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点文】红毯 恺撒X楚子航(三)

///

  点文的小伙伴,我的艾特大发失效了……可能要回去聚能QAQ



250点文,恺楚,娱乐圈对家合作擦出火花。




略有跑偏。




部分。




*食用说明




()里的部分属于画外音部分,就是心里想的部分。




【】里的属于外科普或者完全与本文无关。




///




以及,您的评论是我的糖果。


/////

这部新片会让他成为他向往的某种样子,于他而言,即是转型成功。

“恺撒,你只会砸钱拍这种文艺而奢侈的上流社会的小片子么?”恺撒曾站在那间又大又奢华又没用的大会议室里面对着弗罗斯特的质问,这个时候的弗罗斯特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怒气冲冲像个小老头一样,叔叔背对着他,把一张卡从桌子一头滑到另一头,“恺撒,你的钱不会限制你的思维。”

“这张卡里是家族拿给你的钱,对,只有你要求的那么多。”弗罗斯特顿了顿,话锋一转,“但透支是无下限的。”他似乎看到弗罗斯特在笑,那老家伙一定在笑,恺撒想。他什么也没说,拿过卡走了。

他走进去时和走出去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却一切都不一样了。诺诺在法拉利里等他,用车里的GPS玩打地鼠,地鼠贱贱的冒头,,又被她倏地打了回去,而恺撒心里头有只地鼠也贱贱的冒出了头,可是却再也不肯回去了。他看着这条足够开着法拉利飚最高速的大路,心里的鬼蠢蠢欲动。

之后他便来到了中国——可以说,弗罗斯特那句话改变了他的人生。

连同他的爱情。

(很久很久以后他和另外一伙人再次走在这条大路上,那是他的心情好得很,他们只是来玩一把,他们中的一个人评价道:“这条路足够我开着挖掘机跑了,好拉风!”)

 

恺撒终于找上了楚子航。

他们在电影院里见面了。恺撒没有特地约他,恺撒知道他买了这的票,下午的电影有两场,一场是《夏弥》最后一场公映,另一场是那部《巴黎》。

(《巴黎》——诺诺曾评价恺撒常去的那家店:“好看又贵,不如supermarket,当然啦,某种意义。”)

他看完《夏弥》之后的休息时间里跟原来坐在楚子航边上的女孩做了笔小小的交易,女孩眨着眼睛笑嘻嘻的去了前排更棒的位置,他则端端正正的坐在楚子航旁边,楚子航刚刚洗过脸,水珠在脸颊上轻巧的攀着,在黑暗中依然有着圆弧的光辉,他偷偷的看楚子航,却不经意间撞上对方的目光,两人的目光都缩了一下,恺撒重又看过去,正大光明的看过去。“嗨,先生。”楚子航说,他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恺撒舒展开一个灿烂的微笑,点了点头。

电影开始了。

他们再也没有说话。楚子航看得很认真,影片里有一段舞蹈,华丽的圆舞曲,可惜只有一个人,买不起礼服的女孩穿着巴黎街头最不显眼的白裙子在湖边起舞,音乐在舞蹈的一半响起,渺渺远远的,直至与画面契合,女孩结束了最后一个动作,完成了本该两个人一起来的独舞,楚子航靠在椅背上,整个人都埋在阴影里,那朵像高原的花一样的白裙子女孩仿佛仍在他眼前跃动,鲜活得使他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位陌生的先生在注视着他——巴黎是时尚之都啊,那么朴素的没什么花样的白裙子在巴黎都美得像云彩一样,轻盈而闪亮。

恺撒看到楚子航在椅子下面转动着脚尖,绷直的小腿在显出优美的线条,电影院里太安静了。画面从顶上照下来,画面从湖边转向舞会,本该来赴这个约的男人牵着别的女人的手在灯光下扬起脸来,画面从上空落下来,男人的眼睛清澈透明像忧郁的海洋。

画面又转回到女孩的小出租屋,一尾鱼从缸里跃起,又扑的落下,溅起水花。鱼缸里发出咕噜噜的水声,画面落在女孩的如蝶翼般轻颤的睫毛下的眼珠里,又渐渐黑下去。

姑娘睡了。

恺撒靠回椅背上,影片至此就完结了。事实上这个片子在业内的评价还是很不错的,相当的令人满意,但是叔叔并不这么认为,(他的老爹从遥远的某电费都差点不用交的地方给他发来了贺电,说儿啊,这个女演员真漂亮!恺撒当即就删了短信。)弗罗斯特认真的看了整部影片,又认真的看了很多的报纸,然后去翻了翻资讯,最后以一个投资or圈外人的眼光做出了如下的评价:

“与你以前拍的那些相比没有什么进展,更谈不上突破。”

恺撒恼怒地把报纸摔回他脸前问,什么新意?弗罗斯特笑着说,他有那么一瞬间使恺撒如沐春风:“加图索家什么时候也会看报纸了?”他捡起那几张报纸,认真的卷了卷,扔进垃圾桶。(报纸上的评价是认真的,可加图索家是不在乎的。)

恺撒从那个时候开始构思自己的下一个故事,与之前所有的故事都不能一样。

他会在这里遇见楚子航,一方面是因为叔叔,一方面是因为诺诺(诺诺向他推荐了那部叫夏弥的电影,哈哈笑着评价说‘里面的男二好像我的狗腿哦!’)还有一方面是来自于楚子航本人,他们之间或许存在某种微妙的相似?

“结局很好,”楚子航向他转过脸来,“舞曲的节奏把握得很好。”

恺撒看着他,轻轻地,他出手撩了一下楚子航的发梢,那一点碎发垂在眼角边,他的手指划过楚子航的面颊,柔软的像风吹过,绕过指尖,却握不住。“嗯?”楚子航歪了歪头,眼睛忽闪忽闪的。“没什么,挡到眼睛了。”他说,装出平静的样子。可是楚子航却笑了,只是咧一下嘴的那种笑,也没有什么表情,仅仅是泛着波澜的那种轻,却平白多了一丝亲和。

“恺撒君,你是导演,也是处女座吗?”(恺撒很开心的笑了。)

/////(三)


总算是没看马猴烧酒。

but依然在吃手稿。

好担心手稿君。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