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莫斯科有点冷 五 上

让我先把码完的这半章扔上来,要不然还真等等到几个月后……

等我去学校再酝酿个把星期再给下半章


-----------------------

◆5

皮衣的下摆在烈风中飒飒作响,男人紧了紧衣服,把挂在口袋里的墨镜带上。口罩把脸遮得严严实实,大帽子戴起来完全看不出任何面貌特征。他慢蹲,握住窗边的栏杆,从十二楼一跃而出。

结实的捆在栏杆上的登山绳散开,男人抓住登山绳在格子的玻璃窗和大理石构成的上呈九十度奔跑跳跃,瞬息间下落十几米,黑的身影在这夜里显得潇洒极了。

路明非听见窗外吵闹的声音和脚踩在墙壁和玻璃上发出的巨大的声响,爬起来一脸茫然地看向窗外。那一瞬间,下落的黑风衣转过身来吊在窗外,路明非看不到这个行为艺术的家伙的脸,但明显地感到炙热视线的灼烧,让人背后发毛。

穿黑风衣的家伙踩在玻璃上,却不再下降,似乎这里就是他的目的地。那人下蹲发力,高高跃起,高空不好掌握方向,男人被迫在空中转圈,转过身的那一刻,路明非看到漆黑的沙漠之鹰。

我去!

他一咕噜滚下床去,手往床下一摸,费力地把行李箱拖出来。等他抬起头来,整块的玻璃已经得沙漠之鹰击碎,风衣男好像完全不受后坐力的影响,在爆炸的玻璃碎片中跟着跃进来,落在床上,正跟路明非脸对脸。

 

这就尴尬了!路明非吓得一抽,男人也被他吓了一跳。趁着这一愣神的功夫,路明非扑起来手忙脚乱的把桌子上的笔记本拽下来往怀里一塞就往门口跑。反应过来的风衣男举枪射击,但以路明非对枪械的熟悉程度,尤其是学生会会长的专用枪,以这家伙的准头还不足以击中他——看看他在窗外射击的动作就不是惯手。

这让路明非并不是很慌乱,他拉开门跑了出去,还不忘用房卡把门刷成反锁,走的时候甚至还从门边的盘子里拽了一根油条。

只是这一关好过,接下来还有八楼的楼梯要等着他来爬。

路明非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房卡放进口袋里,跑到楼梯口没头苍蝇一样打转。电梯现在还停在一楼,只有靠楼梯了。他焦躁地狂拍电梯按钮,这个时间漆黑的楼梯里应该没有人,电梯的数字却始终不见变化。

路明非急了,打开箱子胡乱的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摸出来,护照,银行卡,衣服什么的可以扔了,包括笔记本。他拧开行李箱里那瓶矿泉水浇在笔记本上,浇水后透视的白衣服下面露出了黑色的刀袋。

 

刀?

路明非也来不及回忆这东西哪来的,带点东西防身总是好的,于是抓起刀跑进了步梯间。他上下看了看,拽着楼梯扶手往上跑。刀抱在怀里,突起的刀柄硌得肉疼。他来时并没有带刀,他并不会用这种武器,这两把刀是短一些,可能不会有楚子航那种刀看起来那么帅。作为一个日番区的人,尽管他后来也接触了各种各样的刀,但总归还是最喜欢日本刀的造型。

毕竟是动漫嘛。

在自己的记忆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用刀用得顺手就是东方明珠塔,路鸣泽送了两把刀,长度大概就是这样,对路明非来说用起来比日本刀更方便。路鸣泽不愧是路鸣泽,魔鬼总是最懂人心。

后来那一场打得筋疲力尽,好歹是拿下了,路明非在终于放松下来之后又回到看星星的地方,地上安安静静的放着纱布和碘酒,还有一张便利贴,“就知道你这个没用的哥哥会受伤啦,纱布和碘酒都给你准备好了,我给你的刀用起来还好吗?”口气不是一般欠扁。

当时他并没有把这两把刀收起来,而是扔在了那里。

它像当初那套杀死夏弥的七宗罪一样,莫名其妙又回到了他身边。是路鸣泽那小子塞进来的吧?

怎么身边到处都是他的影子,叫他想不想他也难。


评论(1)
热度(5)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