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周翔】塞北情歌

“孙……”那军官只用了一拳便让周泽楷彻底闭嘴。他捂着肚子跪倒在地上,说不出话来。他从未因自己的不善言辞而如此后悔过,而那吃军饭的已经向前台走去。

孙翔还在唱歌,唱那首俗不可耐的《伟大荣耀》,歌颂祖国的美好。台下气氛很热烈,但任谁都知道如今荣耀的军队状况并不好。

他没有注意到这边,周泽楷想给他提个醒,却被生生打回肚里。

军官飞身跃上舞台,到一拳把孙翔摁在地上,总共用了不到两秒。眼前这个漂亮的大男孩惊愕了一下,手里紧紧握着麦克风。

孙翔抹了抹嘴角,说:“就再让我唱一首歌。”

掐着他脖子的手松开了,军官背着手站到一边。

孙翔看着台下寂静的人群,回头看看周泽楷。周泽楷已经站起来了,像没发生什么一样对他笑。

孙翔清了清嗓子,开口。

“寒冷的北风吹过北方的平原,烽火已经开在爱人的心田,我送你去战场不言归期……”

这是一首军汉们都会的情歌,是家里的女人唱给离别之人的情歌。

孙翔在别人面前从不唱情歌,这首歌是他唱给周泽楷的。

男孩清亮的声音回荡在这嘈杂的小酒馆里,仿佛直穿人心。酒食客们的脸上露出了悲伤的表情,人群边缘的周泽楷蹲下去几欲落泪。

吉他手弹完最后一个音符,舞台边的军官一拳招呼在孙翔腹部,将他扛起来就走。军官走出去两步,想起来周泽楷,过来推搡着他往外走。

《塞北情歌》

 

烈日下,孙翔站得笔直。

穿军衣的上尉站在他面前。

古铜色的汗珠顺着他们的下颚滑下来。

上尉雕鹰一般锋利的眼神注视着他,看得孙翔浑身发热。孙翔调大了呼吸的幅度,可心里却更加慌乱。“你爱这个国家吗?”上尉逼视孙翔,死死地盯着他的嘴,想从哪里得到想要的答案。

“爱!”孙翔毫不迟疑地大声回答道。长期的暴晒令他一时头脑发晕,还是下意识的回答了。

“你愿意为这个国家浴血奋战吗?”

“……”孙翔眼前发黑,几乎要跪下去了。停顿了一秒,上尉破口大骂:“他娘的给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你愿意为这个国家浴血奋战吗!”

“不愿意!”孙翔吼道,这一声嘶吼好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量,紧绷的身体松弛下来。

“啪——”上尉给了他一巴掌。

孙翔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他大口喘着气,头晕得厉害,浑身无力。从午夜到正午,他已经站了十二个小时。

上尉看着他,目光凶狠得要把他撕了一样。上尉说,“自己站起来。下午接着站。”上尉的声音冷漠极了,他斜眼看着这个倔强的年轻人。

孙翔甩甩头,撑着地艰难地站起来,军姿站好。腿酸得可怕。

一个下午而已。

上尉离开了,周泽楷却来了。他还穿着那身酒保的衣服,默默地站在孙翔旁边,用不太标准的军姿。

《塞北情歌》

 

 

孙翔从门外进来,屋子里还有周泽楷在坐着。酒馆大厅里大家都在喝酒,孙翔也喝酒,一缸接一缸。他们考虑着不一样的事情,但所有人的脸上都罩了悲伤。

周泽楷也在喝酒,桌子上摆了一坛廉价的清酒,他倒在杯子里,一杯一杯。有清澈的酒液露出来,亲吻周泽楷精致的下巴和锁骨。

孙翔锁上门,靠着门坐到地上。眼睛看着周泽楷,周泽楷的手映在他眼里,起起伏伏。看着看着孙翔突然低下头。

他哭了。

最初是低低的压抑,后来是释放出来的嘶哑。

 

“周泽楷,她死了……”孙翔哽咽着陈述这个既定的事实,完全抛开了这几日来漠不关心的样子,甚至更加悲伤。周泽楷的手顿了一下,又灌下去一杯酒。

蹲在门边的孙翔站起来,向周泽楷挪过来,一步一步看上去是那么艰难。他在周泽楷面前又蹲下了,扶着周泽楷的膝盖。周泽楷伸过去一只手,握紧了孙翔的两只手。他明显的感到脚边人止不住的颤抖。

“我看见过她,我们都往外跑的时候。

“她叫我,她叫我等等她,她跑不动了,叫我等等她拉她一把……

“我……”孙翔又哽咽了,他把额头抵在周泽楷手上,把周泽楷的手攥得更紧了,生怕他抽走似的。周泽楷拂了一下刘海,捏了捏鼻梁。眼是干的。

孙翔细小的声音传过来:“我,我听见你叫我,你在很远的地方叫我,叫我去你那。我看了看她,我,我……”

周泽楷知道。

他害怕,害怕得要死。在那些黑暗的隧道里,他一边跑,一边喊,喊叫孙翔的名字,期许得到回答。

“我以为,我以为我们都不会有事,我以前也做过这样的事,可都没事。不知道为什么,她怎么会死啊!”孙翔无力地咆哮起来,他弓起背。他太瘦了,脊骨明显地凸起。

“周泽楷,你知不知道,她喜欢你……”

孙翔的声音弱了,穿插起了哭泣的声音。

周泽楷愣了,他伸手去按孙翔的脊背,顺着他的脊梁骨往下刮,想把它刮平。

他不知道。

在整个团体他是寂寞的,这个团体不是以他们为纽带建立起来的,而是以团长为中心旋转。他们是游离在团体外的幽灵。

周泽楷并不参与团体活动,大部分的消息都通过孙翔转告。

他只跟孙翔好。

 

孙翔抬起头,褐色的眼睛看着他,眼眶微红:“周泽楷,你知不知道,我也喜欢你?”

 

周泽楷心里一动,他猛地把孙翔拽起来,深深地亲吻他。

 

我本来应该回去拉她一把,但是我想起她跟我说,她喜欢周泽楷。

我听见周泽楷叫我,我想了想,转身跑掉了。

孙翔告诉周泽楷。

我觉得我害了她。

《塞北情歌》

 

整洁修身的军服穿在他身上,考究的设计更衬得这个男人高大英俊。孙翔站得笔直,将军在他对面站着。

他抿着唇,眼睛僵硬地直视前方。该死的又紧张起来,手心里全是汗。

曾经的上尉变成了将军,那张刻满风霜岁痕的脸还是没变。将军问,“孙翔,你爱这个国家吗?”将军的声音比两年前平和了许多。

“爱。”孙翔回答,理所当然。

“你爱周泽楷吗?”

这个问话令他措手不及,孙翔很快回答道:“爱。”

“你愿意为周泽楷浴血奋战,甚至死亡吗?”

“我愿意。”

“周泽楷爱这个国家吗?”将军又问。

“爱。”

“你愿意为了这个周泽楷爱着的国家浴血奋战吗?”

“我愿意。”

将军苍老的眼睛里透出一抹笑,他再次开口:“那我最后问你一句话。你愿意为了这个国家,浴血奋战,甚至牺牲自己和战友吗?”

“我愿意。”孙翔握了握拳,整个人仿佛轻松下来,像是放下了什么沉重的东西。仿佛说出了这三个字,再苦再累,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他的呼吸慢慢粗重起来,眼前发黑几乎站不住了。两年前他站在烈日下,大声喝吼不愿意。现在想起来是多么愚蠢。

“你愿意为这个国家浴血奋战直到死去吗?”将军的声音像风一样吹来。

“我愿意。”

“大声的告诉我。”

“我愿意!”

“再大声点。”

“我愿意!”孙翔嘶吼道。

 

“我愿意。”周泽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孙翔没有回头。

周泽楷陪孙翔站着,将军看着他们,苍老的脸上都是欣慰。椅子转了三转,他闭上眼睛,就也停了呼吸。

《塞北情歌》

 

从此枪王叱咤,战神崛起。孙翔提着长枪在战场上游荡,高声唱着国歌,歌唱伟大荣耀。有时候孙翔和周泽楷一起坐在战壕里,他看着周泽楷如古井无波的眼睛,给周泽楷唱情歌:“当北方的寒风吹过塞北,美丽的新娘刚褪下婚衣,大红的喜服,她就要送别新婚的丈夫,男人要远驰战场,叫她在家里,等夫归来,归来吧归来吧,昔日的佳人在守着啊,归来吧归来吧,远方的战火还没有停歇啊,归来吧归来吧,啊——”萧瑟的声音伴着塞北萧瑟的风,周泽楷握着孙翔的手,喂他喝水。

孙翔在周泽楷的黑色瞳仁中睡过去,嘴边留着爱人的吻痕。

《塞北情歌》

 

 

 -----------------完


您的评论是我最大的糖果。

万圣快乐。


评论(2)
热度(22)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