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周翔】盛大成年 [白雪公主 X 周翔](二)

7.

天不知不觉就黑了,多云的天气太阳总是不知不觉的消失,正中的时候便是已经看不到什么光的金色,现在就更不用说了。周泽楷约莫着时间,慢吞吞的跟着侍女走在后花园弯弯绕绕的路上。前他半步的侍女谦恭的低着头,周泽楷悄悄地弯了弯腰,撩开一束垂落下来的长得过于茂盛的枝条,看了看侍女的脸色。

 

江波涛说的没有错,就像是死了一样。周泽楷想,这里的植物长得太好了,他们理应被修剪。本就幽暗的地方显得更加的阴森,周泽楷紧了紧外套,一抬头差点撞到已经停下来的侍女。

 

“周先生,请。”侍女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周泽楷露出了难得的笑脸,她笑得还是很客套,但是却仍是有年轻女子见到帅气又能干的小伙子是常有的惊艳。周泽楷伸了伸手,又想起这不是他的国家,便只是欠了欠身,撩起珠帘,弯腰迈进。

 

“来了?”

 

“来了。”

 

“帮帮我吧?”

 

周泽楷听着从黑暗的深处传来的声音,感到深深的压抑,但他无法拒绝。

 

世界上很少有人能拒绝这个女人的请求,周泽楷以前听流言说,这位女王大人,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她的声音有独特的魅力,让人沉迷又想解脱。就像赌博之于理性的赌徒,毒品之于善良的人民。

 

他是真的能体会到那种令人疯狂的痴迷感觉,他是理性的男人,此时也能感受到把身体交给下半身的快感,但他毕竟是理性的男人,要让周先生精虫上脑还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呢。周泽楷叫自己冷静下来,屋内黑的不见五指的环境也帮助他镇定了下来。

 

“好吧。”他说。

 

屋内亮起了灯,温暖的暖橙色充满了屋子,周泽楷看到摇椅上半起未起的女人,她眼角的笑意连眼睛都带了起来,周泽楷不知道有人笑得这么表面还会这么好看,他看着这个女人,压下了心里的冲动。

 

“请帮我杀掉新任的小斗神孙先生好吗?他真的令我头疼。您放心,一切我都会准备好的。只要您明天离开之前把事情办妥就行,好吗?”

 

“乐意效劳。”周泽楷弯了弯腰,退了出去。

 

可怕的女人。他想,他一点都不像跟她聊天,他以前去青楼之类的地方抓人回家,曾听过这么一首小曲,里面有一句这么唱着,我不想再说话,我已经不能忍受,只看着你的脸颊。

 

8.

江波涛很不开心的看着周泽楷,周泽楷捧着心脏趴在桌子上一声不吭,江波涛拨弄着桌上蔫巴巴的含羞草,这是女王的侍女送来的。“她说你什么?她说你害羞,”江波涛说,“我再说直接点好不好?她说你嫩,周先生,你好嫩。”

 

“你应该毫不犹豫的拒绝,”江波涛烦躁的来回踱步,“不管她说什么,你都因该说不。”

 

“我想你不会不愿意吧?”方明华押了一口酒。

 

“这些礼物是送给你们轮回的。”杜明说。

 

江波涛:“不。”

 

方明华摊了摊手。

 

杜明大叫一声:“不,我要!”

 

江波涛怼过去两个抱枕,怒:“要你妈!”

 

9.

孙翔跑了很久,他的马在不远处急促的嘶叫,来来回回的呼唤他,孙翔觉得这畜牲大概是不会理解自己为什么不骑上他走,那样实在是太快了。天已经暗下来了,他可不想离开皇城太远,可说到底,他又不想回去。

 

肖时钦的嘱咐他早就抛在脑后了,他几乎是没听过肖时钦说的这些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孙翔觉得这是废话,要是危险真的找上了你,那小心有个屁用啊,还不如豁出去了。

 

孙翔的马还在远处转圈,孙翔想给他起个名字,叫什么好啊?起一个好叫的名字,要保证自己在呼唤他的时候他会跑回来,孙翔吹了声口哨,那匹马停了下来,晃了晃脑袋,滴溜溜的跑过来,孙翔笑着抱住他的脖子,然后认真的考虑一下。

 

要不要就这样叫吧?

 

你见过谁家的宠物叫这种奇怪的拟声词啊喂!

 

孙翔用口哨音吹出一个字来:“欢儿~”马儿欢快的应了一声。

 

10.

肖时钦看到了周泽楷,他疑惑的挠了挠头,宾客什么的,不是应该好好的呆在客室?大半夜的跑到这边做什么偷偷摸摸的事?啊不,做偷偷摸摸的事的话,这站的也太明目张胆了。

 

周泽楷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站着,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发现了肖时钦,大脑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人也没什么危险,反而是个老好人,便不再在意了。肖时钦探究的目光一再落在他的背上,周泽楷再怎么地也想说点什么了。可还没等他转身,肖时钦就先动了。“嗨,周先生晚上好。”肖时钦摆着一张笑脸打了个招呼,周泽楷点了点头,礼貌地回应他。

 

“周先生在这里做什么呢?”这可是离客室好几殿远哦。肖时钦站到周泽楷身侧,眯着眼睛笑意盈盈,若无其事地看着此刻漆黑一片的夜空。周泽楷抬头看了看天,憋了好久。

 

啊,有的时候,夜行者也很是喜欢月亮啊。

 

“贵国的月亮分外的难寻啊。”

 

“谬赞了,今天多云。”

 

周泽楷只想说我没有夸你们家月亮。肖时钦依旧是笑眯眯的。

 

“您呢?”周泽楷把探询的目光落在肖时钦身上,然后又心虚的别开脸。肖时钦好笑,心说看来这轮回队长藏小秘密的能力也不怎么样啊。“这里是御园林区,我来这等人。”肖时钦直勾勾的盯着树林子里,嘴角慢慢的压下去又扬起来。周泽楷活动了活动颈椎,观察着肖时钦的表情,一时不知接什么好。

 

他很想跟肖时钦说,等不回来了。

 

11.

孙翔在树林子里一个人寻开心,那匹被草率的起名叫欢儿的马在不远处喝水吃草,这样的天气看着天空也没啥可数的,半颗星星都看不见的糟糕天气,孙翔懊恼的想自己怎么就会在今天决定在森林里过夜。他觉得不安定,今天不是一个好日子,早上的风和日丽是太阳和云伪装的游戏,现在月亮也加入了这个游戏,他挥着却邪到处找蘑菇,不知道是他技术问题还是别的什么问题,他现在还没找到几棵。

 

天已经黑透了,连一点光都没有,他离挂在马脖子上的夜明珠越来越远了,他周边也越来越暗,伸手不见五指大概说的就是这样,他长长的吹了一声口哨,觉得自己快要爱上这种像是在欢儿欢儿似的呼唤的哨声,那匹马在原地踌躇了一会,晃着四条长腿跑了过来,嘴里还一刻不停的嚼着。

 

孙翔向他跑去,张开双臂,欢儿晃了晃马头,高兴的嘶叫了一声,一人一马深情地抱在一起,孙翔哈哈大笑,伸手抓住缰绳,忽然侧身跳起,跨上马背,欢儿随着他的动作高高仰起身子,一枪子弹擦着马腹射过去,孙翔一扯缰绳,受惊的马儿随着他的动作更加猛烈的跑了起来。

 

孙翔觉得完蛋了,自己真的要在林子里过夜了。

 

他割断夜明珠的绳子,反手朝身后丢过去。一颗子弹从后面射过来,当空把那颗明珠打碎。孙翔不敢停下来,但又觉得必须停下来,他需要冷静。

 

孙翔拍了拍马屁股,脱开缰绳倒翻下马,欢儿继续向前跑着,急促的蹄声在树林里回荡。孙翔半跪在地上,压低身体,调整呼吸,一颗子弹擦着少年的脸划过,他冷哼了一声。

 

脸颊上渗出血来,孙翔没有动,然后坐倒在地上。

 

“强大的自信,斗神。”黑暗中他听到装弹上膛的声音。

 

12.

肖时钦看着周泽楷进了森林,他知道自己今天大概是不用等了。以后也不会等到了。

 

风从高处吹过,肖时钦觉得浑身都是闷的,他是不信任周泽楷的,可他有没有办法,不,是有办法的,但是他不想执行罢了。大概明天帝国就会翻天吧,肖时钦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感觉,他早觉得,不久了。

 

他早先获封进入国家机构时还妄想拯救这个国度,现在他只想救救自己。

 

直觉这东西,强大而神奇。就像他猜到周泽楷想干什么。

 

又如孙翔懒得躲那颗只会擦破脸皮的子弹。

---------------------------(二)


第二章,更新速度我个人还是……

评论 ( 2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