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莫斯科有点冷,第三部分,四

 

怎么回事!

安吉列惊恐地瞪大了双眼,他踉跄的后退了几步,腿抖得几乎站不住。手中的枪掉在地上,发出闷响。一只坚强有力的手臂托住了他,杰西满脸戏谑,拧了安吉列一把。

他确实什么也没有看到,安吉列一米八几的高大的身体将他的视线挡完了。他只听到了类似巨虫爬行的声音,但巨大的虫子还真的没什么好怕的。杰西才刚从楼下爬上来,就看到安吉列如此惊恐的模样,想着嘲笑嘲笑他。

但他扶住了安吉列却没有抓住他,安吉列被重重的摔到地上,白色的丝线缠上了他的脚,沿着他的身体慢慢向上爬,把他往炼钢炉拖。

那些白丝缠的很紧,勒得安吉列骨头都快断了。仓促中他紧紧抓住扶手,捡起自己的枪向下射击。

但那东西吃掉了子弹!子弹陷进白色的茧中,融化成铁水。烧红的炭火也冷却了,茧在吸收它们的能量。

白丝划破安吉列的皮肤,大力的将他往下拽。殷红的鲜血顺着它们流下去,可他们依旧白得像老太婆顽固的白发一般。他被以一种极为扭曲的姿势卡在楼梯扶手的缝隙间,白色的丝线紧紧松松,就快要把扶手绷断了。

杰西扑过来拽住他的手臂将他往这边扯。白线瞬间爬上他的手臂,将他们两个紧紧的连在一起。安吉列看着杰西慌张的脸,突然笑了。他摊开手掌,将手心里那只黑紫色的药剂给杰西看。

”笑屁笑!“杰西大骂道,低头叼起那只药剂,用力把它咬碎。药液全部灌入口腔,他猛地亲吻了安吉烈的唇,也不管嘴里残留的玻璃渣。

接吻的时候杰西死死的盯着安吉列的脸,看着他的眼睛变成炽热的金黄色,乌青的鳞片爬上他的双颊。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腕的那双手变成了锋利的巨爪,嵌进肉里。白丝被绷断了,杰西跪坐在地上,狡黠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只针剂注射进大动脉。

他站起来站在安吉列背后,感受着体内沸腾的龙血。他还不想明白他们到底招惹了个什么样的怪物,进化药给了他极大的自信,令他相信他们能杀死这个东西。

他跃起,直扑那个巨茧,企图撕裂那个东西。但一只人类的手穿过重重包裹的丝线,掐住他的头盖骨,轻易地令他动弹不得。安吉列尖叫着扑下来,直取那只纤瘦的手臂。

但他并没有给那东西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那只手臂坚硬的就像金刚石。

杰西被它当做是武器狠狠地砸在安吉列脸上,将他们都摔到一边。

又有五根手指钻了出来,将白茧撕开一条大的裂缝。一个人坐了起来,又慢慢的颤巍巍地站起来。路明非的脸还是那么难看,或许比以前更难看。皱皱巴巴的皮肤贴在他的身体上,像是刚从母亲子宫里钻出来的婴儿。他转过头来看到杰西和安吉列像极了死侍的样子,哆嗦了一下。但他突然感到体内无限的力量,便又嘿嘿笑起来。

安吉列从未感到如此的无力,他们之间力量的差距就像是小孩子和日本相扑选手一样,不需要多少力量就可以压死他们。就算他们进化了也只是个废物。

他们就将要死了,安吉列看看身边咬牙切齿的杰西,也摆出一副呲牙咧嘴的表情。

 

“刺啦——”

一个灰色的人影冲了过来,他手上竟只拿着一把铅笔刀。那把铅笔刀被他插进炼钢炉的四壁,然后他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眨眼间又转回原点。就像切豆腐一般,他平滑的切出了一个圆周!来人将切掉的部分掀到一边,发出一声豪爽的笑,笑声落下的时候他手中的刀已经插进了路明非的脊椎末端。

“噢噢噢!”路明非吃痛,反手抓住了背后的握着刀的手,大力地狠狠地拧。他握着来人的手将刀拔出来,将来人摔到自己面前。他放开手,连忙向后退了十几米。

穿着灰色西装的俄罗斯人爬起来,优雅的整了整衣角。他白金色的发沾上了黑色的炭,白种人的面庞似乎在那里见到过。

摔!每个白种人他都觉得似曾相识好吧!谁来告诉他他真的不是脸盲!路明非对自己绝望了,他四十五度角仰天,不,仰天花板思考人生和理想。

俄罗斯人并没有给他多少思考的时间,再度冲了上来,坚硬的拳头砸在路明非腹部。路明非居然并没有感到多大的痛感,他条件发射的挥拳还回去。他的手腕被俄罗斯人抓住,狠狠地摔到地上。俄罗斯人的另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制服。

路明非抠着男人的手给自己制造一点呼吸的空间,看着男人的脸,他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中国人的脸。于是路明非毫不犹豫地一拳砸在男人脸上,抬脚将他踹到一边,猴子一样翻身跃起。

俄罗斯男人在空中转身,那把铅笔刀又出现在他手中,他屈膝蹲在天花板上,俯冲过来,刀锋贴着路明非的脖子划了一圈,划出浅浅的伤痕。路明非吓了一跳,他根本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来到他面前,他刚刚根本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

难道这家伙和昂热老疯子一样也是“时灵”?路明非急忙向后跳,但俄罗斯人贴着他的脸跟着他,寸步不离。

路明非有些慌了,扫视着周围有什么可利用的没有。他看到了已经恢复原本样子的杰西和安吉列,他们俩居然并没有逃走,而是找了个比较偏僻的角落悠闲地看戏。

杰西和安吉列不是不想走,而是他们根本走不了。这里被锁起来了,尝试了几次之后杰西就索性找了个偏僻地方坐下了。有戏看不看白不看,而且他自认为这个地方还蛮好的,离出口也近。

最关键的是有板凳。

路明非阴险的笑了笑,却发现俄罗斯男人笑得比他还阴险。一瞬间他觉得胜利的关键应该是谁笑得更阴险。路明非猛的加快了速度,转身,踩着墙壁飞奔起来。俄罗斯男人并没有跟上来而是折了方向向杰西这边过来了。

杰西还没听清男人的指令,一只手就搭在了他的肩上,五指狠狠的掐着他的肩胛骨。杰西想挣脱却动不了,他甚至连回头都做不到。

路明非将自己的身体放低,把头从杰西和安吉列中间伸出来,活像个被爸爸追着打的小孩子。这也不是第一次独立作战了,路明非感觉自己还是很牛的。但是整这一出又让他想起了些不好的回忆。好在这回只有他一个人。

好个屁呀!路明非已经欲哭无泪了。

他对着俄罗斯人吐了吐舌头。俄罗斯人阴险的咧了咧嘴角,改变了一个小小的角度,落点在路明非的旁边。他按着路明非的肩膀空翻,拽着路明非把他们都甩出去。路明非不得不松开了抓着那两人的手去应对男人。

俄罗斯男人西装外套里的手机掉到地上,屏幕亮起来,显示了某人的来电。杰西愣了一下,弯腰抓起手机滑动接听,跟着安吉列向男人指示的方向跑去。

 

“你好,我是你们中的那个中国人。但愿你听得懂我的话。请向八点钟方向走,我需要你的帮忙。”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