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改童话】盛大成年 [周翔 X 白雪公主]

*改童话 自 白雪公主。


*孙翔:嘉世王朝小斗神,新任小将军。


*周泽楷:轮回王子,军部长官,神枪手。



*ok?


*那么,来吧。









1.

孙翔站在这个辉煌的大殿,抬头仰望着不远处圆形天坛上的两人,那是他名义上的上级,这个名为嘉世的王朝的主人。

 

满堂的金子已经晃了他的眼睛,不知从何处吹来的凉风给他带来一丝轻松,黑漆皮鞋敲在地上噔噔噔的响,在他的脚下就像一只华丽又张狂的乐曲,光滑的底面几乎可以映出他的影子,孙翔想,现在自己一定是紧张至极。

 

可他又很开心,开心的不得了。在原称号一叶之秋的前斗神从嘉世舞台上退下的时候,他可是大出了一把风光。孙翔眯着眼睛看高高在上的国王与皇后,不自觉的露出自信的笑脸。

 

他眼睛闪着亮光,那一刹那像极了天上的星辰。

 

可星星太张扬,夜空下的生灵,或许会露出嫉妒的脸色。

 

孙翔从来想不了这么多了。他会加冕为新的王者,顶着一叶之秋的光环做着自己的梦。

 

在所有的臣民的注视下,他一步步走向高台,他脸上的笑容给他的英俊加分,又让他在高台上那个一人之下的女人心里减了分。世界上总是没有两全的事情,就像这样美好的天气,却不得不拿来举行这样无聊的仪式。

 

比起那个遥不可及的女人,孙翔更加喜欢年轻女孩的注视,哪怕是脸上笑着心里讽刺着,这种虚假的喜欢都比那个女人重要。

 

2.

周泽楷坐了下来,把手伸向江波涛,江波涛把手杖递给他,遥遥的指了指看台下金色通道上张扬的少年,摇了摇头。

 

周泽楷没说话,拿过手杖撑着地面撑着下巴发呆。风吹起他的刘海,带着细碎的发丝飞向空中,周泽楷抬头看向远方,晴朗的天空中白云懒散的伸向远方,天空被割开成块块蓝宝石,云向远山伸出了橄榄枝,那是周泽楷视线里最远的地方,这空气使他压抑,唯一能引起他兴趣的人现在也不使他注意。

 

他讨厌这种仪式。

 

“如何?”

 

“放弃。”

 

3.

孙翔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他还没来得及脱下身上的礼服,或许是他不太愿意。他觉得自己长大了。就在今天,他跟小公主一起在舞坛里起舞,他没有迈错一个步子,女孩含情脉脉的眼睛给了他极大的鼓舞,聚光灯照在他们身上,所有人追着两人的身影,音乐下隐约有女孩奶油蛋糕般的笑声。

 

腻的粘死人可是让人脱不开。

 

他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孙翔爬起来,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把所有的头发都捋到脑后,试图放空自己,最后他下了床,去找一件适合出行的衣服。

 

衣柜安静的立在角落里,却邪靠在墙边,冷冽的气息传递到他的心里,孙翔打了个寒战,又烦躁的扯了扯衣领,在房间里蹦来跳去,他无法冷静下来,说不清是幸福冲昏了头还是心里不安定。

 

孙翔拉开衣柜,从自己凌乱的衣柜里扒出一套常服,飞快的换上,他盯着却邪看了好久,伸手出抓住,在手心里握的紧紧的。一种安心从却邪上传来,孙翔提起却邪挥舞了起来,嘴里发出猴子似的怪声,脸上却不由得开心起来。

 

他觉得自己又像个孩子了。

 

4.

“滚滚滚!”

 

漂亮的侍女恭谨的站着,纤细的小腿忍不住轻微的发抖,卷发垂下来遮住了表情,她脸上是冷漠和恐惧。

 

她还没有完全习惯女王毫无预兆的臭脾气,却已经学会了摆出一幅事不关己又饱含恐惧的面孔。谁会在意她为什么大发雷霆呢?谁在意她令人艳羡的生活背后古怪的压力呢?谁想了解她最真实的想法呢?没有人啊。

 

侍女想,也许这就是原因吧。

 

但她懒得去管。她只要照顾好女王的生活起居和自己的生命安全便可以了。了解女王不是她的事,她应该去打扫摔碎的花瓶四溅的瓷片——女王的每一位侍女都是这么想的,所以她们理所当然的死去了。

 

鲜红的玫瑰落在侍女的膝前,她跪着整理那些瓷片和这一束被抛弃的花,她会把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除了女王的心情。

 

女王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身去了里间,她打开那间只有她才知道的密室,坐在那古老而残破的藤椅上,疲惫而阴郁。“魔镜啊魔镜,我这是怎么了?”她问,幽暗的房间里闪起微弱的光芒,封闭的室内好像起了阵阵的冷风,盘旋着停在女王的面前,镜子上映出另一个女王的影子,它笑了起来,问到:“女王啊女王,你心里有什么答案呢?”

 

她们就这样互相看着,说,“干。”

 

女王端起面前忽然飘来的酒杯,一饮而尽。

 

5.

“女王。”周泽楷把信扔给江波涛,信纸从里面滑落出来,江波涛打开来读起来,细腻的花体字就是出自那位女性的手笔。江波涛向来不觉得她好相处,他很少跟那女人交谈,只觉得她笑容虚假,掩盖着早已千疮百孔的内心。

 

“周先生安康。

诚邀日后一叙。”

 

江波涛摇摇头,把信扔回去,半路被吴起拦截下来,拿去跟杜明一起指指点点的研究,吕泊远做了个biu的手势,故作中枪倒地。周泽楷捂着心脏趴在桌子上,换来满屋子的笑声。

 

“在轮回将要离开之际,送这信是要挽留一下我们帅气的队长?”江波涛开玩笑。

 

“我会去的。”周泽楷压低了声音,天空不知何时阴了下来,门前的大树随风而动,却让人忍不住联想他倒下的样子。

 

杜明张开双臂挥舞,大声的喊道:“下吧下吧!马上就走!”

 

江波涛笑呵呵的拿东西扔他,摇了摇头。

 

周泽楷叹了口气,起身,整了整衣摆上的褶皱,又看着窗外发呆。他若有若无的拨撩着自己军服上的纽扣,印着轮回的徽章的纽扣在他手指间转来转去,周泽楷觉得自己也转着圈圈,风也打着旋,杜明打开了窗户,作势要把江波涛丢过来的抱枕扔出去,抱枕在他手里转圈圈,方明华吹了个百转千回的口哨,周泽楷终于转了个圈。

 

“走了。”

 

“不送!”背后齐声回答。

 

6.

孙翔在树林里碰见了肖时钦,两人互相击了个掌,孙翔打了个呼哨,越过肖时钦抱住自己的马。他现在大概是不想跟别人见面。孙翔有时候也不太搞得清自己,他对肖时钦笑笑,又觉得有点傻,便撇过了头。

 

肖时钦觉得好笑,他摸了摸那头漂亮的棕马,手腕一转,落在孙翔的肩上,孙翔抬了抬头,咬着下嘴唇眯了眯眼。肖时钦想了想,说:“天阴了。”孙翔笑了,拉了拉马的缰绳,伸了个懒腰,他的马兴奋地嘶叫了一声,随着他的动作转弯,亲切的蹭了蹭肖时钦,“天阴了。”孙翔说,“别管我,一会就回来。”

 

肖时钦后退两步,孙翔利落的上马,却邪空转,跨在身后,肖时钦挥了挥手,随着马蹄起落,喊道:“早点回来!”

 

孙翔挥了挥手,然后在马背上趔趄了一下,抓稳了缰绳。



——(一)



我严肃的考虑了一下,前段时间拉票失利一定是因为我没有被眼熟……


翻了一下lof,发现确实是半年都没有更新了。


谁会记得半年前的你啊喂?


所以,还是要多更新多挖坑啊!


所以,吸取一下教训,高中开学以后大概还会继续更吧?


请眼熟我哦。


*还有其他的一些改童话,喻黄和叶蓝,有兴趣可以浏览一下。

评论 ( 3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