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周翔】混搭 A周队 X 哨兵翔 (正,一)



》》》

不负责任的我又来了。

谢谢围观。

以及,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放去了贴吧,同样谢谢围观。


前面有传说的序章和序章,这里就不放链接了。【因为冷



》》》


 

孙翔做梦了。

 

大概是噩梦吧,半夜的时候他被吓醒了,眼前一片黑暗,房间里只剩下了他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血液在血管里奔腾的声音,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声音了,他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感知范围,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整个轮回是如此的安静。他能隐约听到隔壁的杜明嘟嘟囔囔的说话声,估计在做梦,他还能隐约地感受到一个有力的心跳声,来自他的对面。

 

是周泽楷的房间!?

 

一副巨大的地图瞬间在他的脑内展开,每一个拐弯都标得清清楚楚。孙翔猛地清醒了,回想起自己的梦来。

 

他梦到了自己原来的世界,他梦到了自己的男人,他想到周泽楷,就忍不住的想到血与火的战场。那些可怕的东西早已刻进了他的骨髓,连同他对他男人的那份爱。

 

他的敏感和紧绷的神经都没有能够得到一丝一毫的满足,当黑夜降临时,他又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他的属于多年以来养成的敏感的神经简直让他无法入睡。孙翔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里,闭上眼睛深呼吸,沉浸在神经的高度紧张里,他的大脑不得不自己给自己找点事做,地图继续延伸着,精化着,他甚至是隐约的想起了杜明手机主屏幕上图标的排列顺序。

 

离开了联盟总部的特殊磁场,没了周泽楷,他是不是要每天晚上都这样度过?

 

孙翔已经来这里五天了,他一直在避免与周泽楷单独相处,他也不与周泽楷打招呼,他怕自己忍不住会走过去与他行贴面礼,还有早安吻和晚安吻,他和他的周向导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见面礼,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躲在周泽楷的身边,露出像疲惫的狮子王一样的眼神,把头枕进他的臂弯,就像狮子缩回他堡垒的最深处。

 

孙翔不得不从床上爬了起来。

 

其实他在天台上把周泽楷压倒的时候心里只想吻他,他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样,他只知道吻上去就够了。可是没有。他无法把他当成自己的周向导,他根本就不是周泽楷。

 

他根本还就不知道周泽楷怎么想啊。

 

孙翔穿上拖鞋开灯,抱着外套出门,小心地关上灯和房门,向着训练室走去,现在是晚上三点左右,以宅男们的睡眠情况来看,他只要在训练室等上五个小时或者是六个小时,就可以看到那群傻逼叽叽喳喳的进来,然后他就可以退掉孤独的外壳,加入到傻逼的行列里。

 

他本来就是傻逼啊,巨大的孤独把他变成另一个傻逼。一个孤独的,反社会的傻逼。

 

孙翔已经几乎可以确认自己在这个世界会停留多久了。或许是几年,几十年,亦或是,永远,当然也可能是某个契机,比如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荣耀,比如他在这里的第一个家,比如……

 

孙翔捂脸,为自己忽然间的羞耻心爆棚感到不太科学。有什么不好意思想的啊翔哥哥?孙翔在心里唾弃自己。要是真把人搞上了床,洞房花烛却是他回去的契机,那位bate孙翔要怎么办呢?大骂自己荒淫无耻吗?有用吗?

 

忽然好想试试……

 

胡思乱想倒是很有效的赶走了内心的傻逼和孤独的小孩,孙翔闲不住,把办公室稍微腾了腾,把所有的椅子都堆到角落里去,打开了墙上的大电视,熟练的放了几首音乐,这世界大多的娱乐还是跟他们一样的,只是少了他们内部人士自己的狼哭鬼号。

 

最后孙翔看着密密麻麻的线,放弃了挪桌子的愚蠢想法。转身随着音乐起舞。他已经很久没跳过了。在成为真正的哨兵之前,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位舞蹈老师,就是开舞蹈班挣小钱的那种。偏偏就是在肢体劳动上很有天赋,去参加市里的舞蹈比赛,却被一群黑西装带去了联盟里,从此生活就乱七八糟。

 

跳舞就像是本能,像战斗一样的自然而然。

 

当死宅们从床睡眼惺松地打着哈欠推开门的时候,孙翔的音乐和舞蹈进行到了末二位的毫无羞耻心的虎视眈眈,最末位是那首调子很高很爽快的威风堂堂。

 

孙翔被忽然进门的周泽楷吓了一跳,打了个趔趄差点跌在地上。无辜的枪王大大被江副毫不客气的推了进去,杜明探进头来,惊呼一声,被江波涛按着头塞回去,一回头却听见枪王先生无比诚挚道:“跳威风堂堂,好看。”

 

江副吐血。什么鬼啦……虽然他也想看威风堂堂。

 

吴起推着杜明和他的小白旗进来,正打电话跟老婆秀恩爱的方明华忽然被抽走了手机,江波涛熟练地跟嫂子道着早安温和好听的嗓音引得嫂子频频要来轮回闲逛,方明华怒,江波涛却说了拜拜挂电话,还要故意在他面前转一圈。杜明大声赞扬江波涛的腹黑,被方明华揪了耳朵。周泽楷看着他们笑,仍然惦记着威风堂堂,孙翔蹲地捂脸,伸手去摸遥控器,遥控器却在周泽楷手里,他一抬头,就看到大家对威风堂堂强烈的爱。

 

要爱自己去跳啊!这是孙翔此时的内心。

 

不要怂,就要干!众人用眼神鼓励他。

 

鼓励你娘啊……孙翔认命,起身打节拍。不对,自己为什么要迁就他们啦!

 

他用力踩起每一个节拍,骚气满满的舞蹈硬是跳的刚劲有力,小时候老师说他跳的好,但只适合跳很男人的那种,稍微柔和一点的就hold不住。每一个鼓点就像是打在心上,像是战场上的狂舞。老师说你不是战士真是可惜了,然后,他就成了哨兵。

 

老师,您这算是乌鸦嘴么?

 

孙翔躲在了桌子的后面,用手擦去脸上的汗水,把刘海拨撩到头顶,清清的吹气。虽然好像并没有什么羞耻的,可是你们那一脸猥琐的“再来一遍”表情是什么啊!周泽楷带头鼓起了掌,江波涛把灯打开了,方明华把孙翔从桌子后面抓出来,杜明挥舞着小旗子独自营造出了群魔乱舞的氛围,吴起把滑椅一张一张的推出去,孙翔一张一张接下来,把滑椅摆在相应的位子。

 

三分钟后,训练室又回到了原来的模样,只剩下了大电视还在播歌,被周泽楷恶意的换成了威风堂堂。杜明一拍大腿惊呼:“我去,忘了录像!”江波涛一转头眼神诚挚无比:“再来一次吧!”

 

难道你们还身兼网络视频制作?孙翔表示心累。

 

意外地获得了会跳舞的翔哥,可是日常训练还得继续。孙翔立马就蔫吧了,靠着椅子把腿交叠放在桌子上,一脸的天要亡我。周泽楷的手越过他的腿插上了一叶之秋的卡,又推了推孙翔的头,从他光洁的额头滑下。孙翔不满的撇嘴,伸了个懒腰,把腿放下,紧绷的身体充满了力量,宽松的衣衫随着肌肉而动,露出一节紧致的腰。

 

周泽楷伸手捏了捏,手感真好。孙翔冲他吹口哨,挽起袖子给他看自己结实的手臂,顺手握住他的手腕,手指沿着他的小臂往上摸,摇头叹气。周泽楷看着他带这些小得意的眉眼,一双眼睛低垂着,嘴角上扬。

 

真好看。真好看。

 

孙翔的脚在地上打着拍子,嘴里嘟嘟囔囔的嫌弃着他满胳膊的软弱,却捏的欲罢不能。周泽楷的视线顺着他的脚往上,心里默默赞叹,真是长腿,还够细,够有力,符合他的审美标准。

 

周泽楷在自己心里的小本子上记下这一条。

 

他笑着抽回了自己的手,推了推孙翔的头,示意他转过去练习,孙翔又瞪他,周泽楷装着板起脸来:“明年夏天,让你上。”孙翔大呼饶命,转身去摸键盘,然后认命。周泽楷噗嗤笑了。

 

他坐回自己的电脑前,眼睛却不自觉的看着孙翔。他算着自己的发情期,觉得应该回去吃药。


评论
热度(9)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