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你是个没用的小孩/泽非

设定混乱有

私设有

衔接不当有

ooc有

场景

歌词

沉浸这个系列的手书无法自拔

-----------------------------


你是个没用的 没用的 没用的小孩 
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小孩啦


“交换吧,用你的灵魂来和魔鬼交换吧。”路明泽说,他张开双臂,想着面前呆滞地悲伤的路明非。红发女孩的胸前炸开殷红的血雾,如死去一般倒下。不过是“如”而已,真的死了不就好了?

“哥哥你这么没用要不要用四分之一生命来跟我交换啊?不管是权力还是美女什么的,我知道你喜欢哪款。”路鸣泽贼笑着推销自己的“业务”,搂着路明非的肩膀热情地给他描述美好的“婚后生活”,当然是和诺诺、陈雯雯还有其他路明非喜欢的女孩。

“当然,如果你要朝比奈玖瑠我也是可以满足的哦!”

但路明非义正辞严的拒绝了:“我才不是那样的人!”


啦啦啦 学习 运动 说话 什麽都做不好 
又穷又笨 脏兮兮的小孩 
就算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出来 
但却止不住哽咽地说著我喜欢你 
口水 鼻涕 头屑 大便 小便 
细菌 爱哭鬼 胆小鬼 无视无视 
来这边啊 我会保护你的 一起 一起 和我一起


路鸣泽和路明非一起看着三度暴血的楚子航,看着路明非急得跳脚却什么也做不了的可笑模样,问:“要不要来交换啊?四分之一生命,打包龙王还附赠楚师兄一枚,何乐而不为呢?”

路明非没有搭理他,仍旧在做着徒劳的努力。结果是越帮越忙。

终于在那根钢筋将兄弟俩串在一起的时候,路明非说:“交换吧。其实,我只是很害怕跟你交换,怕交换了就会失去更多。”

有什么好怕的?路鸣泽想。虽然是个魔鬼但贯穿伤还是很疼的,他笑道:“早这样不就好了?一点苦都不用你受,非得撑到最后一刻才行吗?”

他在融合百分百的时候感受到路明非的心,那颗心分明在小声地表达着:“我爱你。”

但他对此哈哈大笑:“魔鬼哪里懂爱情!”

啦啦啦 啦啦拜 晚安啦 
和我一起 像睡著一样在心中唱歌 唱歌 
寂寞的小孩 小孩

魔鬼可真的懂爱情。

路鸣泽挥刀砍向厄里芬时想的只有血雨中的万军之战。怜悯,温柔,友善,人类所有的美德除了爱都不具备的两条龙在无数渺小的生灵面前展示愤怒,伸展的骨翼护着彼此。

那是魔鬼懂的爱情。

你是个没用的 没用的 没用的小孩 
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小孩啦 
你是个没用的 没用的 没用的小孩 
没有我的话就会死掉的小孩啦 
你是个没用的 没用的 没用的小孩 
无论多麽悲伤都什麽也做不了 
你是个没用的 没用的 没用的小孩 
这样的话就让我给你帮帮忙吧


白色的茧在他们面前干瘪,白茧中躺着干枯的女孩。公主裙下的身体呈现出难看而恶心的样子,路明非哭了。那茧中的女孩的一切都令他想流泪。他跌跌撞撞地跑向那里,又对着那根已经没有任何用处的骨头发无用的怒火。

路鸣泽配合地给他递各种道具,问:“这次就不用交换了吧?就算是我也没法让这姑娘重新活过来啊,这种事情做不来,虽然我是个没用的弟弟,但我可以帮你杀掉赫尔佐格哦,要不要交换……”

“交换!”路明非吼道,可其实听起来疲惫又无力,懦弱又胆小。他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悲伤,这悲伤苍白得可以再画一个惨淡的世界。

没了魔鬼明明什么也做不了,还是要逞能着自己承担的结果。

但不要紧,路鸣泽抱住没用的哥哥,只要交换的话,什么都可以为你做。他再次感到一颗相连的心中的朦胧的怯懦的爱意。


啦啦啦 怪兽 幽灵 透明人 
把花瓶 当尿瓶 也不去学校 
那就听听著从干涩的嘴裏面发出的 
小声的谗言 和毫无感情的悲鸣吧 
就算这样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去 
那个智力和时间都不够用的小孩 
发现他是智障时已经太晚啦 
可爱的小孩 好孩子 是我的东西哟


小到大,听不厌的训斥,举不完的例子,做不完的任务,从不重复的嘲笑,恶意的指派,不间断的低头哈腰,都接受得和埋藏内心的愤怒,咽下反驳的话语,伪装开心的笑脸,表达在乎的不在乎,爱不会被爱的人一样容易,以至于连自己到底有多愚笨都感觉不到,连欺凌都认为是友善,连逞能都觉得是努力,连欺骗都相信,在最后的结局面前后悔。

但那都不重要,只要我找到你就够了。路鸣泽张开双臂,向着哭泣的路明非。


啦啦啦 啦啦拜 晚安啦 
和我一起 像睡著一样在心中跳舞 跳舞 
一直跳舞吧 
寂寞的小孩 小孩

小孩 小孩


路鸣泽就这样在路明非身边,欺骗着,嘲笑着,隐瞒着,索取着,给予着。

欺骗的不过是他的内心,嘲笑的不过是他的执着,隐瞒的不过是他的爱情,索取的不过是他渴望的温暖,给予的却是没用的哥哥可能想要的全部。

可路明非都拒绝了。



你是个没用的 没用的 没用的小孩 
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小孩啦 
你是个寂寞的 寂寞的 寂寞的小孩 
我会一直一直守护你一生的哟

即使这样也要不知疲倦的说下去啊,路鸣泽和路明非并排坐在球场上,微笑着讲一个美好的新世界:“和我交换吧,换这一切,我可以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哦!”

拜托你给我这次机会吧,就这个守护你一生的机会。魔鬼的内心在渴求,嘴上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就算这样 那个孩子还是不上钩啊 
从我的身边 飞走了 
不知何时 全身布满伤痕 
即便如此 还是这样开始旅行 
的小孩 小孩


路鸣泽咬着牙,看着穿上西装打上领结的路明非。路明非看着他,张了张嘴,没说什么。离他们不远,有一群人在几辆车边等待。

“总之,我可能已经不再会和你进行交易了。靠我自己就行了。”路明非挠了挠头,竟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然后时间开始流动,人声嘈杂,路明非转过头,向车边的人们走去,常年驼背的习惯也不是很好改的,他的腰背还是有点弯,一步一步走得很轻快。

路鸣泽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也看不见任何颜色。他眼中的世界,除了自己,全部变成灰色。

小孩 小孩


路鸣泽猛地跪在地上,捂住眼睛,捂不住的眼泪流下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失去了这个没用的哥哥。

我是个没用的 没用的 没用的小孩 
没用的那孩子已经不在了 
我是个没用的 没用的 没用的小孩 
不管是谁都不会来救我的 
我是个寂寞的 寂寞的 寂寞的小孩 
寂寞的那孩子已经不在了 
我是个寂寞的 寂寞的 寂寞的小孩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


留不住哥哥的小恶魔才是个没用的弟弟。路鸣泽透过指缝偷看路明非,看路明非自如地周旋在恺撒和楚子航之间,,看路明非不再把正装穿出屌丝感,看路明非在黑暗中轻手轻脚地穿行,可以称得上是个当之无愧的S级,看路明非也可以尝出82年的拉菲和16年的拉菲的区别,看他做那些就像当年考试失利,进错厕所,为不值得哭的事哭,冲动地做自己根本做不到的事,爱上不可能被回报爱的人一样简单,一样轻而易举。

而他又看到千年以前,秘银十字架上透骨的钉子,猩红的月亮,和一世界红色的雨。巨龙咆哮,漆黑的龙王盘踞在十字架边,骨翼上钉满了人类的长矛,鳞片脱落,肉被烧焦,依旧一步也不肯离开。

而如今,淋雨的只有十字架上孤寂的孩子的尸骨。

如今,已经没有人会来救他了。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一开始就坦白心意不就好了?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为什么要弯弯绕绕寻求错误的解题方程?

啊啊


路鸣泽发出嘶哑的哭声。

评论 ( 6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