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周翔】混搭(ABO X哨向)

》》》

这是一个混乱的故事,他原来的名字叫做《逆流而上》。还有多少人记得呢。

我有一次在lof看到了另一个名字一样的,所以草率的改了名字。

这本来就是一个混合的两个世界。




》》》

对于我上次的失误我深感抱歉。

如果可以接受我这个犯二lo主,就请。

向下。



》》》

他的(一)http://tianzibaiyi.lofter.com/post/1cad0301_75d3ba9


》》》





孙翔随随便便的熟悉了一下键盘,后退,毫不放水的直直的前行。周泽楷皱眉,看不懂他唱这哪出,就像是完全没有接触过荣耀一样。他跑了神看了看对面人的表情,孙翔半张着嘴就像是在吞食。


孙翔紧盯着屏幕上的两个小人,一叶之秋跨越了大半个地图,一脚迈进了一枪穿云的射程,一枪穿云拔枪,一叶之秋忽然就地打滚,滚进一枪穿云的视线死角,子弹擦着石头角弹飞,一枪穿云转换视角调整占位,倒飞枪向一叶之秋的方向划去,轻巧的落在高处,一个转身滑铲,一叶之秋后退半个身位落风斩起手,一枪穿云结束了滑铲拔枪。


第一次对上。


之后就完完全全的开始对打,各种技能各种特效满屏,虽然没有双花那么的炫目缭乱,但是今天的孙大大明显不太对劲。


最后孙翔攒下了一个伏龙翔天吞了一枪穿云,以微弱的血量勉强的取胜。


而周泽楷泽明显有放水嫌疑。叶修觉得现在的小朋友放个水都这么不专业,不开心。孙翔小朋友并未在频道里吵吵嚷嚷的,到是更让叶修感到意外,不过孙翔技术上的各种失误简直是有些丧心病狂。


孙翔放下了鼠标揉了揉手腕,看了看对面一脸沉静的周泽楷,裂了咧嘴,周泽楷冲他露出一个友善的笑脸,孙翔开口:“周泽楷,谢了。”他也能看得出来周泽楷放水,他知道自己技术没这么好。


没输的很难看全托周泽楷的。


江波涛拍了拍孙翔的肩膀,评价道:“打的不错,就是有点蠢。”杜明听着江波涛的评价愣了两三秒,哈哈大笑起来,原本并不可笑的一句话愣是被他笑出了气氛,孙翔怒,一甩耳机,大喝:“杜小明你笑什么笑!爷爷给你活动活动筋骨!”杜明立马躲去周泽楷那边,冲着他吐舌头扮鬼脸。孙翔把耳机从脖子上取下,摔在桌子上,一拧手腕按着桌子直接翻过,两条长腿在空中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稳稳的跨上的了杜明的肩膀,在江副队心累的制止声中,孙翔放弃了接下来的动作,同时,心里略略欣喜。


最起码,他的打架水准要跟这些吃香喝辣宅在家里的男人们好多了。最起码大爷也是战场上下来的啊。


不过孙翔那短短的几个字对于不明真相的诸位观众来说确实炸了。这还是他们的孙少爷吗?什么时候学的这么乖了我怎么不知道!


然而对于轮回来说,忘了提醒孙翔他没有下麦,是一个小小的疏忽。


而孙少爷的游戏竞技,还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围观呢。



只是他后知后觉的在身上磨破了皮感到疼的时候才发觉这件衣服的面料不够柔软,于是又陷入了自己到底是不是爷们的人生思考。唉,真难伺候。



孙翔又一次逃避了训练。在陪着大家一起看了以往那么多场自己的战斗录像以后,他再也不想踏进那个训练室了。他当然也知道自己技术与那位相比不知差了多少,却不想在这上面费哪怕一点劲。他总觉得自己的天职是战斗,可是那个小小的屏幕小小的一叶之秋晃瞎了他的眼。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自己不就应该承担起一叶之秋这张卡吗?


那个世界的自己,是在迷惘,还是已经决定好了自己的路?


这里是轮回本部写字楼的天台,今天天气尚好,风轻云淡,他趴在栏杆边上享受着这无与伦比的安宁,这个世界的天空是蓝的,空气中没有任何暴力因子,只有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吹来一些浮躁和不安,却还不足以搅乱他的心神。


没有战争,最起码在这个城市里,没有犯罪,没有看得见的暴力血腥,是所有哨兵向导理想中城市的模样,这样的城市在那个动荡的世界也只是奢望。


所以上天给了他多么美好的礼物。只是终有一天会收回。


他闭上眼睛,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翻滚着以前的画面,鲜血飞溅,手中长枪轮舞炮火交织,战场的天永远都不会亮起来,被满地的鲜血印的通红。穿越之前的最后一战虽是与叶修,两人却都是刚从战场下来。


域外战场的天永远是灰的。


孙翔在天台上转了两圈,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开始练拳,矫健的身形起起落落。


忽的,风起,天台的门开了。周泽楷钻了出来,揉了揉眼睛。他刚从十几楼爬上来,此时连腿都抬不动了,终于结束了爬楼梯的艰难困苦,他蹲下来揉了揉小腿,让一个死宅爬这么多楼真是辛苦了呢。可惜的是江波涛以一种“这事慢不得”口气去了厕所。所以到底哪事慢不得?


他还是没有等电梯。


周泽楷一抬头,就看到了孙翔,孙翔好像在练一套武功,看在他眼里就像是舞蹈一样。他一直很羡慕会跳舞的人,现在,孙翔又多了一项让他羡慕的东西。如此轻盈,如此活力。


实际上是一套杀人拳,招招致命,步步封喉。因为死亡所以美妙。


“孙翔。”周泽楷抬头活动了活动脖子,笑看着孙翔,他站直了身子伸了伸懒腰,向着孙翔走过去,他把手放在胸口粗重的呼吸着,刚刚爬楼梯的疲惫还是没能缓解过来,而紧身裤着实是有点难受了。或许是要考虑着买套运动服了……嘛,死宅要运动服顶个鸟用?“下去吧。”他把两只手插进兜里看着孙翔舒展了身体甩出最后一招,冷不丁的狠狠蹬地发力窜向了自己身前。


孙翔伸开了手卡住周泽楷的脖子,身体的惯性带着两人向后倒去,周泽楷完全没能反应得过来,脑子里只剩下了磕在地上之后那一声闷响,孙翔早在半空强行转身,重重的落在地上,孙翔活动活动脖子看着这个男人,周泽楷的眼睛里是忍不住的笑意。


周泽楷刚刚叫的那声“孙翔”就跟他的那位向导周叫的一模一样,一瞬间的恍惚让他觉得自己回到了从前。


只是这位周泽楷到没能躲过他的袭击,到是有些没意思。


“孙翔,”周泽楷拍拍孙翔的手,笑了起来:“训练。”孙翔撇嘴,恼道:“笑屁啊,笑什么笑!”周泽楷笑得真好看,孙翔伸手狠狠地在其头上揉了揉,男人的一缕发丝穿过他的手缝跳了起来。孙翔揪着他那撮呆毛拨弄了拨弄,露出笑容来。


“比赛,你上吧。”周泽楷说,他把两只手交叠在胸前,抬了抬眼看着孙翔,男人的笑脸跳进眼里,孙翔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撇开了嘴。


“我不行。不会。”孙翔耸耸肩膀。他不露声色的松了手,避开周泽楷的视线。他坐下来抱住了腿,心里又开始恍恍惚惚。


周泽楷爬起来,从口袋里抽出一把小巧玲珑的长枪递向孙翔,那一把精致的小枪在阳光下微反着光,明晃晃的。“喜欢吗?”周泽楷晃了晃,问。


孙翔伸手去接了过来,放在手里把玩,这是一把缩小的却邪,做的倒是十分精致,花纹也毫不含糊。喜欢。他想。


孙翔咬了咬牙,乐呵了:“打不好可别怪我!”

评论(4)
热度(29)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