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莫斯科有点冷,第三部分,五

路明非急了,他当然知道这俩人是要逃走了,他得跟上去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虽然他经历了一次类似于涅槃的东西,但他没有多少格斗经验,之前一直念叨的格斗课他是真的一节都没有报……每个本用来在教室里挥洒汗水的下午路明非和芬格尔坐在上铺的床上戴着耳机联机打游戏或是刷论坛,十指如飞在狭小的宿舍里挥洒汗水,不知道有多少篇新闻稿在他们电脑上传来传去润色润色再润色,多少小道消息被他俩捅的满天飞……

其实路明非并不热衷于传播八卦这项工作,不过芬格尔说了只要帮他写新闻稿就还他早饭钱午饭钱晚饭钱夜宵钱等等,还在月末截稿时给他发工资。反正那家伙还没兑现就是了。那家伙只是大力的拍着路明非的肩膀不住的夸赞他:“不愧是我看中的人!你很有天赋嘛!看这比喻!看这抒情!不愧是我的……”但路明非愤怒的将平板摔到了芬格尔头上吼道:“我的钱呢!”于是他们的谈话不欢而散。

所以路明非就“忍痛割爱”地放弃了格斗课……

他发誓真的不是因为不想去!

所以就导致他现在还是一枚战五渣,一项格斗技能都不会……面对这个优雅的像贵族一般的老俄罗斯人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对方的力量跟他几乎不相上下。他隐隐觉得自己也像一些死去的朋友们一样变成了怪物,那这个家伙又算什么?他也是怪物吗?

都已经变成这样的怪物了他还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活下去追追自己喜欢的妹子,我只是想活下去看看我没看完的新番,我大学还没毕业还没和小姑娘牵过手啊!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上我……路明非扯了扯嘴角面无表情,他被俄罗斯男人掼在地上,男人掐着他的脖子骑在他身上。路明非挣扎着抬起手试图攻击男人,但男人的手臂太长了。

 

“要不要来交谈交谈?我们互相各取所需。我并不想跟你们有任何不愉快的接触。”黑发的看上去很温和的男人扶了扶眼镜,无奈地笑了笑。他把眼睛眯成缝,微笑的嘴角看上去像个孩子。可对方紧追不舍,没有给他留下一丝喘气的机会。男人不得不狼狈地躲闪,他并不自信自己能单独抗得下两个A级混血种的攻击,更何况还是北美优秀的学生。

他不得不把目光从这个一言不发的中国人身上转到了那个骚包的意大利人身上。他本以为看在同乡的份上这家伙能停下来让他喘口气,但现在看来没用处。

“恺撒兄能劝劝你的朋友吗?我们可以谈谈。”张彦青弯腰堪堪躲过楚子航的村雨,锋利的日本刀割断他一缕头发,差点刮下后颈皮。张彦青顺势蹲下来扫堂腿将楚子航绊倒,又跳到了后面。

“我也觉得我们可以谈谈。我们只是想过去,而你只是要阻止我们过去。”恺撒耸耸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他迅速地在双手的沙漠之鹰中填弹,瞄准了张彦青。“我们可以变通一下,你告诉我们别的通往那里的路,我们可以给你你要的东西。当然承受范围内。就比如要楚子航给你擦地板不可以,再比如让我告诉你我父亲所有情妇的名字我办不到。”

楚子航瞪了恺撒一眼,站起来握紧了刀柄。恺撒无辜的笑了笑,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张彦青看着他们俩的互动,笑道:“两位还真是默契啊。很可惜除了这里没有别的路了。”他将双手背在身后,慢慢退到通道里。“恺撒兄能告诉我你们在找什么吗?作为交换我也可以告诉你们我背后的是什么。”

“没什么商量的余地啊……”恺撒道,他歪着脖子在大衣上抹去了汗水。

“路明非。”楚子航道,他看着张彦青的脸,黄金瞳咄咄逼人。“你并不擅长搏杀,所以才一味避战。你从一开始就没有进行攻击,是因为力量或是某些原因,你无法对我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攻击只会白白耗费体力。”他停了一下,看向漆黑的甬道内部。“你有援兵吧?他们就快到了。”

“是啊,所以我才想和你们交谈一下。如你所言我确实不擅长搏杀。对上全盛时期的你们根本不行。别说两个,就是一个我都撑不过三十秒。”张彦青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认得很坦然恺撒仿佛看见他的眼镜闪了一下,露出了名侦探柯南般的阴险笑容。“但你们并没能拿下我。你们很急,本该全力以赴的尽快结束战斗。两个人也没有拿下我,你们已经不敢用全力了吧?到现在已经有两分多了,如果是半个月前的楚先生的话,也许我已经不能站在这里和你们说话了吧?那一刀足以削下我的脑袋!”张彦青屈起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别说那一刀,在砍那刀以前我的脑浆就已经喷到你脸上了吧?恺撒兄你的手抖得厉害!腕伤很碍事吧?穿透性的骨折不是那么容易愈合的。”张彦青眼中的光芒突然凌厉起来,整个人的气势都不一样了。恺撒咬紧牙关,努力稳住自己的手臂。他若有若无的扫到自己左手腕部,冷汗直冒。

男人收回放在恺撒身上的目光,看向楚子航。视线停留在他的腰部。“比起这个,楚先生你的腰伤更麻烦吧?这该死的脊椎受损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你的协调性,所以刚才那一刀并没有让我付出多大代价。”张彦青大声笑起来,说着讥讽的话,“要不然我为什么一个人呆在这里?我是猪吗?”他观察着楚子航的脸色,攥紧了拳头。张彦青的手心里全是汗,他做好了躲闪的准备,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楚子航沉腕拔刀,笔直地冲了出去。恺撒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瞄准张彦青,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他并不觉得张彦青会中招,当即弯腰抽出长筒猎靴里的狄克推多,快步跟进。

男人迅速的逃开了,楚子航取缔了他的位置,弗利嘉子弹擦过楚子航的脸颊打进地面,炸开鲜红的血雾。红雾甚至还没有弥散开,楚子航手中的刀已经斩向张彦青的后腰。与此同时恺撒的狄克推多也到了近前,刺向男人的腹部。

一个人影闪到了恺撒面前,银色的沙漠之鹰的枪托杠上了他的刀,撞击力震得恺撒虎口发麻。男人抓住他的右臂,结实的肩膀像炮弹一样撞进他怀里,恺撒觉得自己是在与一只魁梧的黑熊跳舞,五脏六腑都被挤压的出血。与他相比男人显然在力量上更占优势,而恺撒已经没有优势可言了。仓促之中恺撒注意到男人的手指并没有搭在扳机上,于是他果断地扣下了扳机。他的枪里填的是弗利嘉子弹,对于即时战局来说麻醉弹远比实弹有用,这一下中了这家伙就躺了。恺撒多希望这个傻乎乎的家伙中枪,这家伙躺了之后他还可以补两刀。

这家伙的枪中要么已经没有子弹了,要么这家伙并不擅长用枪。不管如何这个魁梧的汉子都不会轻易开枪。子弹在男人脚边炸开,男人身后传来刺耳的刀枪碰撞的声音,恺撒清晰地分辨出楚子航局促的喘息声。他看了一眼被男人挡住一半的楚子航的身影,觉得自己应该排除这个隐患。于是他凶猛的用手肘撞击男人的下颚,用左手去夺男人手中的枪。男人顺势握紧恺撒的手腕,狠狠的往后掰,却惊喜的发现并没有受到多大抵抗。他继续发力准备卸下恺撒这只手。

恺撒根本抵抗不了,坚硬的枪身硌到了他的伤口,腕部的痛感一瞬间麻木了神经,想用力时已经使不上劲。恺撒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他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腕骨断裂。他大力地挣脱右手,狄克推多在手心灵巧的转了个圈,恺撒猛的切向男人的手腕。

男人慌张的放手准备抽身离去,狄克推多已经划破了他静脉处的皮肤。暗红色的血慢慢的挤出来,弥漫了半只手。男人后跳了几步退回到张彦青身边,恺撒也踉跄的后退几步,不可抑制的向后倒。楚子航飞奔过来握住他的手让他站稳。

恺撒看着楚子航的眼睛无声的笑了笑,捏了捏楚子航的手。

刹那间黄金瞳中的温柔泛滥,楚子航放手,转身站到了恺撒前面。

---------------------------

这一章我是不是可以打个恺楚的tag……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