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文豪X野犬]芥川与龙之介(上)

梗源来自《一个傻子的一生<赵玉皎译本>》

 “四十八


他没有和她一起死。不过他对自己没有碰过她的身体感到很满意。他若无其事,时常和他谈话。而且,她送给他一瓶氰化钾,说:‘有了这个,我们就安心了。’ 


这无疑使他的心安稳下来。他独自坐在藤椅上望着米槠树的新叶,不由得数次思考死能带给他的和平。”


芥川 野犬芥川

龙之介 文豪龙之介

先生 龙之介的师傅夏目漱石

我鬼 芥川吟咏俳句所用,也指龙之介


剩下的下半部分可能有补充


(上)

------------------------

不必追究芥川龙之介是何时遇上芥川龙之介的,他们应当只是遇到了自己的影子。截然不同性格的两个人,或许对方就是内心的影子。芥川是这样认为的吗?龙之界一直都在猜测,但不可否认的是,芥川就是他内心的影子。暴躁,好战,不计后果和损失。幼稚,固执,不懂处世之相与。这样放纵的人是龙之介的反面,他的心里也许一直藏着一个芥川。

而那样的芥川心里也会藏着一个龙之介吗?小心翼翼地生活,禁锢在盛名的光环下,竭力维持着平庸的清淡如水的生活。这稳重和顾家的性子,会是那个芥川的反面吗?

在遇上这个不知从何而来又不知会去往何处的年轻人之后,龙之介时常思索这样的问题。第一次他发现“芥川龙之介”这五个字,有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让人欢喜的意义。

就继续这样小心翼翼地生活吧,龙之介看着直挺挺的躺在榻榻米上的芥川,那是芥川思考的样子。造访我鬼已有不少次,案头摆放的书稿芥川并没有看过一眼。那些书稿都是龙之介珍视之物,摆在那里的心意是希望这位“我鬼”能稍微看上两眼。内心中的自己,和谨慎生活的自己。

其实都是悲哀的自己。

龙之介在芥川从榻榻米上爬起来时又重读了一遍《罗生门》。这是芥川异能的名字。他曾看过芥川用那异能,通体漆黑的恶魔一般的物象当真是《罗生门》中描绘的景象吗?他笔下的《罗生门》,赋予了这个龙之介这样可怖的异能?当龙之介看着魔鬼雪藏的尾巴和地狱中的黑色尖刺洞穿生为人者的胸膛,他并未对请芥川允许自己前来有什么悔意,只是感到巨大的悲哀。而身边的年轻人咳了几声表情冷漠转身既走,则是莫大的悲哀。那之后,便只余下芥川前来拜访龙之介。

其实二人交谈时芥川也常谈起自己的生活,有仿若是内心最深藏的情感吐露。许是将眼前这半死不活的求死者当做倒影,因而才谈起的吧。这也由着是龙之介过着太过无聊的生活,将艺术的热情视作生活的理由的他也无话可谈,若是静下来便容易沉浸在八开的方格中无意便冷落了这位珍重的客人,芥川才会讲些东西,聊慰寂寞吧。

芥川偶有提及过去,便会提及一位太宰先生。龙之介并未听闻过这样一位有趣的人。只是从芥川的口吻和叙述中他感到芥川对这位太宰先生抱有的极端的感情。那种感情似与他对先生相似。先生啊,先生。他回想起刚得知先生死讯时,内心那种既不是痛苦也不是悲伤,更无关欢喜与欣慰的难以捕捉的东西,至今还飘忽着。龙之介甚至想若是那位太宰先生能够马上死去该多好,若是这样可以脱掉名为信仰的包袱更快的向前走。同时他也意识到这是个糟糕的想法,这个想法说出来也只会招致芥川的不满。

但芥川也许并非没有想过“如果太宰先生死了该多好啊”这样的事情吧?那种突然失去了什么却又得到了什么的感觉,模糊不清令人心醉。龙之介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又沉浸在书稿里。芥川在他面前坐下,啜了口茶。

“我想我得走了。”年轻人放下茶杯,掩嘴小咳了一会站起身,说道、

听闻他的声音,龙之介这才从遐思中蓦然惊醒,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又没能好好招待芥川,甚至连听他讲话都没能做到。但芥川似乎并未在意这些。

短暂的沉默后,龙之介轻声问:“芥川,能搞到点氰化钾吗?”他问得很小心,觉得不该说,又非提不可。

芥川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愤怒,年轻人对他吼道:“你就这么想死吗?”龙之介看到他眼中压抑的泪水。“我们所有人都拼了命地要活下去,为什么你就能对活着无所谓?为什么你就觉得死了也没关系!”龙之介看过,或者说经常看到芥川发怒的样子,但还是第一次看到芥川这般的愤怒。芥川不像他,但这样歇斯底里又带着无能无奈的咆哮他真的是第一次见、芥川在刚刚躺下的时候都思考了些什么?龙之介只能想到这里,这愤怒的根源是什么?

芥川又坐了下来,趴到桌子上。说是坐下,其实用跌下更为恰当些。龙之介看着年轻的肩膀不停抖动,尽管无法理解那种痛苦,但那痛苦却是切切实实的传到他的心里。龙之介想安慰他一下,也许若是拥抱的话就能彻底分享那痛苦,就能明白痛苦的真谛。若是诉诸语言,则也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

那到底该怎么办?

龙之介站起来,哪怕是视若生命的艺术此刻也得让位于这青年。他绕过桌子坐到芥川身边,却仍不知道该怎么办。抬起了手却无法放在他人的肩膀,像是张开了双臂却无法拥抱他人。他忽的想到若他是个欧洲人,也不一定是欧洲人,是个热情的大胆的民族的子孙,是个热情开放的人该多好,若是那样他就不必再纠结,也许也不会有这样的问话说出口。他人的感情,不是他这种性格的人的感情,在思考问题时用的是什么样的角度?自己的这位相反的影子,到底是在用怎样热情的眼神在看这个世界?

“喂,龙之介,你要真这么想死的话,为什么不拜托我?我……”芥川的声音有些哽咽。像是主人家有了主意,被不知名之物控制的龙之介动起来,他扳住芥川的肩膀,竭力让他抬起头来。

他看到泪水和芥川红的眼眶。

线断了,应该是名为理智的线。此刻无论再说在做些什么都是多余的,他吻了芥川。

这是感情的泣诉而不是情欲的需求,龙之介拥抱这个瘦弱的影子时发现他们是一样的瘦弱。那年轻的身体里对生的执着和他对活着的漠视搅和,换得的只有不间断地抽噎和流泪。

那么一切都该顺理成章。

----------------------

谨敬芥川龙之介与芥川龙之介。


附:芥川龙之介是太宰治所仰慕之人。


芥川去世于1927,太宰治初入文坛应该在1928年左右,所以龙之介不可能听说过太宰治。


而文豪野犬中,太宰治是芥川所仰慕之人,非常好玩的设定。


很推荐看看《人间失格》和芥川的很多短篇。


中间欧洲人的梗源自《手绢》(芥川龙之介)中的一个片段,有兴趣可以看看。


最后,如果感觉哪里没写好的话请告诉我,你的评论是我最大的糖果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