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莫斯科有点冷,第二部分,十一

威斯特·沃尔特并不是一个怎么强大的混血种,他仅有少得可怜的龙族血统,甚至没有言灵能力。莫琳·沃尔特和威斯特结婚有五年了,才有了一个孩子。他们都是白俄罗斯人,但威斯特十分喜爱小孩子。

当那个小生命从莫琳肚子里生出来的时候,威斯特简直高兴得疯了。他吻了莫琳的额头握着妻子的手。诞生的是个小女孩,从没看护过婴儿的男人希望她会是个让人省心的女孩。他们给女孩取名叫“科琳娜”,并给了这个孩子全部的爱。

科琳娜很小的时候就有着一些其他孩子所没有的才能。她在六个月大时就可以说一些简单的话了,这一度让夫妇俩很开心。莫琳总是坐在院子里,拉着科琳娜的手跟她说一个下午的话。孩子的小脸圆圆的,短短的金发才铺了一层,傻傻的笑着看上去可爱极了。有的时候科琳娜会在院子里的草地上唱着一些莫琳没有听过的调子,仔细听上去庄严而神秘。

但这还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时间在欢声笑语中溜走,在科琳娜三岁时,莫琳死了。这个小女孩已经很漂亮了,碧蓝色的眼睛就像天底下最清澈的蓝宝石,编成麻花的金发宛如细密的金丝,白皙的皮肤摸起来又滑又嫩,如同最好的窑子烧出来的瓷。美丽的像被上帝恩惠的安琪儿。

但那天威斯特被她吓坏了,跌在地上腿不停的抖,手也颤得厉害,差点大小便失禁。

小安琪儿的蓝宝石变成了纯粹的黄金,上面镌刻着古老而神秘的文字。威斯特隐隐约约能明白那是什么。莫大的威压使得他根本无法抬头看着自己的女儿,甚至一根手指也动不了。科琳娜的手指都变成了利刃,切开莫琳的身体。撕裂了衣襟露出女人美好的身体。小女孩的口中吟诵着庄严的龙文,表情冷漠到极致。

突然什么都消失了,女孩的哭声传进威斯特的耳中,龙王的威压不再笼罩在他的身边,他的身体失去控制趴在地上。维斯特看到女儿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正趴在莫琳的尸体边大哭。他像疯了一样扑过去将孩子推到一边紧紧地抱住了妻子的尸体,他大吼道:“你这个恶魔快滚吧!你不是我的孩子!……”

这也仅仅是噩梦的开端。

在莫斯科的街头流浪着一个漂亮的小女孩,仅有四五岁。听说她原来是生活在圣彼得堡的孩子。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也没有人会关心她。大家都说这个女孩是恶魔派来人间的使者。好几次她蜷缩在冬季莫斯科冰冷的街头瑟瑟发抖,没有人会去问一声安好。

科琳娜小小的年纪就懂得了人情冷暖,明白什么叫孤独寒冷绝望。

她以为她会一直流浪到有能力养活自己,可幸福的一天更早的到来了。那个和自己一样金发碧眼的大姐姐蹲在自己面前捋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说:“科琳娜要乖哦,不会再被抛弃了。”

她终于能再穿着漂亮暖和的衣服,能在晚餐的时间吃上一顿饱饱的饭,在睡前用冒着气的热水泡泡脚,在圣诞节还可以得到放在袜子里的礼物。也会有女孩子趴在她的肩上跟她开令人又羞又怒的玩笑,会有男孩子在情人节给她鲜花表达爱意。尽管他们都还尚小。

幸福的时光来得太突然也太容易,泡在蜜糖里的女孩想着会永远这样下去,生活会一直如此美好。

但这也仅仅只是故事的发展。

结局和高潮凝练在一起,这个女孩短暂的十年的人生迎来了最美丽的时刻。

那把锋利的剑不断的在她的身体上留下创口,血流如注。最后男孩吻了她的额头说:“乖女孩,微笑吧。反正最艰苦的日子你也微笑着走过来。这点痛算什么。”所以她微笑着迎来了生命的终结,她本应该活的更长久一些。这么乖的孩子她本应该比大多数人要幸福。

可她现在被锁在冰冷的储藏柜里,胸口的伤口正不停地流血,底气温使她站也站不稳。滚烫的血液划过赤裸的身躯,仿佛皮肤也要烧起来了。可她的心是冷的。可她笑着,笑得比任何时候都平和,美丽。

明明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能懂什么……偏偏那抹笑容富有成熟的韵味。

“这是你最后一次微笑了,乖女孩,笑的漂亮点。”

 

路明非看着柜子里写的张狂刺眼的“family”,心口隐隐作痛。他将女孩抱出来,,放在地上,然后脱下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他用手指摸着女孩冰冷僵硬的脸,面无表情像是已经不会悲伤。芬格尔将自己的绿色军大衣拖下来扔给他,然后离开去找了玛菲亚。

他得给路明非一个人抹眼泪发狠的机会,当然他觉得路明非也就是抹抹眼泪发发狠话。只是这个机会是要给的。

关键看下一步老板娘什么反应。

 

“我知道是你……你他妈把我失去的……都还回来!“

路明非跪在科琳娜旁边,狠狠地捶着地板。他只是歇斯底里的喊,却没有眼泪。眼睛充血发红,却干燥的过分。

他想起这个女孩陪在自己身旁的那些日子,这个女孩在阳光底下旋转着舞步金发耀眼,这个女孩揽着他的胳膊和所有讨厌他的人针锋相对,这个女孩舌如巧簧地为他辩解那些错误。痴痴傻傻的为他好。

可这个女孩现在死了,她的尸体千疮百孔,她流干了血。她在受苦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她死后被发现的时候尸体都僵硬了,笑容也僵硬了。

他谁都拯救不了……每个人都是。可他还曾经喊着说:“你们去赌的话,都会死的。只有我才有拿命来赌的资格!“

狗屁的拿命来赌的资格!你什么都不配!

“啊——“路明非弯下腰,只觉得这个身体有千斤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玛菲亚靠在墙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小小的储物室里弥漫着苦苦的烟味。她不时地抬眼瞟向科琳娜的尸体和那个满是血的柜子。每次看到那个鲜红的英语单词她都不由自主的撇开目光。女人咬紧了牙关不让自己有一丝的失态,她掏出了手机给那个男人打电话。

“你什么意思,行为艺术?”

“我告诉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谁出面都好哪怕是你座下扫地的。”

“你不是自以为很厉害牛逼的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我的人是你能随便动的?”

“你当我不敢惹你?我告诉你平时相安无事也好但你以为我真不敢跟你撕破脸皮?”

“我知道我不如你,但两败俱伤孤注一掷谁做不来?”

“不至于?受了这么久气了姐早就受不了了!真干起来你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走着瞧。我坐观花。”男人挂断了手机塞进口袋里。他低头看了看躺在怀里的东方男人,男人一脸的倦容岂是一点淡妆能掩?他摘下男人的眼镜,撩了一下男人的刘海。

 

“咔咔。”

女人几乎把手机捏的变形,她狠狠的将手中的电子产品摔在地上,大骂了声:“靠!”

“你他妈等着!”她几乎是咆哮着吼完这句,然后蹲下去哭了起来。

芬格尔拍了拍她的肩,帮她披上外套。路明非将科琳娜冰冷的尸体抱起来,走过来扶了玛菲亚一把。他终于明白再风光的人也会脆弱。这个女人坚强的外表下包裹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她一路走来受了多少男人们没法想象的苦。



----------------------

我终于是把这个事件写完了。

接下来就要看明非和泽殿磕架了~终于走到路明非强大的一天啊——好感动!

新年这么棒的节日当然要来一发!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