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点文】红毯 恺撒X楚子航(二)

  @追着茨木跑 


250点文,恺楚,娱乐圈对家合作擦出火花。


略有跑偏。


部分。




*食用说明


()里的部分属于画外音部分,就是心里想的部分。


【】里的属于外科普或者完全与本文无关。




///


以及,您的评论是我的糖果。



////


恺撒从电影院里出来,难得地站在熙攘的大街上发呆,他把看电影时纠结中揉乱的头发尽数拨到耳后,长久未曾打理的头发如野草般地蔓延了许久了。在这燥热的空气间,他看过七彩的灯和虹,也看见一些迷茫的男人和女人,大人和少年,被从冰冷而黑暗的影院里扔回了繁华的闹市,仿佛跨过了一个世界那么跳跃和遥远。

他感到跨界般的孤独与茫然。这部影片带给他的,那种无人可入的悲伤。

还有另一种更为深刻的感受。——这部影片,绝对不会是他的最佳作,叫楚子航的这个男人,他或许不会有“最佳作”。


于是,一个真正的难题才摆上了他的案前。

你,要选这一个人作为你的救命稻草吗?

恺撒坐在法拉利的副驾驶上享受着两百多迈狂奔时敞篷的快感,他微微偏头让强风把凌乱的头发全吹到脑后,以便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他有点睁不开眼睛,貌似是被风吹的更加的难以抉择了呢。法拉利的速度放慢了些,最后缓缓停在山顶。离路的尽头还有十多米。

他偏头看向正驾驶上的女孩,女孩甩了甩头发,四叶草耳坠叮当当作响。

“不像你的风格,恺撒,你不相信这部电影砸钱能拍好。”陈墨瞳直直的瞪着他,“事实上没有任何一部电影能靠砸钱拍好。”

“你,而你,你能拍好它,无论选谁。”


诺诺瞪着他。恺撒时常想到那个眼神,多么棒的眼神啊,感谢上天让这样的女孩开着法拉利来见他。(有时他问自己,如果诺诺没有开着法拉利,他们会相爱吗?不会吧?两个原因吧,不开法拉利她就不会遇见诺诺,不开法拉利的诺诺也不是诺诺了。)

【不是因为你穷了我就不喜欢你了,而是因为你穷以后,你变了。】

【不是因为性转之后我就不爱你了,只是我清醒的知道首先我喜欢的是你,其次,我喜欢男人。】

“如果你真的让那个叫楚子航的年轻人拍了这个片子的话,你得帮我约他一次。”诺诺又笑起来,他的目光投向远方,语调好像一只弹跳着的惊吓盒子。“我记得他也是开车的好手,不见一面太可惜喽。”他坐在法拉利的车顶,休闲外套在空中翻动,恺撒记得她给自己介绍的几种杂牌休闲,那时加图索家的少爷穿着巴黎某条街上某个贵得要死又奢华的要死的小铺子里的定制修身礼服,从酒宴上跟着一个女疯子——一个穿着豪华双层公主套裙的女疯子一起站在某家大商场里,纵是恺撒这种没脸皮惯了的贵公子也有种在衣服背后印上“赝品”二字的冲动,商场里庸俗的音乐却像是天外之音,可诺诺随着音乐乐哼哼,到处转着翻衣牌,所到之处,便如一朵盛开的玫瑰,挥舞着尖刺荡起一阵风来,恺撒都觉得自己要被这货的狂风吹成傻子了——他到底是fall in love了?“这里的衣服不贵也不好看,比不上你家某些定制款的休闲礼服舒服,可是,”诺诺曾这么说,她的脸在发丝间看起来就像是个正在挑衣服的普通女孩,“他会让我办成我向往的——某种样子。某一种我。”

“你会见到他的。”恺撒说,他依然坐在副驾驶,把腿抬得高高地翘起来放在车顶上,身体在车里有些扭曲,“有点像个v,恺撒。”诺诺评价道。恺撒向女孩伸出手,(这是一个相当完美的v)诺诺拉住他,他换了个姿势,从副驾驶上弹起来。

“这说明我不会输,叔叔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他说着,下了车,向山顶走去,当他走到山顶时,山下喷出了一朵绚烂的花。


“victory。”



///(二)


看着魔法少女码字,还好是手稿转电脑。


不然就不知道要被带偏到哪里。



评论
热度(11)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