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周翔】盛大成年 [白雪公主 X周翔](三)

13.

周泽楷站在蹲在树上。像他这样的杀手大概都喜欢蹲的高一些,类似于树林这一类的地方真是杀人的好地方,但是不大适合放火就是了。周泽楷收起枪械,拿出背在背后的长弓,弯弓搭箭,瞄准了黑暗中某个他自己也看不太清楚的地方,那个方向传来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和森林里本该有的声音又是不一样的。

 

他没有再动弹,大概也是会被听到吧?

 

现在双方都没有动,林子里只剩下了风吹的声音,周泽楷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也瞄准了他这个方向,虽然不喜欢这位小斗神的人他的实力周泽楷还是十分的肯定的。这种一对一还不想流血的最好刚刚那一发正中心脏。不过,已经是没可能的事了吧?

 

战斗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僵持了下来。

 

14.

孙翔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转身的动作利落干净,他抬起手臂面对着敌人所在的方向,想着是不是该放弃点什么以换取半条命?跟远攻硬碰硬不是他最好的选择,他敢打赌这位杀手先生并没有非要杀掉自己的理由。

 

方才那一弹的杀气是蛮足的,可是决心是半点没让他感觉到。

 

只有凌厉的杀气却带着一种不自信,然而接下来的动作又完全让孙翔相信他的能力。

 

这样的人或许只会出现在这几天的宾客团里吧?

 

这样的人大概只有一个吧?孙翔暗暗地确定了一下角色,又回想起肖时钦的唠叨,莫名的想叹一口气,一半的地方又憋了下来,孙翔烦躁的深呼吸,甩手把却邪扔了出去。

 

空气瞬间就晃动起来,却邪划破空气钉在周泽楷脸边,离弦的箭钉在孙翔抬起的左脚下,孙翔把双手举起来,慢慢的放下腿,黑暗中又一支羽箭落在他刚刚放下又被迫抬起的脚下,周泽楷握住却邪拔下来,在背后轮了一圈,呼呼的风声报告了孙翔对方的位置,他跳起来往前冲,却邪被扔回来,孙翔反手握住,锋利的刀刃划破了手心,孙翔咬牙,一把长枪又被投回周泽楷的手中,周泽楷偏头躲过,掏枪上膛,随着手往后一伸,冰冷的枪管抵上一张温热的脸,他的脸上瞬间抹上了鲜血,孙翔一动不动的扒着树干,脸上挂着不知是狰狞还是嘲讽的表情,枪管顶在他脸上,空气似乎都凝结了。

 

“谈个条件吧。”孙翔说。

 

14.

周泽楷和孙翔同时松了口气。

 

树林又安静了下来,周泽楷一声不吭的调整位置,孙翔在他面前蹲下,举起双手,收起脸上的表情,露出一个轻蔑的微笑。周泽楷的枪在他脸上又顶了顶,脸上虽然不显但明显十分不爽。

 

冰冷的枪管似乎成了连接两人的工具,眼神在来来回回的滑动,最后擦出闪烁的火花,周泽楷不再来来回回的眼神闪烁,孙翔伸手抓住枪管。

 

“你是要杀掉我,对吗?”

 

“没得逞。”

 

“怎么可能会让你得逞啊混蛋!放我一马吧,咱们来谈谈条件。”

 

“马?跑了。”

 

孙翔气急败坏的瞪着他,简直要在树上给这位幽默感莫名其妙的家伙来个背摔,这种时候应该认真严肃的提点什么条件吧?周泽楷的脸在此时看起来笑嘻嘻的,孙翔想象不出这种表面上冰山高冷男神脸色的男人内心是什么样的,估计是没什么好货?

 

于是又只能变成对峙的发展,两个人的呼吸也越来越近,周泽楷看着近在咫尺却看不清楚的男人怒气max却不敢动手的样子,忽然很是真实的笑了起来。

 

孙翔结结实实的摔了下去。

 

15.

却邪就近在咫尺,孙翔一瞥眼便看到微微闪着金属光泽的武器,手指尖刚刚动一下,便是一声清脆的枪响,周泽楷此时倒也不怕再暴露自己,连挂在脖子上的夜视镜也好好地戴上了,孙翔看着他咽了口口水,翻身打滚扑向却邪卷起来就跑,身后上膛的声音也毫不客气,这一会却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身上,孙翔趔趄了一下跪在地上翻了个滚,伺机向树后遁去,背后卷起一阵冷风,又是一颗子弹嵌进肉里。

 

周泽楷从最初呆的那棵树上跳下来,转换了方向,但是更加远离了拿到武器的小斗神,他又给枪上了膛,精准的对着孙翔的心脏的位置。

 

两人所有的一切动作便又忽然的停顿下来,然后,孙翔和周泽楷的手腕同时动了。

 

周泽楷被孙翔扑倒在地上,子弹射穿了他的肩胛,却邪插进周泽楷被按在地上的手腕边,他的手指活动了一下,放开手枪,鲜血顺着刀锋流动,孙翔伸手顺着周泽楷的胳膊滑到手腕,费力的握紧,含在嘴里的一口血被强压下去,周泽楷眯起眼睛笑着看孙翔,孙翔终于一头砸在他身上。

 

“周泽楷!现在我们可以谈条件了吗!”

 

“你走吧。”

 

16.

孙翔捡起周泽楷的两把手枪,又费劲的把周泽楷背后的弓和箭取下来,一只不剩的背在自己的背上,却邪直直的树立在一边,他看也没看。周泽楷坐在地上盘起腿,不慌不忙的从怀里抽出长长的绷带条往手腕上缠,鲜血浸透一圈一圈的绷带,然后不再流。孙翔一步三晃的淌着血离开了。

 

周泽楷站起来拿起那把长枪却邪,入手掂了掂,很沉重。

 

17.

孙翔拿着自己不趁手的武器在树林里游荡了好久,不止三四天吧?他觉得自己差不多就要死了,弓箭这样的远程武器对现在的他来说不如锋利的弓箭的尖头好用,血早就止住了,他绝望的想这大概是因为自己已经没什么血可以流了,脸白的就像豆腐脑,虚脱无力的身体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幽灵。

 

他偶尔能找到一些可以吃的东西,树林里任何悉悉索索的声音都让他警觉,他就像是野兽一样的挣扎在死亡线上。可他依然咬着牙坚持着,恶狠狠的对一切说,你要活下去,你这条命是从别人手里讨过来的!

 

他承认自己单兵实力,但是他清楚自己这条小命是扛不过周泽楷那两把被自己拿走的手枪。

 

他撑着树摇摇晃晃地向着一片貌似很是开阔的草地走去,灌木丛挡住了他的视线,肠子又开始不时的犯痛,他终于在一片建筑的残影间倒下了。

 

18.

这些日子嘉世王朝发生了些不好的事。

 

周泽楷给女王带回了染血的却邪长枪。

 

王国禁卫军动乱,国王被迫允许各国暂住军人“正当防卫”。

 

次日,王国禁卫军解散,副官邱非暂时入主军队事务。

 

次日的次日,邱非召开大会,向全国人民致歉,出台整顿法律。

 

次日的次日的当日,各国暂住军人回国,邱非出城远送。



----------------------------(三)


发出来果然是能督促自己来着!


虽然还是很慢但还是感谢所有人的观看!


如果能推荐喜欢或关注勾搭的话就不胜感激!



评论
热度(13)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