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文豪X野犬]芥川与龙之介(下)

架空

不属于任何一方的时空


芥川的书屋有改动


------------------------------------

如果那夜不是芥川红的眼眶,那么一切都不会顺理成章。龙之介在稿纸上写下这句话,然后拈起这张纸扔进垃圾箱。那也是个挺古老的箱子了,是上次,不,应该是更久以前芥川带来这里的东西。他说他不希望,不喜欢,不喜欢这个古旧的日式房间出现什么奇怪的现代产物。

龙之介至今也没能想通那日他的决定是否正确,而那之后芥川也没有再来访他。

“带有负罪感的愉悦是不可取的东西。”他在稿纸上慢慢地虚划这几个字,又烦躁地埋下头去。龙之介现在什么也写不出来,他只想再见到芥川。曾经中世纪的伟大诗人写下上百首十四行诗赠予其爱友。诗人在诗中将所爱之人比作诗的缪斯,每离爱友远一步,就觉得离缪斯更远。而今夜缪斯不曾前来拜访,苦熬也只能写出糟糕的东西。

龙之介拉开门走了出去。

书房的后面便是一条小路,通向无人寂静的郊区。他曾在无数个忍受着身体上的苦楚的夜晚行走在这铺盖着已死去之物的地方,冷的风令他清醒,也吹痛他的神经,问他到底从何而来有将往何而去,为何要降生又为何要带给所爱之人无限的悲哀。如今是秋天,落叶铺满了这个地方,木屐踩在其上,树叶便发出垂死的沙沙的叫喊,这样的描述也许有些不合心境,听在芥川耳中还是有几分悦耳,以往文稿陷入死境时他便会前来,以期许自然的缪斯能将月光的灵感分与他些。

而今夜又要思考些什么呢?在这个既无明月又无清风的夜里,连繁星也抛却天空任留她独自前来,像个没打点便来到舞会的姑娘。他应该思考小说的剧情还是思考这个病态的社会?

但其实他想来想去能想到的也只有芥川。

而后再想到生而为人的悲哀。

看来今夜自然的缪斯是不会来造访,龙之介那身为人的缪斯也尚未前来,他在漆黑的夜里长久站立,叹口气折回书屋。那书屋仍和离开时并无什么两样,没有不知名的妖怪趁主人离开时溜进去点灯。然而却隐隐有一丝不同。门口似乎有人踏过的痕迹,来人并未留下任何物件,是诚惶诚恐的盗贼,还是无通告的客人?

亦或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龙之介忽然想起摆放在左上的书稿,若只是个小贼就糟糕了。他拉开门,只看到滑稽的景象。

芥川将旁边柜子中的被褥取出来铺在门边的一侧,穿着运动鞋和衣躺在上面,白发垂在两颊,表情安详。芥川像以往一样一样直挺挺地躺着,双手交叉在腹部,郑重得像躺进棺材里的姿势。龙之介关上门,又回到自己一贯的位置。他很小心地拿起笔,不发出一丝声音。芥川的睡姿和他是一脉相承,龙之介睡觉时也躺得像葬礼。

大概是因为自己注定要死在床上,所以就这样睡着省去家人的麻烦吧。

龙之介倒是从未见芥川穿过运动鞋,黑风衣和他凌厉的性子不适合这种可爱的鞋子。运动鞋总让他想起小学园里的小男孩。其实用可爱来修饰他也无妨。龙之介注意到门边棕色的鞋盒,塑料袋铺在里面,湿透了的皮鞋和袜子就乱糟糟地扔在里面。他的目光再次落到芥川脸上,而后低头写些什么。

“……”

并未写多少,龙之介停下笔,思绪又落到芥川身上。若说到小孩子,芥川的任性倒和小孩子有几分相像。还有那一定想引起那位太宰先生的注意的努力和倔强。这样打扮的芥川也就和所谓的港口黑手党隔了一层膜了。

可如这般浑身浴血的芥川如何能逃离那个世界?手下的杀伐都在他的灵魂烙下烙印,要殒命才可以消除。龙之介再一次感到深刻的痛苦,那是一种哽着一口气的痛苦,全部来自于本性的劣根。他抬起手撑住额头,却注意到压着文稿的瓶子。玻璃瓶上贴着简单的标签,剧毒物质的表示和“KCN”这三个字母格外刺眼。这孩子,明明固执又倔强,却记得不该记得的话;明明恐惧着生离死别,却依然做不该做的事。在拿起KCN的那一刻,龙之介发现,稿纸上有褶皱的痕迹。无边的欣喜和释怀涌上。他将那叠稿纸小心地取过来,再次读最上面那篇《罗生门》。很古旧的记忆了,再也找不回当初执笔一格一格填出千百字符的感觉。而在那字里行间也找不出自己当年的模样,唯有……龙之介的心猛地震颤了,行与行间用铅笔轻轻划写的符号形体间有年轻的压抑和痛苦,零碎的挑选的抄下的词句竟将当年的龙之介还原。窒息般的“一定要写下某个句子”的年少的冲动,不断填补的疯狂,和终于结束后的空虚,龙之介再一次看到当年的自己,不禁哑然失笑。

而他再一次意识到本性上的悲哀,是他们无论如何反射都沦为相似以致相同的悲哀。生而为疯人者日夜活在随时发疯的恐惧中,扭曲的社会却将这疯人认作如光的星辰。一定想紧握致死的毒药来求得安心这是另一种无能和无奈。

可为什么他总要品尝到性格的悲哀?为什么诉求也无法就让时间停留在那心怀感激和安详的刹那?

可若是彻底放逐这样的性格,芥川龙之介也就不为芥川龙之介了。

龙之介捂住眼睛,轻轻地竭尽全力地喃喃道:“芥川,能帮我弄点氰化钾吗?”

可他的芥川此刻并无法回答。


 

三十九岁的芥川龙之芥在书房里安静的死去了,他服下致死量的药物,在痛苦中写下零乱的书稿,最后的时间里,他躺在床上,吟诵辞世的绯句和最后一段圣经。在他难以辨认的书稿中有这么一句话,“回顾这悲哀而短暂的一生,▇██▇▇▊也许是唯一的幸运。”


---------------------------

十四行诗指的是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朱生豪译本。

写的超级好,莎士比亚的比喻特别棒,有兴趣可以看看。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