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周翔】盛大成年 [周翔 X 白雪公主][改童话](四)

25.

白胡子虔诚的为面色苍白的年轻人祈祷,矮人妈妈担忧的看着像死了一样的男孩,又担忧的看看白胡子矮人,“不要担心,神还站在他的背后呢。”白胡子闭上眼睛,白花花的胡子上下翕动,却像有魔力一样地让人安心。

 

妈妈温柔的手放在了孙翔的额头,银针的光芒包裹在她软小粗糙却温暖的手掌间,轻轻地退出年轻人惨白的额间,有些鲜血渗出来,顺着额头往下滑,印下一道殷红的血线。

 

孙翔的眼睑扇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开始从鼻孔里出气,慢慢的趋于平稳。

 

白胡子的眼睛闪动了几下,捋着浓密的白胡子慢慢的往外走着,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就像是劫后余生的喜悦,矮人妈妈看着他,觉得他的肩背又弯了几弯,却有一种舒畅的农场老爷爷弯腰坐田埂的安和。

 

26.

孙翔又醒过来了,他从床上坐起来,这次没有活蹦乱跳的小矮人围在他的身边,只有清晨刚起的阳光,温和的扑在他的床上,经历了一整个夜晚的黑暗和沉寂,唧唧喳喳的鸟儿又在窗外叫了起来,一只蛐蛐跳上窗台,又私下张望之后小心翼翼的弯起了大腿,窗外一闪而动的小红帽子令他欢愉起来,房门被暴力的撞开了,小矮人蹦蹦跳跳的跑来,暖融融的被子被掀开,孙翔张开双臂,小家伙跑到他的身边,兴奋地扑在床边,抱住了他的胳膊。

 

孙翔的眼前恍惚了一下,好像又看见那个彩虹一样的女孩,却不如这样单调的红白黑能让他心安。

 

或许彩虹本身就是复杂的东西吧。

 

27.

生活再次步入正轨,依旧是每天的每日的挖矿和打猎,什么都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然而在遥远的地方,从这个偏僻的小房子这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方向,安静的坐着一位绝色的美人,美人也是惨白的脸,黑洞一样的眼睛实在是让人不明白她在想什么,美人面对着一面黑洞洞的墙壁,看上去像是在发呆,嘴角诱人的微笑散发着让人背后一冷的味道。

 

她的眼睛看着墙壁却没有聚焦,她的眼神跨越千山万水落在某个年轻人的背后。

 

她从未后悔,这个破败的王朝早就应该垮掉了,这个变故的出现只是一剂加速药,她不在意自己的生活,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这时候,她仿佛听见有个温柔而蛊惑的声音萦绕在她的身边,包裹了她整个的生命。

 

“女王啊,不后悔吗?”

 

“女王啊,来做下去。”

 

“女王啊,不惜一切。”

 

“女王啊,魔鬼在你的背后。”

 

“魔镜啊魔镜,我真是个自私的人啊。”

 

“女王啊,再做一次吧!”

 

美人从咿呀咿呀的摇摇晃晃的藤椅上起来,身形摇摇晃晃的像是少女,她把长发撩在背后,露出叫人移不开视线的脸颊,美人看了看自己双手,尖而锐利的指甲轻轻地摁在脸颊上。

 

28.

孙翔这些日子都没怎么睡好,他时常想起那抹闯入这个世界的彩色,那是不属于森林的颜色,越是鲜艳就越是危险,可是女孩子身体的暖意和柔软是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的,那只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掌又小又软又细腻,就像是陶瓷一般。

 

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吗?他想,额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他在一大片花田间穿行,这是他许久未见过的亮丽的景色,很远的地方有更亮丽的色彩,他追逐着远去的背影,口里吹着响亮的口哨,那匹抛弃他不知道多久的马又哒哒哒的从远处跑来,孙翔很开心,又很疑惑,天旋地转,他跨上马背,花田在他的视野里起起伏伏,欢儿跑得很快,远方的女孩离他越来越近,他甚至可以略略辨认女孩穿的是什么款式的裙装,遥远的贵族记忆在他脑海里渐渐醒来,孙翔声嘶力竭的冲着那个背影大叫起来,他简直无法控制自己。

 

近了,近了,可他的直觉再提醒他远去,孙翔很困惑,但是他没有停下,而她停下了,她就要转过脸来,会对他露出公主一般羞涩的温柔的初见时怦然的心动的表情。

 

可是随着脸转过来的,却不直是一张脸。

 

整个世界都暗了,花朵似乎都片片凋落,阳光失去了他本来的颜色,身边传来不知是什么小虫子的尖声长嘶,孙翔坐下的马儿也受惊的后跳。

 

他看到一把长刀,贯穿了女孩的心脏,女孩的脸上遍布伤痕。

 

“这曾是一张多么美的脸啊。”

 

29.

“都毁在你的手上了呢?”

 

孙翔从梦中惊醒,背后冷汗直冒。

 

他还躺在小房子附近的小山坡上,太阳仍然对着他眯眯眼笑,一切没有什么不同。只有那句话还在他的身边阴魂不散。

 

梦境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把最美好的东西毁给人看,这才是最好玩的事情。

 

而噩梦大概也就该这样。鬼魂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哪些出现在梦里的美。就像幻影一样的,碰都碰不到。

 

然后他站起来感到一阵迷迷蒙蒙的眩晕,他的不远处站着一位穿彩裙的女孩,他看着女孩的背影,觉得就是那天的女孩,他想问问她,可是喉咙里又干又渴,他说不出话。

 

女孩的脸转了转,孙翔忽然尖叫起来。

 

“这曾是一张多美丽的脸啊。”

 

30.

“都毁在你的手上了呢。”

 

孙翔猛地从草地上坐起来,手心手背全是冷汗,惨白惨白的脸在阳光的映衬下更显可怜。

 

他四下张望,却见不远处地势低的地方站着一位女孩,女孩腰上系着漂亮的红丝带,宫廷繁复的礼裙,娇小可爱。

 

他看着女孩微微转身的动作,忽然瞳孔一缩,一缕鲜血顺着女孩的脸颊滑落到脖颈。

 

“这曾是一张多么美的脸啊。”

 

31.

“都毁在你的手上了呢!”

 

孙翔猛地睁开了眼睛,他感觉浑身无力,他用眼角的余光四下看看,额间痛得要死。

 

他只看见蓝得不像话的天空,还有一位站在他身边的女孩,女孩用蕾丝花边的长袖掩着脸,偷偷地注视着她,女孩的裙袂是刺目的红色。

 

女孩把手放下来,露出一双黑洞洞的眼睛。

 

孙翔眼前一黑。

 

“这曾是一张多么美丽的脸啊。”

 

32.

“请为他付出代价吧!”

 

孙翔再也没有醒过来,他在花田里追逐一个穿着裙子的少女,最后跑进昏暗的大森林,他什么武器都没拿,却在那里捡到了自己丢失已久的长枪,却邪冷冽的枪身被他握在手里,莫名其妙的心安。

 

他在森林的深处看到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男人手里拿着两把枪,精准的对着他的心脏,却迟迟没有开枪,孙翔用尽全力把却邪投掷过去,却没有命中,他高高的把手举起来,冲着男人大声的喊话。

 

“我认输了!”

 

“我认输啊!”

 

“我认输啦!”

 

“周泽楷!”

 

“周泽楷!”

 

“周泽楷!”

 

“杀了我!”

 

孙翔再也没有醒来。

 

33.

邱非在侍卫的带领下再次踏进了那个黑暗的地方,侍卫退在了阴影里,那个女人已经不在那了,只剩下地上一滩鲜血,还有那个始终咿呀咿呀的藤椅。邱非疲惫的挥手,长长的叹着气。

 

他跪在了藤椅前,冲着空荡荡的藤椅弯腰鞠躬。

 

“对不住,我的女王。”

 

34.

周泽楷从梦中醒来,黑夜死一般的寂静,死一般的冷漠,他张开五指,却看不到自己的手指,一切都被黑暗吞吃了。

 

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他在梦中歇斯底里的想要救活那个男人,却无可奈何,他觉得自己疯了。为了一个脸都看不清的男人?谁?他是谁?周泽楷的潜意识告诉他他是谁。对啊,是他。为什么要救他?无所谓啊?无所谓吗?

 

不是啊。你已经注意他多久了?周泽楷?

 

他的名字和脸都很模糊了,只有那种想救他的心情是忘不了的,即使是这样坐了很久了,还是很清晰的记着。

 

他翻身下床,披上衣服,穿鞋,往外跑。

 

35.

“魔镜啊魔镜,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谁啊?”

 

“女王啊,当然是您啦。”

 

这曾是一张多么美的脸啊?

 

都毁在你手上了呢!

 

36.

 

孙翔安逸的躺在水晶做成的棺材里,平静的就像是睡着了。

 

他的身边跪坐着七个小矮人,白胡子的小矮人沉默的看着他,最后长长的叹息。

 

“我依然看到神在你的背后,可是年轻人啊,你为什么不醒来呢?”

 

 

------------------------(三)


理论上是多了些。


主要是我想写那个多重梦境。


然后是,估计会稳定更新,两周一更。


这个坑完了以后大概会稳定的开下一个。


还有就是,别告诉我你没看到右下。

评论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