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龙王游戏 第一章 自我介绍

 第一章

    

不安。

路明非把头埋得更深,想让自己能更舒服点,不安的感觉却更加躁动。

 

“路明非,路明非,醒醒。”路明非迷蒙地睁开双眼,看到一张英俊而又熟悉的面孔,冷静坚毅的声音扫去了路明非心头的不安,他坐起来。

带着明显的饱睡被惊醒后的迷茫,路明非仔细打量着自己面前这个身材高挑修长的男人,这眼,这鼻子,这气质,如此熟悉,熟悉的就像是每天早操时记他们班不整齐的那个学长呢?

这不就是楚子航楚师兄吗!

路明非“唰”的一下就清醒了,楚子航怎么也在这?他不是……说起来坊间传闻好像就是这么个回事,说楚子航去的那所美国大学叫……卡塞尔来着?“楚子航……吗?”

楚子航点点头,转身向身后的人比了个“OK”,后退了几步坐在了椅子上。

视野被打开,约有十几个人待在这个普通的教室里,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

暗红色头发穿着和服的女孩坐在隔着一个过道的正对面,身边的桌子上坐着哥哥样的人。女孩的手里捧着一只可爱的橡胶小黄鸭,少女白皙的手指轻轻捏着小鸭子,玩具发出细微的尖叫,听起来竟像是……求救?

想多了?

女孩见他看向自己,歪头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明明是大姑娘的身材了却做出了这么幼稚的动作。他身边的男人看了看妹妹,又看看路明非,介绍道:“上杉绘梨衣,我的妹妹。她不能说话,算是个超S级的游戏玩家。”

男人见路明非还是盯着他们看,才想起是自己还没介绍:“我叫源稚生,是个黑道老大。”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嘴唇更是苍白。男性脸庞所映衬的气质倒是与楚子航有几分相似,却是不一样的冷漠。

黑道怎么也混进来了?路明非难以表达自己的惊讶,这黑道一副表情是再看就把你灌进水泥桩里打进地基的意思吗?看了妹妹就要挖眼?这卡塞尔学院是个什么地方?这里都是一群什么人?

为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的路明非急忙扭开了头,眼角余光扫到绘梨衣低头在纸上写了些什么,然后捅捅源稚生,兄妹俩对视,黑道微微一笑。那眼神不能更温柔,满满的cp感戳瞎了路明非的眼。

你们是兄妹啊!

路明非默默地嘀咕,突然看到另一缕更加活泼张扬的红发,属于一个英气勃发的女孩,女孩哈哈大笑着,和一个短发的中国女生夸张地说些什么,手舞足蹈的。那个瞬间那女孩刚好把头甩过来,给那中国女孩表演帅气的舞蹈动作,那张脸竟和绘梨衣有几分相似。

不!何止是相似!简直就像是同一个人不同的性格表现了出来!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来,指向两个红发女孩,但下一秒一个庞大的家伙迎面盖了上来,直扑得路明非眼冒金星:“亲人哪!看了这么多人总算是看到一个跟我是一路的人!”

不不不你是哪路我怎么就跟你一路了?

不给路明非反应的时间,他的手就被握起来了,这握手的姿势就像是期盼已久的求婚,这货的声音也激动得像是好不容易抱到新娘子了一样。“这位同学好,我叫芬格尔,德国人,地道的德国血统,是一名狗仔,从小家境贫困,于是十分努力……”倒确实是长了一副标准的欧洲人的模样,但这一口带着地方口音的中国官方普通话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叫芬格尔的德国人头上那团东西已经乱的不能称之为头发了,多年没洗的油头发的气味撞击着路明非的神经,就是不努力看路明非也能看到芬格尔头发上处处安家的头皮屑,有些还掉到了他的手上。

身上穿的衣服似乎一件西装校服,跟楚子航身上的是同款,但仅仅能从那枚雕刻着半朽世界树的精致的胸章看出点相似的味道。裤子上布满了泥点,不出意外的话,这家伙入学前是去什么地方捡过垃圾吗!

你是德国人诶有点卫生意识好不好!我们发展中国家都没你这么穷!

见路明非依旧一脸懵逼地盯着自己,芬格尔讪笑着放开了手,搓了搓,“报到的时候弄丢了钱包,所以只能自食其力自学成才谋了份乞丐的差事……”你不是说你很努力吗?

路明非不想理会这个家伙扭头看向其他人,看起来就很骚包的金发外国人,旁边站着的秘书打扮的年轻人给人很温柔和疏远的感觉。然后较近的地方是三个围在一起的女生,黑长直的妞身材火辣,简单的墨绿色校服穿在她身上,却是有时尚show的feel,她的美艳,只要是看上一眼,就会被牢牢抓住眼睛。

和她的明艳照人比起来,身边的两个女孩就显得黯淡了些,更加活跃些的女孩大劲地嚼着薯片,校服外套敞开怀,大大咧咧地猛拍身边矮个子金发俄罗斯女孩的肩膀。俄罗斯少女没有任何表情,军姿站得笔直,就连搭话的语气也是冷冷的冰到极点以下,简直是块冰山。

把视线从三个女孩身上移开,下一个正向他微笑着摆手的男生不像其他人那样闪耀着光辉,稍微有些清秀的类型,细瘦的身体倒像个普通的女高中生,相貌算不上是很好,但那弯弯的微笑着的眉眼让人忍不住亲近。

路明非皱了皱眉,头有些晕。心底有个声音对他说,快离开,别靠近……语气轻浮得像玩笑,却莫名让人信服。

自打来了这里就总是不舒服,真该死。水土不服吧,路明非想。

 

教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嘿吼!新生夏弥,前来报到!”一颗棕色的脑袋扒着门框伸进来,夏弥脸上的笑容似乎承载着阳光,她这一咋呼,一下子冲散了教室里略压抑的气氛,像是阳光扫除霉味和污秽,尘封的空气流动。

穿着白色热裤的女孩跳进来,美丽的身体活泼了时间。

“人都到齐了?既然如此不如来自我介绍吧,也好互相认识认识。”站在讲台上的少女微笑着问,她深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甚至轻轻飘起来,在纤细的腰肢后颤动,精致的脸庞似是从二次元走出来的美少女,白棉裙子衬得她更是空灵生动。

这个学校收女学生的时候是不是有一项是颜值分……路明非看得呆了,比他反应更大的是芬格尔,这家伙整个都僵在了那,路明非一回头,却注意到芬格尔身后的一只胖子,看着腰围,啧啧,这气质,等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怎么又来了?

在他认识并熟识的人中,这个体型……“路鸣泽!你怎么在这?”

“你才是这里所有人中最不配质疑我的吧?”路鸣泽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把那张长满了肥肉的双下巴脸扭到了一边,“入学时工作人员说我的才能是欺骗,我看他才是骗子吧?”

所以你从小到大都说了多少慌快把真话吐出来!你欺骗了我多少!

路明非几乎要崩溃了,他觉得自己是真的该考虑卡塞尔学院的可靠性,再考虑考虑提早退学的事……就冲那上万的奖学金也不能退!

“零,模仿家。”寒冰一样的声音割裂了热络的空气,零女孩的自我介绍也如她的人一样,干净利落。

黑长直辣妹撩撩头发,“酒德麻衣,忍者,爱好是音乐和美酒,”她一把揽住身边两个女孩的肩膀,“还有我的小美妞们~”

“苏恩曦,金融家,爱好是钱,钱和薯片,总之知道我很能赚钱就行啦!”苏恩曦咧嘴笑道,并伸手去捏零的脸。

“恺撒·加图索,贵公子,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个头衔。”恺撒摊摊手。

他身边的金发男人微微躬身,“帕西,加图索家的秘书。”他细长的眼睛轻轻眨动,路明非这才注意到帕西的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一只金色,另一只和恺撒的眼睛一样蓝得宛如碧海,但相比起金发皇帝,帕西的蓝眼睛更加温顺。

“陈墨瞳,小名诺诺,你们以后可以用小名称呼我,能力是侧写,小心我看穿你的内心哦!”诺诺歪头眨眼,比了个打枪的手指,张扬活泼的表情再次看得路明非痴了。心里有一块什么在跳动,好像这个才仅一面的女孩是生命中一个重要的人。

想太多了。路明非回答自己。

“苏茜,狙击手。”短发中国女孩也介绍了自己,本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又似乎觉得没必要,闭上了嘴。

“楚子航……”楚子航停顿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学生证确认了一下,“暴徒。”他抬起头来看着路明非,眼神似是想从路明非这里得到些肯定,“我……是个很温柔的人。”

楚师兄你这张冷冰冰的面无表情的脸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尽管如此在众人眼神的沐浴下路明非还是坚定地狂点头,眼睛中迸发出的坚信不疑看得芬格尔都快失去了怀疑精神。

“我是诺玛,跟你们不一样的是,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部拥有人的思维能力的超级电脑。除了感情,我比你们中无论哪个都更聪明。”诺玛说,“以后都要一起生活了,我还有另一个人格相对更年轻一些,跟现在的外形也更相称一些。跟我这个老女人比起来也更加活泼。”

这个人形电脑露出四十五度角的微笑,搭着这个美少女的外形倒有说不出的感觉。

路明非看到芬格尔攥紧的手。

“我叫风间琉璃,名字很像女孩对吧?是个戏子。”风间琉璃笑道,“我还有另一个名字,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的,想知道的话就来刷我的好感度吧,没准我当你是兄弟跟你说说~”

“那么踩了狗屎才进了卡塞尔的路明非你的才能是什么?”路鸣泽并没有打算放过表哥,追问道。

 

“我?”

路明非懵了,才能?那东西他有吗?

“入学时每个人都会接受检查,他们会告诉你卡塞尔所认定的你的才能是什么。”楚子航给他解释。

 

入学?路明非皱了皱眉头。

在那辆火车上……

----------------------------------

军训回来变黑的po主熬夜码出了这篇文

然后因为原著没复习完,要是那个角色性格没弄好就评论里说一下,我回头再改。

也欢迎跟我讨论后续的剧情。

案件我已经设计好了,所以不用担心。

期待尸体吧。

但可能会比较拖。

评论 ( 2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