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叶蓝】唔,安徒生说……(二)[改童话][丑小鸭]

*设定于安徒生童话,《丑小鸭》,可能乱改剧情。

*叶修:鸭子。【对应被逼离开嘉世,后兴欣崛起。】【仅带入此一点。】

*私设有。

*设定混乱有。【不要强带入原著。】



*

*看完设定可以向下,请向下。


*

*http://tianzibaiyi.lofter.com/post/1cad0301_647e1cf(一)


*

*连带cp:喻黄


正文


》》》

 

 

叶修钻过了草地跑出了那个曾经居住过快乐过难受过的地方。

应该说他一点都不想在那呆着,那群鸭子真是蠢爆了好吗?活该一辈子就是吃吃跑跑跑吃最后被一刀放血一刀宰。像他这种生下来就注定是多磨多难的,那绝对是英雄啊。

 

话怎么说呢?人穷不能志短啊。

不对,人丑就该多跑路。

 

跑跑跑,跑跑跑。

叶修最后停了下来,蹲了下来,抖了抖凌乱的羽毛,捋了捋自己的毛发,观察着自己周边的环境。

这是在一个沼泽地,此处不时的有其他的动物跑动攒动发出的声音,还有一些和他同样的禽类呼扇翅膀的声音。他把头小心的保护在翅膀之下,小心的向后退了点蹲在一片灌木之下。

叶修抬头看看天空。昏暗的天色看起来像是要下雨,太阳躲在一片薄云后懒懒散散的施舍下一丝一缕的光芒,有漂亮的大禽冲天而起,展开翅膀翱翔,划过极度优美的曲线,拉开越冬的序幕。

 

是天鹅啊。

 

叶修默默地赞叹了一声。什么也不再说,脑子飞快的转起来,紧急思考着越冬的方案。凭他这两根小翅膀是别想什么飞跃这整个北方渠道温暖的绝对冻不死只有可能饿死的南方去了。

所以如何越冬?这是个问题。

叶修后悔了一小把,然后迅速的作出调整,把所有可能会阻碍自己的思想全部剔除出去。

已经走出来了,何必回去。回去了也没什么用是吧?一个养鸭场里那么多只鸭子,多他一个少他一个不碍事是不是?

 

他想起那个不够漂亮但是很亲和的男人,眯了眯眼。

 

人丑就该多读书,那鸭子呢?丑了就该多长肉。

》》》

 

叶修还是决定小歇一会,天无绝人之路,走一步算一步吧。

这个时候再怎么想破了脑子都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还不如睡个觉。但谁知道会不会一睡不起呢?

叶修嘲讽的笑了笑。

 

有两只大雁追逐打闹着滚落到这片土地,在叶修的不远处。叶修被惊动了偷偷地探出脑袋,看到那两只和自己明显不一样的大禽翻滚着扑打着落在他身边。

“哦呦,你好,小……呃……鸭子。或许叫你丑小鸭更合适一些吧……你怎么在这里?”大雁停下来抖了抖翅膀,歪着头看着叶修,好奇地问。叶修的样子把他给吓到了。他咧了咧嘴,尽量不露出不友好的神色。但他的话还是深深的刺激到了叶修。叶修当然也知道自己长得不咋地,但是总不能这样直接的就给他起个丑小鸭的名字吧?“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叶修问,他压下心里的恼怒,瞪着一双过于大的眼睛看着大雁。倒看的对方有些心里发毛。

“我还没有出生很久呢。不是很清楚。不过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哦哟,你看,我的翅膀已经很有力气了,还有那边,是我们的族群,马上就要起航了。”大雁说,它用翅膀指了指飞过来的一只有点年长的大雁说:“你问他吧,这是我们领队的,王大雁。顺便提一句,我是刘小别。还有这个。”他拍了一把缩在王大眼后面的另一只看起来很羞涩的大雁,把他抓出来,“小高,来认识一下,这么丑的鸭子,不多见啊。”叶修和年长的大雁同时咳嗽了两声,相视一笑。

“王杰希。当然叫大眼我也不在乎。”大雁露出友好的神色。“冬天就要到了,建议尽快的找到一个暖和点的地方过冬吧。我记得这附近有些养鸭场吧?虽然你长得很特别,但是那些人类不会太注意多不多一只鸭子。”大雁随便回头环视了一下四周,微微笑笑,一双大小眼眯起来好看的很。

叶修笑了笑点点头。大雁歪了歪头仰着头看天:“看那些天鹅很美吧?很可惜他们不愿意跟我们交个朋友。”他笑了,“我得走了,再见,丑小鸭。”

 

呼呼呼。

叶修又在原地蹲了有一点时间了,他不知道该去哪里。或许可以试着去和还没来得及走的天鹅交流交流?

嘛,还是算了。

 

》》》

冬天真的到了。叶修终于要结束自己东躲西藏的日子真正的迎来无可避免的寒冬。他跑完了整个的沼泽地,最后成功的跑进了一个新的地图,河流和河流附近的大片杂草地和不远处的小树林。他有时候会看到有人来到这个地方,但是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生的出亲近的念头。偶尔被些小孩子发现,他也是能应付得过来的。毕竟小孩子可没有要把他抓回家里的油锅里下酒吃的打算。

碰到真的想吃野味的人他可就得栽了。

 

但是一直相安无事不是挺好?

是挺好。

 

叶修钻进杂草丛里。在寒冬的摧残下,草地早已枯黄,一望到头,延伸进树林里。叶修钻进那个位于草地和树林的交界早已破旧不堪的小木屋里,这里貌似是很早以前某个猎人留下来的暂时居所,但是现在早就在晃与不晃塌与不塌的边缘。

不过让他这一只鸭子暂时的躲躲到时完全没有问题好嘛?

叶修听到外面有响声。人类的欢声笑语,皮靴划过枯草地的脆脆的声音,还有车轮压过路面的声音,一种动物撒着四只蹄子上蹿下跳的声音,犬类哈着气呼哧呼哧的哼哼的声音,还有尖锐的猫叫声,又蠢又笨的轻巧的小鸡的轻鸣。他初步判断了一下,看来是人族组团出行?拖家带口的?

 

“瀚文,别再跑了,就这吧。”喻文州停下脚步,叫住跑在最前的人类卢瀚文,顺便吹了几声口哨呼唤回正撒丫子狂奔的大金毛犬少天犬,大金毛停下来一歪头转了个身屁颠屁颠的跑回来,很快的越过卢瀚文还故意用尾巴扫了他一下,卢瀚文一个重心不稳踉跄两步,指着大金毛手指抖得风骚异常什么话也不想说了。大金毛跨过半个草地扑到喻文州身边,上身一抬扒上喻文州,喻文州配合的蹲下来扶着大金毛的前爪陪它逗乐,大金毛呼出热气喷在他脸上。

不远处蓝河看着少天和自家上司的互动,心里一片温暖。那只大型犬类天生好动,对谁都热情的不像话。他很喜欢少天犬只是很少能接触到罢了。毕竟是上司家的狗嘛。

他环视一圈,把地形默记在心里,抬腿走向那个差不多是该倒的木屋。推开吱呀吱呀响的木门,他捂着鼻子进门,屋内是很久没人来了,但是却不怎么脏,可能是因为本来屋里就没什么东西的原因吧。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张很原始的床。屋内一目了然,唯一能藏东西的床底下脏的不堪入目蓝河也不忍心去看。他默默的退出来,到车边去。“大春,有鸡毛掸子没?”他问后座躺尸中的男人,男人艰难的挥了挥手,然后辛苦的坐起来从车座底下拔出鸡毛掸子,“博远,你可得感谢我。幸好我上个星期打扫车子忘了放回去。”蓝河笑了,拍拍他的肩膀接过鸡毛掸子,“好好好,感谢感谢。”

他转身跑回木屋,再次捂着鼻子进去。这次是喻文州组织的出游活动,两天一夜,这个小木屋可能也可以短暂的住一晚?这样子他就可以不用搭帐篷了。蓝河揉了揉眼睛,至今未能学会搭帐篷真是个遗憾,但至少他搭的帐篷仅仅是不能住,还没有逆天到可以当球踢。

 

在蓝河闲着没事干纯属作死的打扫了一下那个小木屋后,另一辆车也到了。江波涛从车上下来,把自家那些小伙伴们也都放下来。杜明骂骂咧咧的下来,一个劲的向吴起抱怨方明华不道德,人家喻文州组织个出游容易吗?单身狗二十多年容易吗?出个游还带老婆儿子方明华就是不让人活了!方明华就拍拍自己儿子说:“看那边有个叔叔说你爸爸坏话!”杜明表示心累。

江波涛上去跟喻文州击了个掌,低头摸了摸少天的头,那只金毛仰着头蹭了蹭,又去拱喻文州,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背。

黄少天满意的蹲下,左右张望,身子一晃呲溜一声钻出喻文州的怀抱,向着蓝河那边跑去。他闻到小屋里面陌生的东西的味道,可能是个能吃下去的小家伙。比如鸡。他灵活的绕过蓝河的腿,在后者温柔的注视下钻进了唯一没有打扫的床底下。蓝河张了张嘴,叹了口气。

床底下传来一阵阵鸭飞狗跳的折腾声。黄少天轻叼着叶修的半只翅膀把他往外扯,无论叶修鸭子如何的扒拉他的脸扑打他的头。叶修毫不客气的开着嘲讽,黄少天呜呜囔囔的发出不清楚的低吼。蓝河看着这两只互相纠缠无奈的笑了。

他走上前去蹲下来,小心的用手指勾住叶修的脖颈,叶修身子一僵被黄少天彻底的拖出来。那货眼看蓝河抓住了,便放开了嘴,摇着尾巴兴奋地叫了两声。

蓝河捋顺叶修支棱开的羽毛,手顺着脖子滑下按住背部。

叶修歪着脖子看着眼前的青年,心里扑通扑通的跳。没错是他,绝对是的。

 

是那个他记了不知多久的男人,第一个亲近他的人类。

 

蓝河把叶修抬起来用胳膊环着他,叶修已经长得很大了,他的手心已经放不下了。他倒是不在意把衣服弄脏,反正一会他们还要去摸打滚爬,喻上司说过,这次出来就是要放松放松。

他笑着看着叶修,说:“哎呦,好奇特的鸭子。”他没有认出来。

脚边黄少天不依不饶的叫个不停,只是听在耳朵里并不是示威而是商讨。

黄少天:“来来来小许同学快把那个鸭子剃了毛下过煮了吃!野生的鸭子香喷喷的绝对无毒无害!”

叶修低头看着他,扁了扁嘴,不屑的撇过头去。

他相信,这个男人不会伤害他。

其实这也算是一次赌,赌蓝河不会偏向那只笨狗。

 

实际上蓝河根本就不懂他俩在说什么,他只看着这俩货你一眼我一语互撇互吼很是起劲。他明白黄少天的意思,就是想吃了。但是很抱歉啊,少天,我不会做饭。蓝河笑了,绕过黄少天除了门。他蹲下来把叶修放在地上,拍了拍叶修的后背说:“去吧,我罩你。”

与当年的口气和力度同出一撤。

 

》》》

他心里还残留他的影子。


评论 ( 2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