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先知四

几分钟后我们坐在圆桌边,严肃地打纸牌。身后的浴室亮着灯,传来哗哗的水声。那是宁海在冲澡。从半透明的浴室门我可以意淫出他姣好的身体曲线,晶莹的水珠滑过他的皮肤,乳白色的泡沫在他的皮肤上留下痕迹。

啊,想象力丰富的好处啊!

我发出了奇怪的笑声,引得老二也发出了奇怪的笑声。大概也是意淫到了一样的场景吧?或许比我还要具体些。毕竟我还没有勇闯过男生浴室。男生宿舍倒是有,不过这男生宿舍整洁的不太像是男生宿舍啊。

跟宁海一块来的那个高头大马一脸“我了解”的表情,也跟着笑起来。我们的笑声一个比一个大,盖过了浴室的水声。大马把长腿翘到桌子上,运动裤顺着古铜色的大腿滑下去,我能看到他深蓝色的内裤边。于是我笑得更大声了。

灯突然灭了,浴室里传来一声愤怒又痛苦的“滚”,玻璃被打碎的声音清晰入耳。

我吓了一跳,停止了大笑。浴室里的骂声还没有停止,还夹杂着一丝粗重的喘息。我突然有些不详的预感,老二已经“蹭”的站起来,转身向浴室冲去。

“小宁!”没想到大马比我们还紧张,他把老二推到一边,没有侧身撞门,只是轻轻一推,门开了。宁海有洗澡不关门的习惯?我怎么不知道!

他蹿了进去,就在这时候灯偏偏亮了起来,大马的衬衫被他披在宁海身上,被水浇透了。该死,还好是深色的衣服,否则我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宁海低着头,喘气的声音令人担心。

我先看到他修长的腿上的抓痕,才注意到他紧握着的手。

我想我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发生,只不过有人隔着窗子跟他说了几句话。

小海在惊慌中把洗脸池上的玻璃瓶向声音的方向投掷,玻璃瓶摔碎了。

我蹲过去,隔着湿衣轻轻顺他的脊背。本来这种情况我是得回避的,但现在我别无选择。大马想把水关了,被我制止了。我把水温拧低,慢慢凉水就下来了。我把另一只手放到他膝盖上,敲他的骨头。宁海的脸红得很不正经,那双眼委屈得都快哭出来了。

我听到窗外低低的笑声,小海猛地痉挛。

别怕,没事了。我安慰他,他慢慢挪到我怀里。我安抚性地抱抱他,站起来把水关掉。大马接替了我的位置,我推着老二出来了。老二给我比了个手势就出去了。

本来很热烈的气氛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浇得一点不剩。胸闷的感觉渐渐把我淹没。

宁海的状况固然令人担心,大马的反应也有些不自然的地方,但那个人才是最危险的。只有那个人的声音,宁海才会有那种反应。他也不是没开苞的处,不会这样的。

除非过去回来了。

那些过去来找我们了吗?这次第一个找到的偏偏是宁海。我不知道为什么是他,想着想着我想起纵横在右腿上的疤。

大马抱着宁海出来了,他把我这不省心的弟弟放到床上,给宁海裹好被子。孩子的脸还是红,手指还掐成一团。

嘿,我笑,对着那高头大马勾勾手指,兄弟出来,问点事呗。大马低着头看着我弟弟的脸,嘴唇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直到宁海停下了颤抖,才站直了,对我露出一个憨厚阳光的笑容,说,姐,这就来。

我要说什么?我想知道什么?

这些我统统不知道。我连他们之间的关系都是今天才知道。这姐姐当的可真是称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