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说马

周翔

人兽(现实向)

精神恋爱 

人类周泽楷  赛马孙翔



如果以上你还能接受的话。


------------------------------------------------------

“小周,来不来,马场来了匹新马,性子烈得紧哪。”江波涛神秘兮兮地拉着周泽楷往自家养马场上去。“听说是从世界赛场上回来,差一点就拿了冠军。马受了伤,主人也不做这行了,我爸花重金淘了来,好生调养,这不刚好。我待你不薄吧?”江波涛一想起那匹浅棕色的高头大马,那油光发亮的鬓毛,那雄健的四肢,心里就一阵得意。

周泽楷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眼中的热切却怎么也掩不住。那可是参加过国际赛事的马啊!

江波涛看他的神色,很不给面子地大笑起来:“周男神我觉得你对马的兴趣比对人都大啊,你干脆跟马在一起吧!”身边几个经过的女生诧异地愣了一下,在看到周男神那张微微有些泛红的脸后,羞涩地移开了眼,匆匆走过。

周泽楷有些尴尬,拽着江波涛跑起来,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这是周泽楷来到内蒙的第二年,他向往着骑马驰骋在大草原上,向往住在蒙古包里,随着季节的变换迁移的日子,想坐在草浅的小土坡上,身边是自己的马,看日升日落。于是大学毕业后他来到了内蒙,然后就认识了江波涛。

江波涛本来也在东部发展,家里是经商的,在几个发达的沿海城市很有威望。江波涛的父亲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撒手公司里的事务,要去办一个马场。江波涛在大学时就经常去马场,后来毕业后留在了内蒙。马场也是有收入的,等老爷子玩腻了马场就是他的了,他在经商上也没有天赋,养马,倒也是条不错的路。

周泽楷和他都是马术爱好者,只是周泽楷技术更好。江波涛曾经问他,有没有兴趣做职业骑手。周泽楷沉默了半响,摸着身边那匹马的鬓毛,说:“不想。”

这崽子一向沉默寡言,能不说就不说,那个时候的江波涛和周泽楷还不熟,并不能领会他的真正内涵,只是叹气表示惋惜。

但除了沉默寡言之外,周泽楷简直就是完美的男神:一米八五的完美身材,俊朗的脸庞,温和的性格……这样的男神简直是喜欢就追了吧!

可周泽楷只喜欢马。

江波涛觉得,如果可能的话,这家伙会跟一匹马结婚吧!

 

“嘶——”刚踏进马场大门,江波涛就听到了一声愤怒的长啸,沉重的铁蹄踏在地上的闷响清晰地传过来。“啪!”又一个人被从马背上掀下来,暴躁的棕色骏马不停地高扬起前蹄重重地践踏地面,它用充满敌意的眼睛看着地上的人,铁马掌精准地向那人的双腿踩去。

他太快了!几步外的工作人员甚至来不及冲上去拉住它!

但一双漂亮而有力的大手拽住了缰绳,猛地将马头扯偏,那英俊的人翻身上马,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漂亮!就站在江波涛身边的周泽楷不知何时已冲到近前,他跨上了那匹烈马!江波涛简直要为自己的朋友鼓个掌了,又猛地紧张起来。

这马打伤好了以后就一直有人试着去驾驭,无一例外都被掀了下来。有一部分还受了伤,这匹马性情极端暴躁,就没见他温顺过。江波涛在养马场睡,夜起听见马在长嘶,眼睛跟冒着火似的,直勾勾地盯着栅栏外边的草原。

但周泽楷做到了!

周泽楷几乎就要与马背脱离了,这马却不跳了,它安静下来,鼻子里打着粗气。

 

周泽楷把脸贴在马的鬓毛上,温柔地笑了。周泽楷下马,把缰绳交给工作人员。

“这匹马不错吧?啊,性子烈是烈了点,没想到兄弟你行诶!”那大叔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夸赞到。男神腼腆地笑笑,轻声问:“马……有名字?”

大叔摸摸下巴,道:“那肯定的,卖主说,这匹马叫孙翔,不好调教,叫我们小心点。”大叔说着,脸上露出了神往的表情:“你知道哪是谁吗?中国年轻一辈最好的驯马师!肖时钦!”大叔大力地拍周泽楷的肩,说:“要成为最好的骑手啊,首先得有一匹好马!”

周泽楷看了一眼孙翔,腼腆地摇了摇头,往江波涛那边去了。

 

孙翔累了,倒不是筋疲力尽,周泽楷从那边飞奔过来跨上他的背只用了短短几秒,黑色的外套划过他的视野时,孙翔以为是肖时钦来看他了。他见过的骑手不多,见过的最优秀的骑手就是肖时钦,赛马的生涯才刚刚开始,就在国际赛场吃了瘪。

他抬起马掌嘶鸣是在欢呼,他以为下一步就该到草原上去好好跑一圈了,可周泽楷一直在拉马绳。这激起了他的不满,于是孙翔极力想报复背上的人。可那人给他的感觉太棒了,孙翔几乎要被驯服了。

现在他才看清周泽楷的面容,很英俊很内敛,跟骑在马上那个暴力而又充满了征伐感的男子一点都不像。他在心里狠狠地记了这人一帐。

不耐地偏头高声嘶鸣,孙翔跺了跺脚,鬓毛甩得跟波浪一样。他克制不住自己去看周泽楷,克制不住去想那双手拽着缰绳的感觉。那感觉比肖时钦还棒,肖时钦的手都未必有那么有力!

恰好周泽楷也看向孙翔,他向这匹马笑了笑。

孙翔突然挣脱了工作人员,向周泽楷跑过来,起伏的英姿让人又想起那天,犹如舞蹈般的骑术。

江波涛吓了一跳,没回过神来就被周泽楷一把推开,孙翔冲到了原本江波涛的位置,周泽楷在江波涛的惊呼声中再次上马。

这回孙翔没有在原地傻跳,他疯了一般带着背上的男人向栏杆外跑去。

那外面是广袤无垠的草原,是他渴慕已久的自由之乡。他只想有一天能踏上那片土地,回到梦幻般的天堂,候鸟在夏季的草原的天空飞翔歌唱,原野上的动物成群结队。会有凶猛的野兽隐藏在草丛里,冬季的野狼也是成群结队的,马群会因为没有草吃而迁徙,牧民们把整个家装在卡车上,到有草场的地方安家。

 

孙翔越过护栏,就像在障碍赛上做的那样。他深呼吸,全部的精力都在面前最后一个护栏上。眼睛又开始模糊,明明已经痊愈的伤口仿佛在隐隐作痛,前马掌已经抬起,一切都像赛场上那样顺利。

可他跳早了!

这是农场不是马场!

那不是赛场上圆滑的栏杆,而是捆着荆棘草的栅栏!

孙翔绝望地嘶鸣,马掌不停地乱蹬。原本趴在马背上的周泽楷却猛地向后挺坐起来,他给了孙翔一个向后的力,使这匹马几乎九十度直立。

后腿仓促地向后倒了几步,孙翔好歹反应过来,使自己平安地落了地。惯性甩得周泽楷从马背上滑下来,他紧紧的抱着孙翔的脖子,不使自己掉下去。周泽楷以为自己可能会被这匹受惊的马拖死,却就这么吊在了马身上。

他跳下来,孙翔正用那双干净的浅棕色的眼睛看着他,轻轻地摆着头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周泽楷听到了他传达的友好,凑过去贴了贴孙翔的鬓毛。

 

江波涛拍了拍心口,安抚了自己快停止跳动的小心脏,走过去。这周泽楷和孙翔有三长两短他可都得负全责!要真出事了不光周泽楷爹妈那关不好过,连自己老爸都未必放过自己。

工作人员也跟过来,再次将孙翔牵走。周泽楷制止了他,自己牵着孙翔往马棚走去。在休息区换上马裤,马靴,戴上手套,周泽楷此时看上去就像是个东方贵族。当他看向在一旁等候的那匹高头大马,脸上的柔情几乎要融化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爱上了这匹马了,他想和这匹马一起到草原上去,奔跑,跑到他们都再也跑不动了,就慢慢地走,在小土坡上看草原落日,晚上回家去吃晚饭。

他想孙翔不会拒绝这个请求。

事实上孙翔真的不会拒绝这个提议。

 

目光交汇的那一刻,江波涛觉得自己看到爱情的种子被种下了,这比周泽楷是同性恋还要令他崩溃。


评论 ( 1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