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叶蓝】唔,安徒生说……(一)[改童话][丑小鸭]

 *

*设定于安徒生童话,《丑小鸭》,可能乱改剧情。

*叶修:鸭子。【对应被逼离开嘉世,后兴欣崛起。】【仅带入此一点。】

*私设有。

*设定混乱有。【不要强带入原著。】



*

*看完设定可以向下,请向下。



正文

》》》



黑黑黑。

叶修睁不开眼,他的身边只有黑暗,暗暗暗,就像最深的海底怎么挣扎怎么努力的伸长手臂也抓不到一丝光亮。

阳光穿透不到那么深的海底。



他努力地伸长了脖子,尽力的睁开沉重的双眼,头顶的那片黑暗突然裂开撒进一道微光,随后片片龟裂。

叶修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景象,感觉像是天空裂开了要塌下来。但是空间的狭小让他否定了这个推论。

本着对亮堂的地方的向往,叶修干脆的用自己唯一动的灵活的脑袋往上顶。

喀拉——



“嘎嘎嘎嘎!嘎嘎嘎!出来啦出来啦!那个蛋裂啦!”

“嘎嘎!让我来看看!”

“嘎嘎嘎!这个丑家伙是谁?”

“我猜这一定是变异了!嘎!看他这样子……”



喧闹的世界冲撞进叶修的视线,他懵懵懂懂的转着脑袋慢吞吞的爬起来,环视着四周。

叶修鸭子比其他的那些躲在大鸭子身后的刚破蛋长齐了黄毛的小鸭子要大一些,比起大鸭子却还是小了不少。不同与那些鸭子,他的毛色是浅灰的,少了些明快,却多了份老成。

但是,叶修鸭子这张脸却是着实,不咋好看。



但是,有句老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鸭妈妈用翅膀拍拍叶修的头说:“从明天开始你也要一起下水了嘎嘎嘎!”

不管丑美,这总还是自己的孩子啊。

不过确实是丑了点。



叶修鸭子发现丑的太突出也是一种罪过。

当然已经丑的特立独行了,游泳又比下了那些笨鸭子,日子嘛,可想而知。

他已经招惹了方圆几个鸭圈的鸭子,还有些爱凑热闹的小鸡崽子。

叶修被他们欺负的抬不起头来,但是却毫不示弱,一群鸭子鸡崽子追着他又啄又打也丝毫挫不断他的锐气,叶修在他们的穷追不舍中边跑边想办法一旦正面遇上少不了一场鸭毛乱飞,但是叶修从不放过任何讽刺的机会。

就是这样一种惨痛的生活方式,硬是被他玩出了些玩笑的味道。



“叶修你大爷的站住嘎嘎嘎!”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叶修扁扁鸭子嘴,从草从中一跃而起,想着早已计算好的方向猛扑过去。

和他周旋了不短时间的那些小鸭子们也算是长了点脑子,开始进行有策略的围捕。

叶修看他们那阵势自知是抓不住自己,便放下了心,吹了个口哨子也学着他们的方式叫起来。

“嘎嘎嘎真是笨死了这么多人还抓不住我一个真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啧啧……”

“哎呦我说你们是不是脑子都取下来放嘴里啊那今儿晚上喝水可得小心点别噎着嘎……”

叶修听着后面越来越急促却不见进步的脚步声忍不住脑补了那群野蛮鸭此时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忍不住也是留下一阵极其猥琐的笑声。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自然又是引来那些崽子怒骂。

“呦呦呦这几天不见骂人技术到是长进不少你们智商要是这么涨那个是不是分分钟死在爪下?”



当然对于人类来说,他们也就是一群鸭子在欺负一个,一帮子鸡鸭凑在一起叽叽嘎嘎吵吵嚷嚷罢了。

 

 

》》》

 

 

蓝河在朋友的带领下慢慢的往这边走,高中同学走的不快不慢面对着他,唠唠叨叨的讲起自己创建该鸭场的辉煌经历,顺便痛斥自家那群鸭子的可耻可鄙的乱吵乱嚷的不好行径。

正说着就不远了,同学听着那些嘎嘎嘎嘎嘎嘎叽叽叽叽叽的叫声,痛苦的抱住头,一脸悲愤的看向蓝河:“看看看,许博远你听听这,让不让人活了!”

蓝河笑了笑摇头,按了按太阳穴走上去,小心的翻过围栏,那些只是挡个鸡鸭的低矮栏杆还不至于对他造成阻碍。

 

在一群小黄鸭小黄鸡中间,蓝河看到一只灰鸭子抱着脑袋四处奔逃,看来就是仇恨所在,灰鸭子虽然看起来貌似狼狈不堪,但是叫的确实很有节奏很有劲。但是后面穷追猛打的小崽子们明显更起劲了好吗?

蓝河扑哧笑了,慢慢的往鸭子窝里走去。

这些刚出生的小鸭子倒不至于敢跟蓝河叫板,更何况他们老板也翻进来看着,那凶神恶煞的脸成功的帮了蓝河一把。

蓝河跑了几步钻进鸭子堆里,快准狠的按住那只灰鸭子,哄散了其他的小鸭子,蓝河用手轻轻地捋捋灰鸭子的翅膀,勾住把他脖子把脑袋掰出来。

叶修鸭子不情不愿的顺着蓝河的手劲把头探出来,恶狠狠的瞪着这个青年男人。这张从没见过的脸给他留下了不小的精神冲击。

蓝河也是被小小的惊艳了一把。

他真的没见过长得这么的,这么的,这么的……不很可爱的鸭子!

特立独行啊。

蓝河触及到叶修恶狠狠的小黑豆眼睛,又扑哧一声笑了。他小心地用手指晃动叶修的脚掌,把他抱起来放在手心上。这只鸭子略略的有些大个,抬到胸前以后脑袋顶起来就到了他下巴。

蓝河抱着走到了自己朋友那里,用手指板着叶修的脑袋转过来。

朋友毫不给面子的大笑出声表示这么丑的鸭子真的是我家的吗?来来来来个合影!po朋友圈!

咔擦——

 

叶修鸭子毫不客气的啄了自己右边自家老板那张臭脸,支棱着翅膀想要飞。可惜被蓝河眼疾手快抓住了翅膀。

叶修不得不蹲下来,安分的享受一下这份从来没有过的温暖。

——从来没有过那个雇工愿意抱他一下哪怕只是捏一下脑壳。

招呼他的只有扫把。

蓝河把他端在胸前,用手指勾着他的脖子抚摸着他的背。

叶修享受的仰了仰脖子,安静的趴着。蓝河的体温透过毛层传递给叶修,暖了身子也暖了心。

朋友捂着脸骂了几句,蓝河也不管,只是笑着口头安慰了一下,便又把注意力转到鸭子身上。

“呦呦呦对这只罪魁祸首还挺感兴趣的?”朋友调侃他,看着叶修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有着不法行径的盗贼。

蓝河吹了个口哨白了他一眼,道:“我就是再有心养,也得看看房东怎么说。”

“反正都是要送给我的东西,我放了也无可厚非吧?”

“再不要钱也是鸭子啊!有肉的!!!”

蓝河走到围栏边,他的面前是鸭厂的外面,杂草丛生。

他弯下腰把手里的叶修小心的放到地上,手指仍然圈着他的脖子,蓝河放了手拍了一下叶修的背:“乖跑路去,咱人穷不能志短啊!”

叶修回望了一眼蓝河,又看了看鸭厂,毅然决然的钻进杂草丛里。

 

》》》

他的身体上还留着些人类的体温。



---------------------------(一)



评论 ( 4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