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先知,第一命题:孩子们 序

  

 

“赞美耶和华!”

苍老的教母操着沙哑的嗓音沉沉的说到,声音里满是虔诚。老嬷嬷低垂着眼睑,松弛的嘴唇张张合合,低语着圣言,吟诵着圣经中的语句。

“你手里要拿这杖,好行神迹。”

我看到教堂中的老人们的神色变得肃穆起来,混浊不清的眼睛中闪着一样的光芒。本都是该死的年纪,那双眼睛看起来却像年轻人一样的冲动和富有生机。他们闭上眼睛,神色安详的像是沐浴在圣光之下,天知道他们的神会不会以自己的恩惠普照他的子民。

“赞美耶和华!”

那教母再次道,下面有些人也开始跟随着高颂,就好像圣经中这个万恶的神会给予他们想要的东西一样。我嘲讽的想。对于圣经和基督我的了解并不多,唯一看过的章节是《出埃及记》,说实话对那个恶毒的神明没有什么好感。就我自己来说,耶和华给我以两面三刀的感觉。

“他们从疏割起行,在旷野边的以倘安营。” 

我注意到一个坐在角落里的孩子,他双手合十,睁着眼睛做祷告。他的眼睛是少有的铂金色,在一片昏暗中闪着光。神呐,这是什么?我竟从这孩子眼中看到了不属于一个宗教信仰者的反逆和狠戾。但他的表情是那样的懦弱,手臂上布满了鞭痕,看得出来曾经遭受过虐待,有些伤痕至少是昨天才添上去的。

我转身离开,不想在呆在这个地方。教堂里散发着一股死人的气味,那些老的几乎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邋遢肮脏,他们的身上充满了一股发酵的酸臭味。最令人恶心的事神座下那个装腔作势的老嬷嬷,脸上皱纹拆下来可以让老二画一副《蒙娜丽莎的微笑》了,虽然我至今没敢让他毁大师的名作,但那家伙已经跃跃欲试。

还有那个孩子,那种眼神……那副表情……真有病!他手臂上密密匝匝的伤痕也许是别的孩子弄上去的,也许是大人。但他手腕上被勒的淤青不会骗我,那是捆绑的痕迹!这的人到底有多丧心病狂!明明还只是八九岁的雏,八九岁的孩子已经会玩捆绑play了吗?那群大人开这个孤儿院到底是为了什么!

赞美耶和华,赞美耶和华能让他们得到救赎吗?


我晃晃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去,走向老二。他靠在车门上,专心的看着自己手背上的伤痕。他一直对那个耿耿于怀,那是前几次办事留下的纪念品,我的纪念品在小腿上,那个伤口到现在还没有愈合完整。

“回来了,没什么收获。”我笑了笑,拉开车门坐进后座,抓起放在一边的钥匙按了一下。老二的车发出一阵欢快的叫声,他无奈的起身,也坐进来。

“大姐大我们下一步棋怎么办?”他问我。

我回他:“不怎么办。去龙宁找我弟吧,蹭顿饭。”



  

 注:那些圣言选自《新约圣经.出埃及记》。


         如有冒犯请谅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