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性转]臆想发芽

这个故事是上次那个的后续,我想就算我不说看过那篇的你们也看得出来


如果我愿意这个故事会写下去,会慢慢步入正轨


最后会回到耽美线上不会我也说不准


也许就一直这样下去


这是一个冷静的性转


希望能把人物还原吧


ooc请告知一声



---------------------

这个地方韩文清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再打开一扇门就是他的目的地。


他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来,拧开门。从门口便可窥见客厅的全貌,整洁简单,排放的物品一目了然。他低头看了看鞋架,属于自己的那双拖鞋安静地待在它该待的地方。他扶着墙把鞋蹬掉,用脚把拖鞋扒下来穿上。


又要把这里弄脏了,他想。把背上的深绿色的大包拿下来。这里面放着一些女孩可能会用到的东西,还有健身的玩意。他要在这里过夜。


韩文清胡乱地翻了翻东西,拨出几个盒子拿在手里,径自往卧室去了。往最隐秘的房间的通路两旁是衣柜,柜门大开着,男生的衣服扔在地上。


怎么这么乱扔,他皱了皱眉,却没有弯腰收拾。他看看另一边,自己的几套西服还乖乖的待在里面。


哦,还有这件毛衣。这个因为机缘巧合买来的女人的东西。韩文清伸手取过来,拿着进去了。


然后是昏暗的卧室,这个点已经没什么光了,窗帘还被拉得死死的。他没有开灯,只是蹑手蹑脚的向正中那张双人床走去。


他看到张新杰,蜷缩着坐在床上,用大被子裹着自己。露在外面的脚变得小巧,似乎可以用手握起来的样子。低垂的脸蛋还是好看,想偷偷亲一下,不管他是男人还是现在的时候。


新杰本来就很好看啊。


韩文清坐到床边,给他紧了紧被子,然后将手按在张新杰的胳膊上。张新杰睁了一下眼,又闭上了。


韩文清感受到安心了,他感到张新杰的焦躁和恐惧消散,取代之以安心和放松。


有些热。韩文清扯了扯领口,把外套脱下来。暖气很足,他这才意识到张新杰是一丝不挂的。听女孩们说不穿内衣有时是很不舒服的,所以他才把衣服翻得到处都是吗?


韩文清想摸摸张新杰的肩膀,甚至想把他揽进怀里。一起走过这么多年他们都已交给对方全然的信任,可以无防备的将自己全部交给另一个人。可他们都是太过克制的人,所有的臆想都酝酿在心里,用理性禁锢。这些东西需要一些冲动和激动,来变成现实。


可韩文清缺少的就应该是激情了吧,对爱的激情。而张新杰最不缺少的就是理性,编织成禁锢冲动的链条。


于是他依旧握着张新杰的胳膊,轻轻捏了捏。“新杰。”他哑着嗓子说,喉口黏着浓痰把音节也粘连到一起,他说,“我来了。”


张新杰动了动,舒展开身子。女子的身体就赤裸地暴露在韩文清的视线中,比照片更诱人。昏暗的光线中他模糊地看到皮肤的纹路,更生动地想象抚摸这具身体的快感,在暗的光线中染上色情。


想什么呢。韩文清警告自己,帮忙拆开包装。


无所谓的吧。张新杰看着他,视线中空中相遇,他能读懂张新杰的意思。韩文清迟疑,点了点头。


他明白他不能摇头,无论张新杰接下来会做些什么无所谓的事,他都不能摇头。


就像每次在韩文清面前换衣服一样,张新杰稍微背过身去。又是这样的细腻的干净的脊背,在昏暗中发亮的洁白。韩文清想起某次在阳光下,张新杰也是这样背对着他,黑色的毛衣从头上套下来将肌肤遮盖,韩文清为他整理衣摆。男子的腰上没有一丝赘肉,他扯着毛衣的下摆忽然渴望去勒面前男子的腰。


可他没有。


大概就从那时起,他开始想象更进一步的发展,想象和那具比了解自己要了解更深的身体牵手,拥抱接吻,甚至是最深层的交汇缠绵,想象着吮吸每一寸肌肤的感觉。


对这个叫张新杰的男人。




所以现在,黑色的肩带绷在肩上,他能想象到那双在键盘上如蝶飞舞的手在柔软的乳/房间滑动,将他们放进乳/罩里。那是怎样美好的场面。张新杰把手伸到背后来,空抓了几下。


“帮我。”语气微含笑意。


韩文清将手伸到他腋下,指背擦着他光滑的皮肤滑至脊骨,将背带扣好。他应该像流氓一样绷一下吗?


不可以。他回绝自己。


“手伸一下。”他说。


张新杰把手举过头顶,暖绒的触感便自手臂滑至肩膀,温暖的触感简直棒极了,韩文清为他整理衣摆。他低头看看腰际的手,弯腰去摸眼镜。


应该有双手来拥抱他啊。


韩文清想。



----------------

稍微过于冷静了韩文清的性格

评论 ( 5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