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10.早安吻 cp:泽非

路明非站在穿衣镜前,摆弄黑色的领带。他把领带打的方方正正的,然后扣好西装的扣子。现在他已经能把领带打得非常好了,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歪歪扭扭的需要别人来帮他整理。他将一束白玫瑰插在胸前的口袋里,然后又扯了扯西装的下摆。这个动作显得有些拘谨,好像几年前那个腼腆的愚笨的大男生。

今天他要去见几个老朋友,所以得穿的庄重一点。而白玫瑰是带给他们的礼物,只是他的后花园里只种了白茉莉。玫瑰是成片成片鲜艳的红色。他经常的飞往世界各地去参加混血种的舞会,酒会上他和女人们对饮跳舞,最后把胸前的玫瑰送给最漂亮的女人。

他会像个绅士一样弯下腰亲吻他们的手,成熟英俊起来的脸挂起亘古不变的面具般的笑容,几年前和这个大男孩共事的学生会的成员都毫不怀疑他会做他们的顶头上司,只是没想过他会完全承袭老狮子希尔伯特的做派,甚至比那位大人更凌厉。

只有在午夜星际联盟刷新的时候,路明非窝在沙发里,面对着黑暗中发着光的电脑屏幕。冷色调的光打在他脸上,颓废再一次席卷上这张年轻的脸,他握着鼠标有那种统领千军万马的气概。

  

他回头看床上乱糟糟的被窝,回忆起昨晚搭在腰间那双冰凉的手和他带来的刺骨的寒冷,以及它点起的火。更深处的地方还有余热。

他不知道自己和路明泽还能维持这样的关系多久。虽然他卖掉了全部的灵魂,但他还没有完全的绝望。路明泽在有阳光的午后坐在那张昂贵的古董桌子上,孩子样的晃着腿,微笑着说,为什么不干脆毁掉这个世界。他说我现在不是单身狗啊。

但这么一来今后百年的孤独就只能有他一个人来承受了。也许过了这百年的孤独他就真的绝望了。但那个时候他会比昂热那个老家伙还老。没有复仇来支持他年轻,他会苍老的像真正的人类的老爷爷一样。两鬓斑白,掉光了头发和牙齿,皮肤蜡黄,满是深深的褶皱,连路也走不动。必须靠仪器活着。

那个时候他不想死也得死了。但现在他还很年轻。趁着年轻就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趁着年轻来管理这所学校。他想如果这些孩子们都不在了他会疯掉的。明明不比学生们年长多少,但已经比尚且还活着的大家多数次直面龙王的经验。他的余生都压在这里了,

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他所珍视的一切。


路明非一个人徘徊在空旷的墓地。荒凉的残破的,甚至没有一个守陵人。一具又一具黑色的厚重的棺木前竖起青铜墓碑,多年的风雨侵蚀使他们都起了铜锈。工匠们用最精细的手法,分别以他们的母语和龙文铭刻上姓名。那些继梅涅克等人之后在与龙族的斗争中牺牲的老人和年轻人。

他们的名字都曾光耀混血种的历史,令龙族都闻之丧胆。他们都曾手提刀剑站在战场的最前线,与那无上的威压斗争。最后他们都敛去了光芒,沉睡在黑暗的土地里,甚至没有葬礼没有吊唁,也没有守陵人在这里打盹。

他们的名字是——昂热·希尔伯特,恺撒·加图索,芬格尔·冯·弗林斯,楚子航,陈墨瞳……

和他同一时期的大家都死在那场最后的征伐中,只留下了唯一的‘S’级孤独的跋涉世间。


路明非在每一个墓碑前放上一束红玫瑰。最后他将胸前的白玫瑰放在那个无名碑前。然后他跪下去双手掩面。他想这是该刻上‘路明非’还是刻上‘尼德霍格’。他希望能将自己葬在这地方,更希望将黑王永远埋葬。那是他的,他们的,梦想。

一束似火的红玫瑰轻轻悄悄的落在了他的面前,那双苍白的过分的手在满眼猩红中显得扎眼。像是病久了的人。

路鸣泽将全部的重量压在路明非肩上,闭上眼睛贴着他的脸感受活着的哺乳动物的温暖。在清晨湿润的雾气中,他闭上眼睛。

最后他将路明非的脸掰过来,亲吻他的脸颊。湿润的舌不停地触摸着他的脸颊,痒痒的,暖暖的。


终于路明非明白不只复仇使人年轻。


“早安,哥哥。早安,英雄们。”



评论
热度(38)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