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雷嘉】【安艾】雷狮和安迷修的墙头夜谈(二)

写在案头:

我还以为我的存稿不够更新了呢……

就像我还以为我们这回五一不在放假了呢。

感谢那个催更的小伙伴,否则我现在还在想“更不更?没存稿不更了吧”这样~

去剪了个短发,觉得自己帅了几分。

开始。

(依旧习惯不放前传链接,其实我也想向勤奋的p主学习。)

-----------------------------

雷狮默了,他当然没忘。

他怎么会忘呢?这可真称得上是他人生的一大屈辱了,收个小弟居然不被小弟信任的大哥还真是失败啊,那时帕洛斯在背后偷偷编排他,这样对佩利说。

那件事其实挺扯的,雷狮一直搞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到底算他的事还是卡米尔的事。依佩利的说法只怪卡米尔不说,佩利急吼吼地跟他嚷嚷时卡米尔笑了一下,据说是在经过某扇门时不小心挂蹭到的那处伤口被牵动,在卡米尔本就显白的脸上分外刺眼。

卡米尔三缄其口,犹如铜墙铁壁。佩利但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傻狗能理解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卡米尔被欺负了,还被欺负的挺惨,而且已经私下里找人把那几个小子摁墙角揍了一顿。帕洛斯不仅知道了理解了还从头到尾袖手旁观。雷狮快气炸了,合着只有自己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简直想连着这三个也一并抽一顿,尤其是卡米尔。

后来雷狮叫上安迷修又把那几个小孩子收拾了一顿,从他们口中得到了语焉不详的答案。听那几个初中生一边口吃一边讲故事,讲得前言不搭后语,简简单单的剧情差点变成世纪大战,雷狮听得一脸懵逼,心想这语文学得可真糟糕。

故事真的很简单,自己可爱的堂弟拒绝了班里最漂亮的女孩的表白,拒绝的时候说,对不起,我不喜欢女的。鬼知道流言是从哪传开的,孤立和幼稚的侮辱就悄无声息地开始了,受想象力和阅历的局限倒还没恶心到几年前在家里那种程度。卡米尔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家庭教他逆来顺受,那些事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可这不代表那些事也在雷狮的承受范围之内。

“既然打算跟着哥混,就做好娇生惯养的准备吧。”雷狮第一次在打架后有人给他抹碘酒,他审视着卡米尔手上看似细小实际上麻烦无比的伤口说道,轻易不郑重地许下一辈子的诺言。

卡米尔让雷狮生气。

“因为他是同性恋,恶心死……”领头的那个孩子说。话音落下时,安迷修看到雷狮的表情扭曲了三秒,在那三秒里,他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度秒如年。

然后,这难熬的三年过去,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雷狮暴起狠狠踹了那孩子一脚,边踹边骂,声音大得隔几条街都能听见:“你他妈性意识还没觉醒呢就知道搞性歧视了?很能耐啊!想不想知道到底什么叫恶心?同……”安迷修眼疾手快,捂住雷狮的嘴飞快地将他拖走,留下几个小伙子原地懵逼。

作为一名直男,安迷修不知道雷狮犯什么动那么大肝火。虽然雷狮护短。

雷狮那时才刚刚遇见自己那飞扬跋扈的天才小孩,但隐已有爱上对方的迹象。即使身边已经有人因此而受伤,当那爱情变为一个确定的值时,他还是义无反顾地上了,上得轰轰烈烈,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那小孩。

“我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不想她成为别人口中的谈资,不想让她因为我变成流言的材料。”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努力地组织语言,“我答应过自己,要守护她到此生尽头,我怎么能让安迷修变成她哭泣的原因?”

雷狮勾着头没有答话,安迷修抬头往天,忍不住把烟塞进嘴里,“你说我跟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在她面前我……”

“那你可过不了关,跟小姑娘说骚话怎么也得生生世世吧?”雷狮吐槽道,然后猛地甩甩头振奋精神,将刚才撞击他内心的鬼问题赶到一边去。他想他已经有了答案。

他伤害到那小孩了吗?雷狮扪心自问。

没有,绝对没有。那小孩最起码也是个RPG,只有他怼别人的份,谁能伤害他?

要是有人敢伤害那小孩,他雷狮就先找架RPG照那人脸上轰。

安迷修斟酌了一下自己的遣词用句,坚定道:“没有问题,出家人不打诳语,谁知道有没有来世呢。”

“那大师你这尘缘可断得不行,出家人还谈小女朋友?”雷狮调笑,换了个蹲姿。两人间的气氛回暖,雷狮郑重其事地弹出两根手指:“这条路不能有,你可以偷偷表白啊傻!”雷狮一巴掌抽上安迷修狗头,骂道,“不争气的东西!”

“我哪知道她喜不喜欢我!万一没戏那不是连朋友都做不成?我又不是那谁谁能忍受一辈子不见她!”安迷修扭着身子躲避雷狮,争辩道。这一下躲得重心不稳,雷狮拉了他一把,好歹没让这厮滚下墙头。

“你觉得她对你感觉怎么样?他喜欢你吗?喜欢到什么程度?”

“应该还蛮喜欢我的吧……”

“喜欢到什么程度?”

“就差认我当干爹的程度?”安迷修问道,“是不是永无翻身之日了?”

“这倒还不能说绝望。毕竟你还有鬼父这条路可以走。” 

“鬼父你个球啊!你怎么不缘之空啊!”安迷修无奈,恨不得再扇雷狮一巴掌。他突然很烦雷狮,烦雷狮胡言乱语诋毁自己的小姑娘。

“感情这两部番你都研究过?”

安迷修一巴掌抽上去:“稍有耳闻而已!谁跟你一样专精爱情动作片!”

“哎哎,别动手。”雷狮笑,“作为阅片无数的前辈,你有没有打听过她的感觉?”

“怎么问?”

“激将法?你想想你看过那些狗血言情……”

“我光交作业就已经够烦了好吧,那还有时间看言情小说。”安迷修道,“不过如果算的话,我想我已经失败过了……”

“哦?”

安迷修忧伤地抠着墙上的石灰陷入回忆。

那天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我喜欢的她啊,超级可爱的。她很活泼,脑袋里装着很多古灵精怪的想法,每一个都让我吃惊。有时我都想打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

“她说的每句话都让我开心,做的每件事都牢牢抓着我的目光,她的每一个小动作每一个眼神都让我沦陷,只要有她就不会不开心,只要有她我就幸福。

“她有点任性有点幼稚,但在我看来,她生气她哭闹她蛮不讲理都是好的。她没有一点不好。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才没办法求她和我在一起。”安迷修由自己的小姑娘靠着手臂,小心翼翼满怀憧憬的期待自己心里年点小九九被能小姑娘察觉。可身边的女孩却低头沉思,安迷修甚至能想象得到那是怎样一张失落的脸。

为什么?

小姑娘沉默半晌,问道:“那是她可爱还是我可爱?”

感情是没发现?安迷修苦笑,还是答道:“当然是公主可爱。”

小姑娘猛地抬起头,眼角似乎还噙着一丝眼泪,她拽住安迷修的领带发问:“那你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她?”

“当然是更喜欢你,我的公主殿下。”安迷修心都快碎了,他想把小姑娘搂进怀里,拍她的背告诉她自己不会离开甘愿做她一辈子的守护者。可他不能。

他只能看着小姑娘勉力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在他衣服上蹭掉眼泪。她抬头的霎那红霞都失色,她的眼神重归雀跃,洋溢的神采成了新生的太阳。

尽管似有一丝乌云。

安迷修送小姑娘回家,路上他一直在想,他绞尽脑汁去描述她的模样,为什么自己的女孩还是不领会他的意思?难不成是他语文太差了?

那时候他编谎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自己要去跟自己喜欢的女孩告白。说出了那些话却得到一把“就算表白成功了也要继续和我一起玩带上她也行”的裹着刀片的糖。

就和那次“为了和你生活在一起”一样,安迷修又失败了。

“我的恋爱经历才像那种‘急死你活该’的狗血言情小说。”安迷修悲叹道。

“还是那种男主怂包女主小白剧情发展只能靠酒后乱性的纯肉……”又是一巴掌,安迷修恶狠狠地瞪着雷狮,深刻地感到自己纯洁高尚的爱情都被这家伙给玷污了。

“纯爱纯爱行了吧。”雷狮改口道。

安迷修不屑:“你把你那深不可测的脑洞收收行吗?你再在这鬼扯你兄弟的问题一夜都解决不了。”

“行行行,”雷狮强行拽住几乎不受控制的面部肌肉,一番思考后问:“你说他把你当什么来着?爸爸?”

“我胡扯的,你别老拿着说事啊!”

“总之就是‘绝不该和这人谈恋爱’的感觉对吧?”雷狮摆手示意他冷静,将手里的烟摁灭了扔掉,又点上一根:“你知不知道一句话,叫‘先破而后立’?”

-----------------------

作者就是喜欢逼逼:

预计还有两发完成。

如果我的构想没错的话。

评论(6)
热度(26)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