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周翔】敬业福

过个好年……

(年都过完了你才写完)



————正文


敬业福

 

孙翔早早地把周泽楷叫起来。

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入住孙翔家里的周泽楷迷迷糊糊地被拖着洗脸刷牙,连胳膊肘晃动的频率都跟孙翔一致了。

等他基本清醒过来的时候,孙翔从妈妈的钱包里摸了十五块钱准备出门,“姓周的,快换鞋!”年轻人的语气有些焦躁,可以预想自己浪费了不少时间吧。

“妈,我跟周泽楷出去跑步,早饭外面吃了啊,你们呢?”这句不是跟自己说的,周泽楷打开门口那棕色三层鞋柜,把换下来的备用拖鞋放进柜子里,孙翔一个人的鞋子就占了小半柜子。这鞋柜的高度最适合靠着换鞋。

孙翔拖着他妈妈花里胡哨的花棉拖站在客厅,他跟周泽楷之间隔着一堵鱼箱,几条大鲤鱼游曳旋转,好不快活。

周泽楷想起孙翔前几天看着那几条鱼的眼神,不禁打了个机灵。

“你去吧,带点包子回来就好,豆子泡上再走,回来打浆。”妈妈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豆子落碗的清脆声就已经响起。

今天起的格外早。

昨天晚上睡的不算早,支付宝上缺个敬业福少个友善福,孙翔还好是翻腾了一会。

你真的很敬业了。熬到十一点打游戏的孙翔关了游戏以后把周泽楷叫起来要手机搜福字,他早就脸压屏幕睡的不省人事,我的手机上不是有你的指纹吗?被孙翔按着脑袋亲了一下以后周泽楷认命地爬起来,给他搜福字。

那边孙翔已经开始偷他的小鸡饲料。

无限心累。

就这么着吧。扫福扫到上限,还是没出个敬业福倒是来了个友善福,周泽楷有点欲哭无泪,这神他妈友善,真够友善。

后来他又睡死过去,孙翔给他掖好被子,最后轻点唇角,也钻进被窝。

真友善。

一觉醒,天还没大亮,也就七点左右,就成了现在这样。孙翔拉着他的手弯腰换鞋,周泽楷看着看着伸手去揉他的脖颈。

“别烦,我可不敢这几天擦枪。”

“我擦枪。”

“呸,我是说不想走火了。”孙翔恼恼地看他一眼,舔了舔嘴唇。

“跑哪?”周泽楷于是换话题,转回早间任务。

“小集市。”孙翔放开他的手系鞋带,“偷偷去扫福,还差一张呢。”

感情就为了马云一个小破红包这么早叫我起来?哥哥给你发不行?无奈的周泽楷无奈地弯腰去亲了亲孙翔的发窝。

头发长长了。

孙翔是真的打算把扫福进行到底,开了流量开着支付宝跟摊主搭话,刚开始孙翔其实是很腼腆的,口音也不太自然,毕竟工作不在本地,平日接触的都是俱乐部的本土怼人口技,现在只好一口正经普通话走全场。有的摊位还有未成年人帮忙,孙翔问一句,未成年就一本正经的用太不标准的普通话回应他,还语无伦次的,嘴角不住的往上抖。

笑什么笑啊…孙翔无奈。但是这小孩倒是很懂他,主动拿了一张福字给他扫,还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也要趁趁机会。

看着青年人无比真诚的微笑,孙翔的手机嗡的一声,友善福。

周泽楷就一直负责笑得很好看。对面有个小姑娘一直往他脸上瞟。孙翔拽了拽周泽楷的衣服,半脸的不高兴,另外一半心思还在跟未成年人友善,现在说开了孙翔倒是不拘谨了。

周泽楷领意转过脸去,不再到处瞎看。

孙翔打了个招呼离开这个摊位,伸手去拉周泽楷,周泽楷主动递手,手掌相握,他把孙翔往自己身边拽了点,孙翔正预备过马路。

身后青年人歪了歪头,周泽楷笑了一下。

这一转就到了快八点,刚刚巧走到早餐店附近,孙翔对这的店都不熟悉,两人决定一家一家的尝。

“我好像还记得这家店,”坐定了以后,孙翔搭着周泽楷的肩膀,悄悄地在他耳边嘟哝,周泽楷当机立断扯了扯他的耳朵,孙翔一扭头周泽楷就往上凑,孙翔僵住不动,嘴角上扬,周泽楷率先笑出声来,败下场,“我还不了解你?小脾气。”周泽楷底下在他膝盖上画圈,孙翔忍不住笑起来:“笑了笑了,我不嘚瑟了行不?”

正互相闹腾,一小男孩滴溜溜地跑过来,把包子放到桌子上,小男孩腋下还夹着手机,这么张小桌子也得踮一下脚,表情充分融合了不想干活的别扭和面对客人时不自觉的小笑容,煞是更可爱了几分。

孙翔只是伸手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刚理的发,估计初中之前都不一定能被允许留长吧,难得小家伙没有躲居然还冲着孙翔笑了笑。

“我就说我以前来过,这个小家伙跟我关系还可以。”又开始翘小尾巴,周泽楷偷偷掐他一把,等什么时候去他家里,整个街区的人大概都认识自己吧。小男孩把手机塞进口袋,又小心翼翼地拿着豆浆过来。

孙翔接了东西,周泽楷顺手就递了口香糖过去,小孩看着薄荷味的口香糖,连上同时挂着惊喜和为难两种感情,迟钝了一下还是说了声谢谢,飞快地拿走了。

孙翔已经抽了筷子摩拳擦掌,周泽楷的注意力还是在小孩身上那个没收回来,小家伙的耳朵两边剃出了两道像WiFi一样的花样,小孩跳来跳去,那两道杠也就在他眼前蹦蹦跳跳,周泽楷笑起来,他小时候一直都是有刘海的,他妈喜欢他乖巧可爱一点,不过周泽楷显然过于乖巧了。

孙翔拿筷子点他,“吃吃吃,一会还得给妈带呢,那俩,还没我起来的早这几天不怼我了吧?”见他还在看人家的孩子,孙翔磨了磨牙拍拍他的脸颊,“我小时候也是这样,不过当时还不兴WiFi,我妈老喜欢那时候店里理发的那个小伙子,总是问他该给我弄个啥样子又普通又独特的发型。我其实就是个小平头啊,这不是为难人家吗?后来小哥干脆就在我脑袋顶上剃了个小树叶子,就因为这个我在我们街区里浪了一个暑假。”

“有照片?”

“大概有,回去问我妈,你不是讨我妈喜欢?回去逗逗她看看她收藏了我多少黑历史。”孙翔再次敲他的手,“吃你的,别笑,别以为笑的好看点我就会跟你讲更多乱七八糟的事啊?”

周泽楷给他吹气,“我想听。”

“那就吃饭!”

从店里出来,孙翔快快活活地伸了个懒腰,周泽楷搭上他的脖颈捏了捏,歪头,微笑,“喂。”声音里面满是笑,孙翔心道不好,还是条件反射快一步:“嗯?”

周泽楷的脸忽然霸屏,“去理发店吧,年前理。”

口气是商量的口气,但是行动上不像是商量的样子,一抬腿就是正确的方向,周泽楷拉了孙翔一只胳膊,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意味。

孙翔还保持着目瞪口呆的表情。

他可不想跟理发店有任何关系!孙翔真的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跟理发店撇清关系,至少年前!

他不信周泽楷看不出来!

周泽楷心里当然门清。所以他故意忍着笑意硬拉孙翔上理发店去,反正他理孙翔也得理,不然回家就被叨叨死,他妈妈可是说话没留过情。

但是对他周泽楷是有够好!

每次孙翔酸溜溜地跟周泽楷告状,周泽楷都得自己担着错误哄人。

这什么事啊。而且算好事算坏事他自个扳着指头几十回也没算的好。

到底是给按在了理发店里,周泽楷看孙翔气的不愿说话,只好自己上去找人,这个时候店里人不少,他一回头孙翔的小眼珠子又开始乱转,“周泽楷,先回去行不?包子要凉了。”果然。

周泽楷拉开自己的衣服口袋,冲他拍了拍:“放这里,保温。”

孙翔气得把包子塞进去,扭过去不看他。

周泽楷笑,揉着孙翔的脑袋一下一下的晃,另一只手麻利的掏出手机点击拨号,孙翔赶忙去夺他的手机,周泽楷后躲一步,没过两秒,电话通了,孙翔瞬间耷拉下来,却凑过来要听,周泽楷清了清嗓子,说,“妈,”孙翔吓得一愣,周泽楷改口:“伯母,我们在理发店。”免提也打开,孙翔没带拿胆子挂他妈的电话,只听见妈妈的声音已经没了半点睡意。

这种日常琐事上他妈妈向来都是指点江山的气势,闭着眼睛都能指出孙翔哪的地拖得不干净。

“唔,先回来吧,现在理发的人多,把包子拿回来,豆子已经打上了,吃了再去慢慢等。”太后指点道,“孙翔在吧,把你那头发理了,我早说过你不适合留头发总是不肯听,咱俩各退一步怎么样?”

孙翔无限委屈地屈服在妈妈的淫威之下,哼哼了两声,电话挂掉。

瞬间又开始张牙舞爪地对着周泽楷,可周泽楷也不怕他,拉了孙翔的手就往嘴边靠。他们俩各自有各自的线,孙翔浑身一激灵就往后退,使劲揉了揉手背对上周泽楷的笑脸没了辙。

“走吧。”周泽楷挑了挑下巴。

“你倒是勉强掩饰一下你那点小开心啊?”

“我不。”周泽楷说,孙翔就像在他脸上来一巴掌,可是真担心他做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妈的,笑的这么好看是能吃吗?

能吃现在也不能吃!

老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物降一物。周泽楷和孙翔是互相对着眼谁也对谁就那么一点门道,半斤八两搁天平上只会晃荡。可是家里这尊就不是普通厉害的人物,虽说孙翔跟他妈胡闹也是上蹿下跳不叫人安宁,但是此时此刻也不得不耐着性子听他妈的指挥。

他们俩已经吃过了,看着爸妈吃了饭,妈妈就问今天该谁刷碗,孙翔和他爸爸互相看看,孙翔正准备开口,周泽楷就伸手拾起了桌上的碗筷,“我来?”声音好听到孙翔原地爆炸。

他是真的想原地爆炸算了。

妈妈花了五分钟——刚好是周泽楷刷碗用的时间——来叨叨孙翔,中心意思总结下来就是,你看人家周泽楷谁要是嫁给了他那才是享了福了!

孙翔在周泽楷出来的时候酸溜溜的回复她:“那你要是生了个女儿是不是就享福了?”

他妈妈想也没想:“去你的,国家这几年才开放二胎,我还能不要你了?”

孙翔极其满意。

他妈妈又说:“好了,去理发,回来给你报销。”

好的好的都听你的。孙翔哀嚎一声躺回沙发里。周泽楷顺手拿起沙发上的帽子倒扣在孙翔头上。

也不知道百无聊赖的玩了多长时间手游,反正孙翔手机都要玩没电了,洗剪吹的小哥来叫他俩的时候他立马就站起来了,帽子重重的往周泽楷头上扣,周泽楷拿着手机迟疑地问:“不打完?”孙翔大手一挥:“交给你了。”

周泽楷把自己的角色按趴,拿起孙翔的手机,还没来得及操作,角色死亡。

在孙翔离去的背影中,周泽楷的神色复杂。电量显示,最后百分之十五。

周泽楷继续自己的光荣使命。直到忽然伸过一只手夺走了他的手机,孙翔刚把屏幕反过来,角色死亡就突兀的跳了出来,愣是沉稳如周泽楷也捂住了脸,“你在跟人对轰?”孙翔问,“可惜了,下局我帮你打。”

我花了半小时杀了十几个人就剩了三个人结果就是这结局?周泽楷更复杂了。

然而孙翔受到的惊吓何止如此。

周泽楷是被洗剪吹的小哥推出来的,这俩人还公然当着他的面说悄悄话,孙翔连炫耀自己的胜利的心思都转化成了怒气,还没来得及起身就又坐了下来。

周泽楷把帽子拿了下来。

然而如果周泽楷只是把帽子拿了下来真的是吓不到他。

孙翔一瞬间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笑,反正他已经笑出来了,还没等周泽楷说些什么,他就已经笑的直不起腰了。如果等到周泽楷说点什么再笑,那……那还真没什么好说的。

“周泽楷,我的妈耶……”孙翔跳起来围着周泽楷打转,周泽楷主动把头低下来给他看,洗剪吹小哥极其风骚的手法在上面的留下了极其风骚的印记,孙翔不得不承认这是自己二十多年来看到过的最最最美妙的艺术品!

龙飞凤舞一个福。

孙翔摸了摸周泽楷的脑袋:“给我扫一下?”

周泽楷故作别扭:“红包两块。”

孙翔低低地笑了:“今晚上回去给你发个大的。”

周泽楷眉开眼笑。

我刚刚说了什么?孙翔盯着周泽楷头顶的福字,还差一个敬业福,这也太……太敬业了吧?随着支付宝的一声轻响,孙翔捂着屏幕拿过来,分开一点手指,开心地跳起来:“周泽楷!真是敬业福!”

周泽楷冲他挑眉,仿佛在说,我都这样了他能不给你面子?

孙翔觉得他妈说的真对,主要是遇上周泽楷这样的男人,没有你离开的份。他伸手摸摸周泽楷的头,这个福,是福到,还是福气?

年二十九的时候,周泽楷就回去,以他的车程,大概还要一天,年三十才到家的大帅小伙子,真不知道他妈妈会怎么想。不过周泽楷的目的算是达成了。

最后这天一家三口都来火车站送人,周泽楷带着孙翔的帽子,笑眯眯的跟他们挥手,最后两跟手指比成心。孙翔后背一冷赶紧拉了拉衣领子。今天他戴了围巾,出门时妈妈还很是诧异,今天的孙翔不仅起的早,穿的也很整齐嘛!围巾是前几年妈妈自己织的,被孙翔嫌弃了两天,后来还是乖乖地带着走了,但是俱乐部真的不冷,习惯了光着脖子的孙翔今年回来说什么也不肯戴。

火车上的人渐行渐远,孙翔咬牙切齿的同时,周泽楷正在低声窃笑呢。

除夕当夜,好不容易挨到马云发红包,孙翔已经不知道睡着多少次了。十点十八又爬起来抽红包,就他所知已经有一亿五万人搞定了这个活动,而且最后两天总是扫到万能福更是让他牙痒痒。

周泽楷留在他脖颈上的那个吻痕还是令他耿耿于怀。虽然他们俩都一样吧……但是怎么说都是周泽楷占了便宜。

算了算了,抽红包要紧。

孙翔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点开红包。网卡了一下子,他用指头盖住屏幕,然后拨开——

1.88。

哦?

哦。感情我就是为了这一块八毛八努力了这么长时间?

正巧周泽楷的聊天过来:“领了1.98,发你两块。”

“[一个价值两块的红包]”

“另外谢谢亲爱的,今年妈没逼我结婚,你的祝福有效果。”

 

年后,初五的时候俱乐部大家选了个折中的城市聚会。

周泽楷戴着帽子来了。

喝酒吃肉唱K到一半,杜明晃着酒瓶子酒气迷茫,指着周泽楷问:“队长,你,为啥,要带帽子呢?”

周泽楷笑而不语。

孙翔一把拽下他的帽子,冷笑:“要是年前的话,说不定还能扫个福。”

龙飞凤舞一个福。

 

孙翔搂过周泽楷的头,轻轻地吻。

 

——fin——


作者的瞎话:


某人说要维持这个传统……

这什么鬼传统……

梗源就是这个某人。

就算现在祝福诸位抽马云一个大红包也没用了。我自己反正是只有一块八毛八。半个寒假努力抽红包的结果是获得了三个号各二十块成就……

然后……明天就要开学了。

还是希望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即使不更文也能涨粉。(做梦)

评论(2)
热度(39)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