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莫斯科有点冷,第三部分,六



多少一起吃过了点苦,也知道有事护着对方,多少明白不该逞强时就别站出去,该缩着时就乖乖呆在后面。管他什么友情爱情贵族的荣耀,大概你能做的就是呆在能打的人后面。

恺撒看了看楚子航的背影,这个中国男人挺直了腰,隐隐约约的面部轮廓强硬得就像在说敢出来一步就先切了你。他低头哑然失笑,他们都曾经为对方做过同样的事,也都焦虑地缩在对方身后过。但突然有一天那些畏缩都变得心安理得,有什么东西悄悄地滋生了。

恺撒蹲下去放下刀和枪,慢慢地挽起了袖子。本来就没有愈合的伤口因为刚才剧烈的拉扯又开裂了,血液流出来浸透了腕上缠的纱布,浸湿了袖口。鲜红的颜色在深色的布料上并不显眼。恺撒麻利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卷纱布和廉价的消毒药水,他用狄克推多小心地将纱布割开,将碘酒小心地倒在伤口上。酒精刺激得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创口猛地疼起来。他开始将纱布慢慢的往上面缠,一圈一圈缠得很快很潦草。

恺撒一直用言灵注意着另外四个人的心跳声,噪声和痛觉干扰了他,恺撒只注意到楚子航渐渐趋于平静的心跳,却没有注意张彦青缓慢但变得浮躁的心跳。


“大概你也能明白这种感情吧?被希望一次又一次打进绝望的心情,我也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但后来我掌握了权利,就不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本来那个时候我就要死了,但我活着出来了。或者说是新生。我以为我重新拥有了一切,但命运又一次捉弄了我。只有我是完整的。他们都死了,他也会死。被变成了死人可却还活着。他随时都可能暴走,对,就是你想的那种暴走。随时都可能死去。

“按照你们的方法他大概在太平洋中心的哪个孤岛上吧?我们中间隔着万里重洋和坚固的金属栅栏。我不能离开他。本来他也是能和次代种抗衡的混血种里的佼佼者,但现在连黄金瞳都不能点燃,甚至连A级的混血种都无法从容应对。他就像个人类但血统比你们的那个楚子航还危险……”

路明非头顶上传来路鸣泽的声音,他挣扎着翻眼看到路鸣泽就跪在他头顶,炽烈的黄金瞳摄人心魄。他的双手乖乖的放在膝盖上,就像个做错了事被训斥的小孩。路鸣泽嘴里念着不属于他的台词,语气死板板的没有一点起伏,但听上去有那么严肃和无奈。路鸣泽看到路明非的白眼,突然笑了笑,他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路明非的额头。他的碎发垂下来骚的路明非想打喷嚏。

路明非死死地扣着缪的手指,努力让自己呼吸容易一些。他嘀咕:“我要是你老师一定会让你站出去!读成这样!”

路鸣泽笑他:“要是哥哥你的话就不只是站出去了,我还得出去罚跑呢!”

“还不快去!”路明非嚷嚷,“既然来了就好歹帮帮哥哥我搞定这家伙呗?”“收费的。虽然呢在这段时间里我做了一些你不想看到的事,但我们的那个契约终归还是有效的,四分之一生命,带这家伙带剩那俩龙王带完任务流水线包售后服务,一切扼杀在摇篮里的话龙王还是很好弄的,完成之后我还可以带你坐坐亚欧大陆桥搭讪美女,没准还可以收获个女朋友你的人生就圆满啦,然后等那天我就来收割你的灵魂,还可以提前预报时间给你个心理准备的时间,你还可以安排安排后事。”路鸣泽的语气还是那么市侩,还有点眉飞色舞,就差手舞足蹈了。“你看我这么好个推销员,谁知遇上哥哥你怎么死脑筋的顾客。以我的口才都能让瞎子买眼镜了,你还……”

路鸣泽装模作样的摸了摸鼻子,抹了把眼泪。路明非真想伸手时掐死路鸣泽,可他的胳膊伸不过去。“你刚刚还吃我豆腐呢!我堂堂一个直男要在这陪你这个变态玩什么亲吻游戏真的是恶心到了,不考虑给点顾客福利比如把我的血和气都加满顺便附赠神队友辣妹音乐?我挂了对你没好处吧?”

“不着急,十个普通用户能抵一个VIP嘞!收你这会够我收十几个普通人了!”路鸣泽眯起眼睛笑了笑,声音平静下来,“但是我们还是在一起的啊,明明都已经闹成这样了,哥哥你还是会向我寻求帮助哎,看来我在你心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考虑考虑,要不要交换?”

“没悬念吧?免费我就换,不免费麻烦你快放我回去我自己努力,还有,为啥你召唤我也不弄个舒适点的环境?”

“因为经费不够所以没别的地图可选了……”路鸣泽佯装无奈地摊了摊手,他又弯下腰凑近路明非的脸,他们俩的眼睛对在一起,都死死的瞪着对方,跟玩游戏似的。路明非看到路鸣泽的眼睛里映着的自己的眼睛,努力地想看到自己的眼睛里的路鸣泽的眼睛,他感到有些疲惫和眩晕,路鸣泽的声音又响起来,“不过看在这份上我还是帮你一次吧,下次就不会再免费了。”


路明非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不再是温顺的深褐色,金光闪耀。“你还好吗?老朋友。”


-电脑坏了所以不开心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