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楚子航早就从他的初中小学毕了业,他早就连高中生都不是了,大学也已经上完了,工作是有的。

但是可惜,没有什么工友。

楚少爷拿着一张好脸一副好身材,在圣诞节仍旧是收到了少量的平安果。

在欧美的时候,他圣诞节坐在宽敞的大厅里看大学同学胡闹,跟着他们的学生主席还有白裙少女团,跟随着音乐摇摆,或许是优美的华尔兹,或许是澎湃的DJ舞曲,这一切都要看灯光和心情。

然后,张扬的男人拍拍手示意安静,发表一篇激动人心的演讲,挑起的眉梢像是在像谁宣战,再然后,男人也落座,坐在他的上首,扬了扬下巴,笑:“楚子航,为什么不一起跳舞呢?”

他当时嘴笨,他不知道说什么,他环顾四周,“恩……我没有舞伴。”他冷着一张脸,语气毫无波澜起伏,反正也就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可是恺撒大爷并没有这么想,他哈哈大笑,拍了拍楚子航的肩头说:“会长大人,狮心会难道没有女人吗?”

楚子航一歪头发丝滑落鼻尖,“抱歉见笑了,我们的女孩子顶两个男人。”

他们坐在一起吃着火鸡,喝着红酒香槟,路明非从桌子底下偷偷摸摸的拿出一瓶子洛阳宫,跟芬格尔一起分享二锅头,楚子航咽了口唾沫,忽然想豪饮三大桶女儿红,一醉方休。

那是欧美的圣诞节了,现在他在这个东方的最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他的故乡,他最终的归宿,最初的起点。

他还记得他们圣诞节的习俗,或许是叫习惯吧,送苹果,吃苹果。

这是一个可爱的文字游戏,一个充满了善意的祝愿。

他走在寒冷的夜的街头,天空下繁星点点,最近西伯利亚的冷风悄然的降临了,是要天晴了,再这样的需要温暖的节日里,霓虹灯再亮,抵不过皎月清辉。

再这样的时间,这样的路上,灯光闪烁下,他拥抱着一份温暖,久久的站在他的故土,不忍离去。

“那个,我多包了一个苹果,可以送给你吗?”

女孩子带笑的脸颊仿佛还跳动在眼前,仿佛是醉人的苹果,路边的街灯微亮,亮不过繁星点点,亮不过她如月儿般明亮的眼睛。

啊,明明就只是个陌生人啦。

明知道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可是心里还是说不出的温暖,不是吗?

楚子航低头,深深地呼吸着散尽了阴霾的湿冷的空气,慢慢地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

“不好。”


“楚少爷,一个人在中国呢?”恺撒大爷叼着雪茄看着意大利繁华的夜景,将电话打进一个并不知名的中国小镇,意大利的加图索家族灯火通明,只等着他们的家主挂断这个电话,便开始今夜的不眠不休。

可是楚子航的小城市里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圣诞文化,圣诞老人每个店铺的门口都有,却都是在促销产品,他买了一兜子的骨肉连心,大叔送了个小拉花系在他的牙签的后面,楚子航哭笑不得,却仍是默默地说了声谢谢。

“是啊,没有你混的那么好,”他仍是冷冷的,说出一种“见笑了”的感觉,“挺好的。”

“晚宴就要开始了,”恺撒把雪茄夹在手指间,吐出一口烟,“你愿意来吗?”

“来得及吗?”楚子航反问,他咬了满满的一口骨肉连心,扯了扯嘴角,像是在笑,“我不愿意。”

他说。

恺撒捋了捋发丝,把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楚子航,你……”

电话被挂断,只剩下嘟嘟的忙音,恺撒骂了声“shit”,转身,拍手,家宴开始。

楚子航把手机放回口袋,捧着还热乎的骨肉连心,一口一口吃的很满。


恺撒的家宴,真的不好。


#看懂没?#




#家宴,不请外人的,除非他要成为你未来的伴偶。#

#请慎重选择。#

#圣诞快乐。#






#大一练快乐。#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