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孙嘉】【孙翔(全职高手)X嘉德罗斯(凹凸世界)】无始而终——(一)

*

拉郎看是不是冷到北极点。


刚开始是想讲笑话来的,但还是得写故事啦……


如果ok。


please。


》》》正文(一)


孙翔几乎把一口气叹尽了。小孩坐在餐桌前吃刚从外面拿回来的油炸食品,脸上神色如常,带着人类进食时的喜悦。孙翔就好奇了,这家伙什么时候拿了他的手机订了儿童餐的外卖,还给他也来了全家桶?孙翔可不喜欢吃鸡!

小家伙学习能力和模仿能力都很让人惊讶,如果不是指短手胖,孙翔毫不怀疑他会成为下一个荣耀之星……然而这话只能说说,小朋友对互联网感兴趣的很,半天时间就在他的购物车里塞满了食物,他不知道密码,外卖订的也是到付。小朋友对游戏很有兴趣,但对荣耀偏偏提不起劲。孙翔给他秀了一波操作,他还是摇头晃脑果断拒绝。

“嘉德罗斯,”孙翔把全家桶也推给他,重新发短信订早餐,“你什么时候破了我的手机密码?”

嘉德罗斯慢条斯理地从桶里找自己想吃的,说:“我用你的指纹,顺便,把我的也加进去吧。”

“我给你买部新的。”

“我不要,我没有银行卡。”

“为什么?”

“上不了淘宝。”

孙翔一口气憋在肚子里。果然是被马氏企业拉拢了!

“你吃完把餐桌弄干净,”孙翔说,“我从来不在哪里吃饭。”

“那你干嘛租这么大的房子?”

“因为我单身。”

“我在网上搜过放假,单身公寓可比你这房型小多了。”嘉德罗斯说,“只要卧室就够你用了。”

“但我要找女朋友啊。”孙祥的语气里尽是伤春悲秋。

嘉德罗斯不能理解,他只好冷哼了一声。

孙翔说:“没话讲了你就哼哼,毛还没长齐呢?”

嘉德罗斯瞥了他一眼,道:“渣渣。”

他还不知道,孙翔不仅租了一套三室一厅,一卫,还有一套更大的三室两厅三卫二阳台快要还上房贷了。一天的财力,还款倒是不难。他的新房是趁便宜买的,还是拿的亲友价,和杜明吴起江波涛都买在一处,周泽楷的妈妈已经开始加大逼婚的进度了,于是早早打点了两环内的现房。

新房是好几年前就定下的,当时都不看好这一片的经济,3636/㎡的价钱都被拿到了,现在房价自然是飚的飞起,他买的时候还没刷墙体现在已经能住了。时间过得真快,光阴真跟流水似的,哗哗的就没了。

“我去上班了。”孙翔吃罢了早餐,把东西扔进垃圾桶,“你自己收拾东西。”

嘉德罗斯点头:“玩的开心。”

孙翔又噎了一下。还have a good time呢!

 

孙翔不喜欢这种天生的、命定的感觉。嘉德罗斯也不喜欢,但从他们在街头相遇,搭话再到同居,短短两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是用木刻拓下来一样的命中注定。而且命中注定了此情的结局,要因为版面不够无疾而终,这种无义的结局更加深了他的不愉快。

孙翔并不敢信任自己冲口而出的承诺,他向小孩保证他可以和自己一起住,在他找到家之前会保证他的吃穿,这个保证听起来也不太靠谱。嘉德罗斯也不满意自己。“我迷路了,找不到家。”这种说辞明明听起来迷茫又不确定又无能为力,显得有些软弱,即使当时他的语气自信得好像在陈述“我拿了世界杯冠军”这样的事实。

不过对于孙翔希望他热爱荣耀这一点让他感觉不错。即使孙翔炫技秀的一波操作让他眼花缭乱,以至于有点嫉妒。

他就是赌气才不玩荣耀的。

白天的时候嘉德罗斯按自己的医院到楼下转了许久,他很高兴孙翔留了钥匙给他,而且没有多余的叮嘱他,这让他感觉自己没有被小瞧。

“被小瞧”这样的想法是现在才会有的,作为NO.1嘉德罗斯可是从来不怀疑自己的能力的。他生来就是要做宇宙第一的。

早上半天他在公园里和三岁大的小孩子以及他们的狗聊天,聊天的对象可能主要是他们的狗。为了获取他们母亲的信任,他把所有小孩子都拎到公园中央的沙坑和旋转楼梯附近,并合理安排了狗去照顾他们。他从狗那里听说他想知道的东西。

嘉德罗斯完全没想到自己还可以把这件事做的这么好。毕竟以前总是别人“照顾”他。

即使一早上他都在不断地提醒自己,你没什么理由对这些小孩子发脾气。

直到十一点左右,他回了家,时间是孩子的母亲中的一个告诉他的。

十一点半左右,孙翔拨打了座机的电话,嘉德罗斯接了电话,并“喂”了一声。

“怎么样?还没有吃饭?”

“没有。”

“我床底下的鞋盒里有钱,那是我的私房钱。”

“你单身哎。”

“这不影响我藏钱,有用得上的时候。”

“小偷大概会很愉快吧。”

“那我藏的可有点多,我应该拿去办一个理财业务。你少拿两张。”

嘉德罗斯心说嗯,挂上了听筒。他想起凹凸大赛里的裁判球,又想起祖玛和雷德,想完后从凳子上跳下来——孙翔为了某种神秘的目的把座机装在了大约一米九的墙上——往卧室走去,他以前从来没有为吃饭动过什么脑子。

孙翔的卧室干净而整洁。他们要丢乱这间屋子还要一段时间。为了腾出地方给他们俩躺下,昨天晚上可是费了点时间。孙翔从未意识到自己家里有这么乱。就为了他的从未意识到,他们丢了不少东西。

他还记得孙翔昨晚收拾床底的时候抽出来的大堆鞋盒,孙翔把每一个都打开看看,拿着鞋子对他啧啧称奇一番。这个人连自己有什么鞋都不大清楚。孙翔得意地抬眉毛:“粉丝送的。”嘉德罗斯想怼他,但忍住了。他看见有一个盒子,孙翔没打开。

嘉德罗斯精准地把盒子抽出来。

拿钱走人。

大约一点左右的时候孙翔又打了电话,嘉德罗斯等了一会才过去拿电话,他说:“我吃多了。”

“哦。”孙翔停了一下,又说,“那你好好玩。”

嘉德罗斯“嗯”了一声,孙翔挂掉电话。

下午的时候他去了超市和书店。他在书店门口附近那个最花里胡哨的书柜前风卷残云一般的把书目和简介扫荡了一遍,偶尔能翻到几本已经拆封的书随意浏览,他看的太快了,旁边的女生在确定他真的是有看内容后,做了好几次“哇”的口型。最后嘉德罗斯面无表情的蹲在角落里看几本历史译著,基本类似于教父啊世界十大黑手党啊之类一言难尽的书目。内心世界的复杂从草地迅速向热带雨林进化。

他或许真的挺需要孙翔的。

即使他对孙翔的世界观并不信任。可起码也是个社会主义好公民,嘉德罗斯想。

他或许真的挺信任孙翔的。

他在超市买了很多东西。对于钱,他是没什么概念,有很多水果他也不知其味,基本上是看名字和样子买的。结账的时候收银台的姐姐妆画得并不很自然,长睫毛眨呀眨的让人心烦,他带来的钱刚刚好,为了换一个小拉车,他还买了两大袋洗衣粉。洗衣粉袋上的女人让他想起了他的女佣,那个只相处了大概三四个月的女人。

他五点半到家,把东西放好,冰箱塞满。

完了以后他跳上窗台,出神地盯着窗外或舒或卷的云,目不转睛地斜晲着从云中射出的一线阳光,如剑光一般。夏日晴空如水洗般洁净,六点钟的太阳照样耀得人眼花,也把整个屋子扫的透亮。

六点半孙翔就回来了。按往常他一定在俱乐部浪到九点多十点多才肯回家。走到小区门口望见自家窗台上那盆似乎要坠下来的吊兰时,孙翔的心中涌起一种奇妙的安慰。他把那种母亲来这里住时才会有的冲动清扫出心门,把嘉德罗斯从窗台上抱下来,大声地宣布今天要出去吃饭。

嘉德罗斯任由他撑着自己的咯吱窝拖着自个,两条长腿还耷拉在地上增大摩擦力。

“为什么出去吃?”

“我有事要告诉你。”

“好事坏事?”

“喜事。”

“去吃肯德基。”

“我坚决拒绝。”

孙翔无奈地盯着鼓着脸从他胳膊间溜走的少年人,那双不同寻常的金眼睛似乎在向他宣告某种不可动摇的新年。但在他开口说下一句话之前,嘉德罗斯已经向门口走去了,顺便故意的大声嚷嚷。

孙翔跑过去跟他并行。其实还是不喜欢被说成小孩子。孙翔的下一句当然想说:“小孩子就先别胡闹了。”


》》》》

这个东西刚开始写手稿的时候是超级开心的,后来也只是补了一点心理活动之类的进去,改动很少。我的正常创作时间几乎全交给学校了……

然后现在想写很多拉郎,看看是不是有人点文可以去我的主页找一下上一条?

评论(4)
热度(14)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