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周翔】盛大成年 [周翔 X 白雪公主][改童话](三)

19.

临行。

 

江波涛暗地里调查了嘉世所有的王国将领名单,然后把门关起来把一切都摊在所有轮回人的面前,要说这次的变故,大概各国都心知肚明,嘉世就要倒了,这样的传言也早早的就在各大国纪传开了,他们这些王国将领背后推动的力量可是比那支直接的起义军厉害得多了。

 

传言说昨晚邱非在王后的殿内大发雷霆,这个很温顺的王国骑士在后殿砸了很多东西,最后一把火烧了整个殿,大火从地下蔓延上来,就像是从地狱里烧起来一样,美丽的女王跪在殿门口,邱非叫人砍了后院所有的树木,把火势控制在后殿的范围之内,转身离开。

 

王后被监禁在王宫的最深处,终日对着镜子冷漠的笑着。传言她还是那么诱惑的美丽,但是已经没有人可以直视那双冰冷的漆黑的眼睛,有人说竟像是枪口一样,说不定只等着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从今早开始嘉世下令整改,许多嚣张暴力的法令被废除被修改,嘉世从此退出大国争霸的圈子。

 

然而各国却再次笑眯眯的想要从这块老肉上咬下一口来。

 

意料之中的,江波涛果然以轮回此次出行所带全部换回了一把长枪。

 

江波涛没有追问周泽楷丢失手枪,笑而不语的表情让周泽楷有些略微的心慌。他没有否决江波涛的决定,全员作出保留决定,江波涛一锤定音。

 

20.

孙翔醒在一所安宁而温暖的房子里,房子不大,他一人横躺在并在一起的四五张小床上,面对着被零星的宝石装饰的房顶,身上七零八落的盖着好几条像床一样小的被子,孙翔动了动手指,手腕,让自己的大脑从一片虚无之中回到现实,他感觉很沉重,腹内的绞痛和身体的酸痛混合在一起冲撞着刚刚苏醒意识。

 

他几乎没法动起来。

 

一双温暖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上,小小的很粗糙,把他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你醒啦?醒啦?还好吗?”一个雀跃的声调在他耳边响起来,孙翔一歪头看到一大把白胡子,还有好几个年龄不一相貌不同的红帽子小矮人站在床边,手舞足蹈的转起圈来,好几个大团子一般的小矮人看得孙翔眼都花了。

 

“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满身是血的晕倒在森林里呢?”白胡子的小矮人把他的手放回被子底下,笑眯眯的好奇的看着他,“要不是我们采矿回来刚好看见你,你就要见到仁慈的神父啦!”小矮人双手合十向上天祈祷,“请向他祈祷吧!神会保佑你的!”

 

孙翔动了动嘴唇,最后费劲的把双手合起来,他在心里默念着一段祷告词,学着小矮人露出奇怪而虔诚的微笑,然后偷偷讽刺的吐了吐舌头。

 

小矮人们开开心心的到处跑跳起来,不一会,这件乱七八糟的房子被收拾的井井有条,看起来像是妈妈一样的红围裙小矮人给他端来煮的咕嘟嘟冒泡的肉汤架在床边,所有的小矮人都搬了小凳子坐在床边,分食这一大锅的肉。

 

21.

孙翔觉得自己获得了新生。在这间小小的房子里,勤快的矮人妈妈给他做了新的被子褥子,矮人爸爸皱着眉头思索做一张大床的办法,他暂时睡在一群小矮人中间,这些活泼而年轻的男女很喜欢在他身边学着他直挺挺的躺着,他的胳膊和大腿是最棒的枕头。

 

他被这个可爱的家庭接纳了。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的伤也一天天好转,矮人爸爸的大床一天天的完善了,他把自己的过去讲给白胡子小矮人听,白胡子坐在他的身边替他向上帝祈祷。

 

这些小矮人们白天回去矿山里挖矿运矿,晚上便会回到房子里,孙翔在地下室里找到了一把长刀,为他们扫清归途的怪兽。他不会做什么家务事,采矿也不是他做的来的事情,或许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了。

 

有时候孙翔甚至很感谢这附近那么多的野兽。

 

白胡子经常会在回来之后和他坐在一起,或者说是远远的看着他和其他的小矮人一起上蹿下跳,他睿智的闪光的眼睛时常流露出安逸和满足,有时又会忽然感到一丝害怕。

 

这个年轻人大概已经成为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吧?

 

22.

“小孙?在睡觉?”白胡子坐在孙翔旁边,用手拨撩着身边嫩绿的青草,孙翔眨了眨眼睛看看他,笑嘻嘻的咧开嘴,“有事吗?今天玩得有些累了!早上的时候跑的远了一些!”白胡子双手合十放在胸口,轻声为他祷告,孙翔轻轻地笑出声。

 

“你要小心,孩子。”白胡子说,“天上的神告诉我说,不然你会有大麻烦的。”

 

“那我需要做些什么?”

 

“不要理会路上任何陌生的行人,沉默会让你避开危险。”

 

23.

孙翔目送着这些可爱的小矮人顺着森林里的小路钻进矿山里,然后转身沿着路回去小屋里,美丽的春天就这么降临在这片大森林里,他已经离开那个叫做嘉世的地方快一年了呢。他不知道嘉世在哪个方向,也放不下这里的亲人,便一直这么拖着,玩着。

 

春天是个荷尔蒙肆意冲撞的季节,森林里的动物越来越躁动不安,经常能看见好多动物在森林里潜行,寻找着自己的同类,同时也虎视眈眈的看着这群定时出现的小家伙们,或许是为了向雌性证明自己的勇气,在这条小路上来回蹲的大家伙越来越多了。孙翔每次都送他们到洞里,然后在周围扫荡一圈,以确保一定时间内的安全。

 

他照旧是早周围转悠,他的行动也是过于固定了,孙翔觉得会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可是背后的直觉却无法指示他做点什么。

 

他在阴暗的森林间看到一抹艳丽的颜色,跌跌撞撞的步调就像是曾经的他自己。

 

孙翔向那个彩群少女跑了过去,跌跌撞撞的长裙子在他眼里上上下下,就像是折翼的蝴蝶,孙翔觉得熟悉,但是这么短的距离没给他多想,便是已经向女孩伸出了手。

 

“你没事吧,姑娘?”孙翔扶住了即将跌倒的少女,柔软的裙子和柔软的女孩在他的怀里挣扎着爬起来,纤细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救救我!”

 

24.

那一天下午,小矮人们从矿洞一出来,却没有看到笑眯眯的守在洞口的年轻人,白胡子拦住了急吼吼的想要出洞的小矮人们,握住了手里的斧子。

 

孙翔在一次安安静静的躺在了这间小房子里,这次是躺在属于他自己的那张床上,大被子把他整个的盖起来,他的面容安宁而平静,身边七个小矮人静静地为他做着祷告。

 

“仁慈的神父啊,救救这个可怜的孩子吧。”白胡子在胸前划着十字。

 

孙翔的额发滑落,露出了光亮的额头。

 

一枚银针在灯下反光。



-----------------------------

军训回来黑了三倍的lo来更个文。


更文从来没有确切时间的我……


以后大概会两周一次,然后量还无法变多,因为高中时两周一休嘛!


看到右下角没?

评论 ( 4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