而细腻,那么小心好像脆弱也是个错误。

安迷修狠狠打了佩利。

“我不是说这个!我知道她。”雷狮打掉他的手,哈哈大笑道,“我说你怎么不敢表白,猥亵幼女三年起步任谁都要斟酌斟酌真的,”他竖起大拇指,拍拍安迷修肩膀,“了不起!我佩服你。从今天开始你安迷修就是我雷狮大哥。”

安迷修没有心情管他,叹口气道:“我也觉得我厉害啊……”

雷狮止住笑,在安迷修眼跟前打个响指,用一种得意的口气说道:“其实我比你还厉害呢,你猜猜哥们脱单拍的谁?”

“你什么时候脱的单我怎么不知道?”安迷修惊讶。“瞒而不报还是给我速速招来的好。”

雷狮笑得眼都眯起来了,此时他眼中可再没有安迷修了,整个脑子都被小孩占领了。“咱附高最天才的小扈跋公子,”雷狮眨眨眼,“你说我日猴子,我就是日猴子怎么样?”

这一眼,雷狮又看到开学典礼舞台上,嘉德罗斯空着手从侧边跑上去,讲台刚好合他身高,他调调麦,还鼓鼓腮帮子,那样子好像学校是他家,校长是他妈。嘉德罗斯清清嗓子,凑近麦,说:“大家好,我将是理培二十六班的嘉德罗斯。大家知道,我们理培人演讲从不带稿。别把我跟你们这群考进附高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渣渣混为一谈……”听到这句话雷狮猛抬头,看到嘉德罗斯金色瞳孔张扬气焰。嘉德罗斯按着讲台,微仰着头,嘴角带着绝对自信的笑容。主席台背光,雷狮却觉得他看到了太阳。

这可以说是附高史上很惊世骇俗的记录,反正那之后大家就再没在演讲台上见过嘉德罗斯。而且他把全培优都坑惨了。

安迷修的反应也很惊世骇俗。

毕竟没有谁会在大半夜的女寝门外惨叫得这么激烈。

“啥!”安迷修被吓得弹跳起来,一声尖叫。然而安迷修忘了他们是在墙头,他也没有雷狮的“绝对领域·墙头不掉”技能,这一跳差点跳下去,亏得雷狮拉了他一把。

安迷修急忙蹲下来,摸着心口稳住,大喘了口气。“吓死我了……”他瞪向雷狮,正要开口逼问点什么,毕竟这货一脸“我已经很幸福你想问什么就问吧”的表情实在让人讨厌。

话还没出口,聚光灯抢先一步,打给这两位戏精。安迷修听到身后一声问候,“在这干嘛呢同学?这么晚了不如到政教凑合,不去打扰其他同学了好吗?”温柔,体贴,特意放低,富有磁性,令人沉醉,出自天使之口,却像魔鬼之音。

雷狮和安迷修颤巍巍地扭过头,来人压低手电筒以免学生被伤到。白光后面,微笑的年轻政教主任仿佛自带圣光。

雷狮和安迷修垂头丧气地被白光赶向政教处,虽然说早有预感今天肯定要漏,到现实摆在眼前还是有点不想相信。雷狮和安迷修偷偷相互殴打,指责是因为对方才把自己玩到政教。

丹尼尔悠闲地晃着手电,笑着看两个年轻人打打闹闹。他知道这两个孩子,在学校里名声都大得很。尤其是这个安迷修,抓翻墙串寝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还专好挑自己值班的日子。

今天他心情很好,转了一趟男寝收获颇丰,还听到了很不错的故事。

真希望他们能幸福,和那个小姑娘。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喜欢这个安迷修喜欢得不得了吧?丹尼尔想。他想自己的那孩子,那坚强,隐忍,顽固的孩子。

他想去找他。

现在就去吧。把这俩送回去后。他应该还没睡。丹尼尔扭头看看大学城,堪堪能看到几盏灯。

他知道银爵还没睡,也知道他在哪。他知道那孩子分明爱着自己。

---终于可以fin了----

作者的牢骚:

拖相当长时间,差点就被拖死,几十年终于又完结了一篇……

写一下这篇文一些东西。

讲故事的只有安迷修,雷狮的部分是他自己想的没有说出来。

中间安哥有唱过一首歌是Валентин Вихорев - Я бы сказал тебе много хорошего。

巨好听一首俄文歌,很适合睡觉听。

其实还想写一些正文之外的小番外,比方说艾比小姐听说安迷修要跟别的女孩子表白就在回家之后偷偷哭之类的。

我设定学院时喜好按自己的学校来,但是我的高中是那种励志要学衡水的好学校(我呸),(不过我还是有两周共两天的假期的很欣慰。)

然后我跟同学讲。同学说,那你的主角可真可怜。

这也是我更新慢的原因。之一。

然后是我在设定雷狮家人时喜欢做的稍微好一点——怎么说是自己的一点小私心。很无奈地和官方的“我哥看我不顺眼”的设定也加上了,混合一下。

做一个既看你不顺眼,又会在必要时间拉你一把,视你为敌人,又打心眼里看不起你(原著倒没这点,原著雷哥还是很看得上雷狮的)的哥哥。

我觉得反派该像汉尼拔医生,既有他黑暗的不近人情的一面,也有让人沦陷的柔软。比方我希望他杀人如麻,又心疼一株盆栽,每天把它放到房间里唯一有光的地方。

这才是有魅力的反派。

还有想说的是,我喜欢嘉德罗斯高傲自大,认为他无坚不摧。在我心里他是第一。

这个做完之后我就可以沉迷拉郎了!

我之前有发过一个点文,其实本意是希望有郎可拉……

可惜回梗的小伙伴都没有按我的想法……

(如果我不写拉郎我干嘛要介绍三个世界对吧?)

(而且那两个梗我并不喜欢在这里小小的发个牢骚。)

我就是想看不同的世界的碰撞怎么样!

评论
热度(30)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