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莫斯科有点冷,八

在路明非眼里,他就是孩子头。他让那群小孩干什么,那群小孩就得干什么。但其实这仅仅是他的一个错觉。

在芬格尔眼里,他就是这的王者。他可以对所有人指手画脚而没有人可以杵逆他。但这其实也是个错觉。

曾经的听话曾经的乖巧,曾经甜腻腻的叫着你“大哥”的那些孩子们撕下了脸皮,戴上了面具。他们脸上的白银假面在灯光下看上去阴森可怖,小女孩们抹上浓重的口红挽着自己最喜欢的伴侣,嗒嗒跑远了。男孩们向他们摆摆手转身离去,燕尾服起起落落。

路明非和芬格尔互相对视,无奈的摇头笑。一抹苦涩的泪珠顺着眼角留下来,湿了脸颊。可孩子们越走越远了,任凭他们怎么呼喊也不回头。

“喂回来!

你们不应该去那边!去那边没有好结果的!”路明非简直急得跳脚,却只能眼睁睁得看着一群不听话的小崽子向放满甜食的地方一寸又一寸靠近。
大龙虾才是真谛啊喂!你们快回来啊!

白金面具下大男孩的脸极度扭曲,饱含着对甜食的怨念和对龙虾的渴望。“你们是想着哥吃甜吃坏牙成心欺负哥吗!”路明非咆哮,愤怒的跺脚,却只换来少年少女的嘲笑和大块的黑巧克力被咬断的脆响。

甚至连那个最喜欢路明非的科琳娜也藏在面具下吐着舌头表示不屑,嘴唇上涂的有些夸张的口红被挂蹭到了脸上,像被猫抓的痕迹。
“去吧去吧我不拦你们了……记得明在清场前回车边。”芬格尔无奈道,顺便拖着路明非往大龙虾的方向走。那副如狼似虎的样子似乎他就只是为了来吃回龙虾而不是来参加宴会的。

明明也一本正经的戴了面具穿了西装,但连女票也不勾搭一进场就直奔拜访食物的地方真的好吗?大龙虾君表示压力压力山大啊喂!

路明非坚持着对着孩子回挥了挥手,但那一群带着面具身材娇小的小参宴员已经散开了,没有多少人在路明非的视线之内。
但就算有人看到他,也仅仅只是抬头秒他一眼便又低下头狂塞东西。

 

路明非他们用的面具都是有标记的,凡是面具上带有“耀”字的都是他们自己人。老板娘说这是每年的传统,一年一个字。只有这样才能辨认出那些人是绝对无害的,那些是绝对不会突然对你露出刀枪。
每年死在这类宴会上的政治家都有五六个,每个的死亡都会轰动混血种的世界。杀人犯在面具的掩护下逃进人群,只要把面具一扔,就可以再走出来满脸悲痛的装模作样。

无数的人看着这个站在峰顶的女人,多少人想看到她掉下去,躺在血泊里披散着头发的狼狈的样子。那么漂亮妖娆一个女人,谁不想扒了她的衣服上了她?谁不想她躺在你的床上对你说情话?谁不想她穿性感的衣服勾引自己? 

只是她站的太高,比你还高。所以你没资格。你还得在她面前低头哈腰的说好话,你还得处处顺着她的意下小心脑袋。


路明非回忆着老板娘说过的某些话,满是挖苦和讽刺。那女人狠狠地抽了口烟,吐出一个粉红的烟圈,满屋子都是带点玫瑰香气的烟味。呛的路明非有逃出去的想法。

现在他坐在豪华的单人沙发上,摇晃着手中呈有三分之二红酒的玻璃高脚杯。鲜红的液体在半圆形的器皿里来回进行着小幅度的摆动,他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光滑的玻璃壁,红酒的颜色印在他的指尖,带出梦幻的感觉。露在面具外的双唇勾起邪魅的弧度,白金的鬼面具掩住了面孔,昏暗的灯光下宛若俊俏的血族。 

他抬起一只手敲了敲被硬甲覆盖的左脸,微微闭上眼睛。

“现在是拍照的时间,请不要乱动。小帅哥我们已经卡掉了六次了,你不会累吗?”拿着单反的欧美女生不满道。明明在这种昏暗的地方调光线已经够累了,尤其是想要的那种吸血鬼的感觉,好不容易想拍回好照片让自家后期轻松一点,可这数次的失误真令人暴躁。

“我很累啊……”路明非几乎想一头撞在桌子上,但在几位少女的“请求”下他根本不能乱动,必须保持姿态和气质,还得保持举杯的姿势。明明看她们拍其他的客人也没这么难!为什么他就必须这样!上一个朋友不仅仅只是扯领带吗?他也想风骚的扯一回领带啊!难道只是因为面具不一样吗!早知道他就要芬格尔那个京剧脸了!


一只冰冷的手覆上了路明非的小臂,扶住了快要摔下来的高脚杯,送到他的嘴边。女生迅速的按下快门收下这一张照片。她对着路明非眨眼笑了一下,摆了个“ok”的手势,跑掉了。“谢啦,小朋友大朋友。”

“哎——”路明非回头看到一个戴着有标记的面具的男生正微笑着看他。小家伙带着黑色的高礼帽,微笑的样子就像彬彬有礼的小绅士,戏剧中半张白脸的面具可笑极了。画笔勾出尖细的长眼睛,眼窝稍圆又奸而不露之意。路明非同学也是好歹看过一点相关知识的。他们这一帮子人中共有三个京剧脸,红脸,白脸和蓝脸。都是只露下部脸。说是方便吃东西……

这什么鬼理由!

当初拿走白脸的男生和路明非并不熟,路明非依稀记得男生的服饰应该是白色西服而不是黑西装。玛菲亚应该嘱托过他们不能和别人互换面具的。这个面具上的“耀”字是玛菲亚亲手画上去的,丑爆了的字形让路明非都自愧不如。

但他现在没时间注意这个,男生把酒杯送到他嘴边,却并不只是逢场作戏。冰凉的液体碰到了他的双唇,有微小的几滴顺着嘴角滑下来,在白衬衫上映下鲜红的颜色。他只能自行抬手将红酒全倒进嘴里,回头不悦的看着男生。

“嘿,你有事做吗?”男生在他身边坐下了,笑出来的声音很像以前认识的某个人,却死活想不起来是谁。男生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手指细腻的触感很温柔。

路明非没好气的打开他的手,把脸撇到一边。“你要是有事会坐这里闲的蛋疼吗?”

“能请你陪我跳支舞吗?”


评论(2)
热度(8)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