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清明时节雨纷纷,愚人相伴更开怀。

祭清明。

多cp。

ooc有。





》》》》

 清明时节雨纷纷,愚人相伴更开怀。

 

“子航妈妈来美国了哦~你能出来不?来陪妈妈好好过个节呗~”电话了传来女人酥酥麻麻撒娇的声音,楚子航不由得把电话拿的远了点,好让自己的耳朵免受灾害。听筒里女人的声音终于小了点,楚子航再次把手机放到耳边,答道:“好。”

电话那边传来响亮的一声“啵”,女人兴奋地说:“那就这样啦~妈妈先和姐妹们去购物啦~你四月一号就去豆子那等我们,我们到了就给你打电话~”依旧活泼的声音,然后电话被挂了。

楚子航微微笑了一下,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打字发送:“不了,我陪妈妈。”

 

恺撒关掉笔记本,舒展了一下身体。通宵了有一个晚上他的眼睛有些发涩,冰蓝色的瞳孔中满是疲惫。很少有人看到这样的恺撒,这位骄傲的帝君向来都散发着“我就是壕不服你来咬我”的贵公子气质,但现在看上去倒更像一只午睡醒的巨型猫科动物。

他站起来移步到门边,门外校长最喜欢的百慕大草坪并没有使他清醒起来,恺撒反倒更想回去再睡一下。他掏出手机给自己校外的朋友发了信息,并打电话告诉MIC的工作人员,海军码头,四月一号爷包场了!小的们帮忙派送请柬吧!

他关掉手机,看到芬格尔和路明非蹲在没水的喷泉池边面面相觑,喷泉的雕像上挂着一张巨大的横幅:“因故停水,请移步别处。”

 

路明非和芬格尔今天事事不顺,首先就比如没水洗脸刷牙,所以两位本着宁要脸不要节操的心态在厕所将就了一下。哦他们当然不是用马桶水刷的牙,他们还没恶心到那种程度。不过芬格尔说,就着一股厕所味刷牙也够恶心。路明非说我觉得我今天的口臭将是便便味。

两人在宿舍里联机打星际时被一条校园内部公告打搅了。路明非打了个哈欠看也没看就关了,芬格尔那边正手忙脚乱,哪顾得及这东西。当然他没能撑到自己关掉公告,因为路明非的大军已经摧城。

 

于是校长温柔而富有魅力的声音就响彻在校园里,立体音响将那个沉稳的老绅士的声音传达的异常清晰:“喂喂,我亲爱的学生们你们还好吗?在这四月将近清明的日子里,我们为什么不做点什么呢?让我们来到那些为了我们伟大的事业而牺牲的英雄们默哀一分钟。”校长不再说话,安静下来。校园里回荡着他平稳缓慢的呼吸,像是一只正值壮年的风箱。“学校将开放一批免费的陵园,供大家选择墓碑。每个人可以选择一个及以上的墓碑,刻上自己的名字和你最思念的最不舍的人的名字。等到清明那日,我们将举行一场大型的、全员性的扫墓活动。请诸位学生慎重选择。”

语音被关掉了,昂热低下了头,苦涩的笑了笑。

他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长桌的尽头坐着一个挺着啤酒肚的西部牛仔装束的老人。那人也笑了,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他们站起来,绕着长桌逆时针走,将放在那些空掉的位子前的红酒端起来,一杯接一杯的干。

 

路明非和芬格尔蹲在两个墓碑前面,耐心的一笔一划的用装备部发给他们的雕刻刀刻着名字。

“喂,芬格尔你打算刻什么?”路明非好不容易才刻好自己的名字,看向芬格尔。芬格尔卖力地修着自己刻上的称号的边,回答:“超神的斩龙者,无畏的勇士,狗仔之王,Fingal von Frings!让我们敬仰他,膜拜他。”他说着神采飞扬,两条眉毛上下舞动,路明非真怀疑他是不是练过。

“既然你都这么大言不惭了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我就来’屠龙者的英雄,不败的王者,神眷的路明非。他拯救世人的灵魂与肉体。‘够霸气吧?”路明非也更加卖力地干起来,陵园里类似的声音不绝于耳,此起彼伏。他扫视了一眼,没看到诺诺的身影,大概小巫女在另一个陵园里。有点失望。

最后路明非只刻了“英雄的路明非之墓”几个字,究其原因竟是因为懒……其实他本来想再给源家兄弟妹立一块,但放弃了。芬格尔问他哎你不是要刻吗?路明非回说我这不是从善如流的听从你的意见吗?

芬格尔倒是凭借自己超厚的脸皮刻完了,刻完了还叫路明非看他刻的是不是很完美。路师弟表示心累,小弟看不懂德文啊!!!

 

最后夜幕降临的时候校长再次播音:“亲爱的同学们,相信大家已经谨慎地做出了选择。在这里很荣幸的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墓碑是免费的,但只有第一块是免费的,剩余的部分都是要支付一定的钱的。不过既然是搞活动,那么我就给大家按八折优惠,怎么样?很划算吧?哦,最后再说一句,本店不接受退货。祝同学们愚人节快乐!”

芬格尔拐了拐路明非,说:“我就说校长肚子里没什么好鸟!看兄弟,听从我的是不是很明智啊?”

路明非看着已经开贴骂的“守夜人”论坛,也不得不感慨:“是啊,还好我机智……从善如流才没跳进校长这个坑……”

“既然你这么感激我,那今晚的夜宵你看……”

“滚夜宵免谈!”

 

 

四月五日清明节,壮士英魂不复归。萧萧冷雨祭先烈,仍有孤魂扫空墓。

 

芬格尔捏着手中写着1001的牌号,,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他们得要一段时间才能去参加活动了。

扫墓并不是整个学院几千人一起上的,那样就体现不出孤单的萧瑟感。所以诺玛给学生们都编了号,每五十人一批,而且保证你一个都不认识。当然像恺撒这样的就比较难排,不管怎么排总是能碰到认识的人。

不过诺玛并没有这样的忧虑,因为那天恺撒在校外组织了愚人大狂欢,并没有参加校内的活动。当然,和他一样没事干的还有陪妈妈逛街的楚子航,楚会长表示愚人那天真是心累……

偌大的陵园里只分布着五十人,游荡在不同的园区,伫立的石碑上飘满落叶,满眼萧瑟。其实要说扫墓的话秋天是更好的季节,但那春的满眼生机绿与大理石灰的墓碑相映,禁不住的嘲讽。

 

路明非是可怜的最后一组,可怜的只有十个人的最后一组。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恺撒和楚子航都在。但这两位不是来扫墓的,他们是来选墓碑的。

成熟的女性的声音响起来:“现在我们的活动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最后一组的同学在前一组的同学完全撤出之后便可进入。请经历过的学生今天晚上回去写一篇感悟,明天交给自己的教授批阅。最后有请我们的校长,希尔伯特·让·昂热先生,说几句话。”

“同学们好,在这里我真诚的祝愿清明节快乐,并真心的希望你们能从中体会到我的苦心。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吧,我们不能在失去了。”昂热对着手机安静地说着这些话,重重的叹息。他看着眼前成群的碑林,倚着老橡树低下头。诺玛掐断了他的手机接入,老人微微的笑。

昂热弯下腰拿起地上的威士忌,走了过去,他将这瓶烈性酒洒在每个墓位的前面,发出极为豪爽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老朋友们,我来看你们了。”他看着墓碑上那些曾经的友人的名字,每一个动作都像十倍慢镜头。“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能去陪你们了,到时候可别说我很久不跟你们联系啊。梅涅克、路山彦,你,还有你们。”

最后他停在梅涅克的墓碑前,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个高脚杯,为他斟上了一杯烈酒。“梅涅克啊,到时候,你们打牌一定不能多我一个,得给我留个位。”昂热将那杯酒一饮而尽,像是饮下了龙王的命,酣畅痛快。

 

钟楼里,老牛仔关掉了电视,将老旧的DVD里的光碟取出来。他看着远山,和远山下若隐若现的陵园。一个个虚幻般的影像浮现在他的眼前,那些逝去的人仿佛就在他身边,他们的音容笑貌都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里,刻在最深处。

虚无的美少女漂浮在他的身边,轻轻的唤他:“老师……”

 

恺撒进去了,他扫视了一圈整个园区,毫不犹豫的选定了最中间的那块,蹲下去摸出狄克推多开始雕刻自己的名字。后他一步进来的楚子航则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默默的蹲下去,一笔一划的镌刻自己的名字。恺撒听着石屑被刮落的声音,感觉很是烦躁。他猛地拧腕,那一笔撇下来,恺撒在旁边加上了三个点,构成一个“源”字的框架。

楚子航听到这边令人牙酸的声音,不禁打了个激灵。牙齿已经开始分泌液体,但好在及时止住了。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那个金发的男人蹲在那里,坚毅的脸,冰蓝色的眼睛中是狠戾和不可言明的忧伤。

他低下头迅速地将自己的名字刻完。整个碑面简单的过分,只有三个标准的楷书:“楚子航”。他向右移了一步,在旁边的一块墓碑上,开始划大写的“C”。

恺撒看过去了,轻轻地弯了弯唇角,手中狄克推多落下最后一个笔画。

他站起来走到楚子航身后,弯腰扶住了男生修长漂亮的手,手掌心贴着楚子航的手背,指引他刻下花体的“Caesar·Gattuso”。楚子航笑了,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路明非急匆匆的往陵园跑,天下着小雨,他现在只祈祷自己买的那个据说防水的手机壳是真的防水,否则他就要回到没有智能机的原始人的时代了!他现在已经欠费三千多了!

而且天这么黑,说不准还会遇到僵尸了,虽然那是一堆空墓,但会说不准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冒出来,不吓死也有半死了!

他晃着手电筒,试图找到自己墓碑的园区的入口。

一阵乐声想起,一团光亮起来,慢慢逼近。路明非吓得坐在了身后一个墓碑上:“你别过来!我可是有密术的!”一个清澈的声音悠悠的飘过来:“哎……哥哥,我只是来还回你的东西。好不容易找到你了放首歌表示一下欢迎,我们地狱可是待遇很好的!”

“滚滚滚!放我回生者的天堂!”路明非一看是路鸣泽便不怕了,马上反击。

路鸣泽走过来绕着墓碑转了几圈,笑问:“哥哥你就这么想跟我在一起吗?”“屁,只是出了点意外而已!”路明非清了清嗓子,唱道:“因为贫穷,早已放弃新娘,如今的我只是一条光棍~因为……”

“够了哥哥,我来不是听你唱歌的。”路鸣泽打断了他,蹲下去轻轻抚摸那几个凹陷的字——“恶魔路鸣泽之墓”。

“谢谢你的礼物。”他说,“今天下午一个人在这里雕刻的时候感觉怎么样?这么一大片地,只有你一个人。你在雕刻着别人的墓碑,清理着自己的墓碑。你是最后一批,其他所有人的碑石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只有你,没人管你。”

他顿了顿,继续道:“你没有觉得很孤独吗?你想象你们是一群逝去的人,多少年之后,有人常来看他们的朋友,可没有人来看你。因为你的朋友已经死去了!”他突然提高了音量,断喝道。路明非被他吓了一跳,转过身去看他。

路鸣泽站起来,踮起脚拥抱路明非。令他惊喜的是这个颓废的哥哥并没有躲闪,而是反手也象征性的抱了他一下。

“会来看我的,不是还有你这个魔鬼吗?妈的这话说着真肉麻,不过过节就让你开心一下你是不是该回馈客户还我十分之一生命啊?”

“免谈。”



评论(1)
热度(39)
  1. 子见南子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