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泽非】路明非终于学会了跳舞。【算是新年贺文吧】

如果不是年前断了几天网导致我只能补补旧番,不然也不会这么晚

全是移动的锅

---------------------

ok,其实写这个还有另一些话想说。

这个要写在前面,不管看不看文都能看见。


希望太太们不要再被原著束缚了。

路鸣泽和路明非不是只有龙啊世界啊王啊复仇啊这样的东西,他们和其他的cp一样是有日常生活可以发掘的。

我以前经常翻tag,(我不看长篇)看到的大多是产粮都是一个老梗翻来翻去的不停表达,不过是换一种语言把同一件事又说了一遍。

这对这个cp的发展是很不利的我觉得。

泽非也可以有很多玩法,也可以像他们那样千奇百怪。

路鸣泽和路明非都是很好玩的人。

他们有很大的世界。

拜托了。

我想看他们的缤纷世界,他们的喜悦而不只是无病而呻。

(还是变相求粮)


---------Action----------(bgm:shape of you-J.Fla)

 路明非终于学会了跳舞。

    

    眼前的场景总觉得有点怪,视野窄了几分,色调也很不对劲,泛黄还发白,再差点霉菌,就完整了。但路明非丝毫没有在意这些地方。

他正坐在仕兰中学礼堂里,着迷地看着舞台上的小个子舞者。舞者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搭白色的裤子,鞋子是橙色的小埋卫衣背后是荧光蓝的神之义眼,裤子上不很和谐画着言弹花纹,路明非还注意到他戴的耳机,玻璃罩里盛放有南极石的晶体。

胸前还别了个无头骑士的徽章。

路明非觉得他简直应该再戴个赛尔提的头盔。

好吧,桔黄色的鞋子陪着套行头相当怪异,就好像把自己全部的爱好都穿在身上的狂热二次元饭。路明非就不会这么傻,他会买件FFF团团服套身上。

舞者双手插兜,只有脚在跳舞,身体随着舞步动,身材还蛮好?男孩子,前不凸后不翘,不过是黄金比例,那双腿怎么看怎么好。

有一点点性感?

音乐是shape of you,舞曲?但声音很远,像泼的水墨晕开的那种远,虚虚得抓不住,从耳朵里逃走。路明非喜欢J.Fla的shape of you,不喜欢那个男的的版本。他注意到男孩头上一顶呆毛跳,特可爱。

歌不是J.Fla的,也不是那男的的,虽然也是男生,但路明非喜欢。发音不纯正,路明非听得出来,但是马尾好看啊。

他起身,走到台下,扒住一人还高的台子想上去,他觉得自己能上去,可是脚都抬不起来,一点都没。于是路明非踩上座椅,台子忽然变矮了,他爬上去,走到舞者旁边。

是路鸣泽。

难怪这么好看。他很自然地感慨道。

路鸣泽跳完一遍,因为音乐停了,抬头看他,然后笑,说:“嗨,哥哥,你老咋来了?我记得艺术节可跟你没一点关系。”

Shape of you又响起来,这是路明非唱的,他很实在地认识到,难怪发音不很准。虽然他没有录歌的记忆,不过一切都没有奇怪的地方。

我来看排练啊。路明非理所当然地“答”道。他没能发出声音。

路鸣泽路鸣泽跟着音乐踩了几步,轻盈灵巧,站近了看更好看。“很简单的,哥哥你要不要学?”

“我学这个干吗?文艺节又不让高三参加。”路明非觉得这话怪怪的,又很正确,仕兰中学什么时候让高三排过节目?

“楚子航还吹萨克斯呢,你为什么不能跳鬼步?”路鸣泽说,表情认真到可爱的地步。

楚子航能保送你能吗?路明非想呼噜路鸣泽的头,还有一大堆槽要吐,脑子转得飞快,但手跟嘴皮子都沉,跟不上脑子的转速。只是说:“我不能。”好像是在心里说的。

路鸣泽笑得更可爱了,还张开了双臂。

要抱抱吗?

路明非犹豫了一下,转身跳下舞台,跑出礼堂。

他跑出礼堂,仕兰中学全地图俯瞰忽然出现在脑子里,操场紧邻着礼堂,在右边。路明非想也没想,转身跑向操场。shape of you的歌声跟着他,模模糊糊地好像响在心里。

路明非跑到足球场中间,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他想起礼堂的路鸣泽,有点后悔没狠狠蹂躏那小子的头。刚才多好一机会。

他还想起以前文学社活动跳舞的事,本来想感慨“我不行啊”,话到嘴边却成了“那行吧”。回答提问一样。

他也确实是在回答询问,路鸣泽在他旁边伸了个大懒腰,踮脚把耳机塞进他耳朵里。

还是shape of you,这会儿变成路鸣泽在脑子里嚎了。英文发音无比标准,尾音俏皮可爱,呆毛也晃得超好看。

果然是美式英语,纽约口音。

路明非双手插兜,随着音乐的节奏用脚点地,路鸣泽贴在他胳膊上,用手捂住他的耳朵,很温暖,卫衣的布料很舒服。世界全被占领,但仍然空虚,肩膀空虚,路明非感到,可毫无办法。

路鸣泽带他去舞蹈室,一间标准舞室,在教学区七拐八拐才找到,路明非跟着进去,心道早知舞蹈社条件这么好就不进文学社了。

仕兰中学好像根本就没有舞蹈社。

不过这也不重要。

现在他们在这里。

路明非看着镜子,他西装革履,脚上纯手工定制黑皮鞋铮铮发亮。路鸣泽换了身黑色运动装,一水的361,依然很显身材。

0.618。

路明非想。shape of you的音乐停了一下,从头播放。

他看着路鸣泽,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然后路鸣泽起手打了个响指,踩出第一个舞步。

路明非紧跟上。

镜子的形象在眼前模糊掉,他们正站在聚光灯的中心,在万人舞台上起舞,三声合唱的shape of you是BGM,皮鞋踏在瓷砖地板上的声音响亮刺激,舞步密如鼓点。

路明非很轻易的接受了眼前的场景。就如同全身连带脑子都在沸水中过了一番,失去了判断是否合理的能力。

因为路鸣泽是存在的。

还是喜欢那句“I am loving your body”,路明非默念道,这时他们飞速转圈,头昏目眩,路明非捕捉到路鸣泽的衣角,他想,“路鸣泽穿裙子多好。”

歌声没了,路鸣泽站在他面前,穿着黑蓝色的JK制服,小短裙,膝盖圆润好看。他们四目相对,路明非忽然发现路鸣泽的瞳色很乖,他握住路鸣泽的手,手是小女孩的手。

他马上就可以抱住路鸣泽了。

路明非忽然看到台下坐着人,师兄和老大都在,表情庄严肃穆,都穿着仕兰中学的校服。校长的声音响起来,几千人等着他看。

这样不对。

路明非猛的将路鸣泽推开。

一闪间,他看到路鸣泽眼中失望的情绪。

路明非向后倒去。

他惊醒。

梦境的最后一个场景还历历在目。校长在毕业晚会上说道,“我校某同学路明非,一一分之差与卡塞尔大学失之交臂,实在可惜,其根本原因就是这位同学考前花了太多时间在排练节目参加艺术节,所以从今年开始,高三一律不准排节目,除了楚子航……”

然后师兄站起来大声说:“我反对!”

老大也说:“我也反对……”

老大什么时候也成校友了?路明非笑笑,坐起来。一股子冷风扑进来,还带着冰渣。借着床头小夜灯,宾馆窗户没关,只是拉上了窗帘,半夜下起雪,风呼呼窜。

身上聚起来的热气瞬间被剥夺,路明非真想重新钻回被窝里窗户爱咋地咋地,可那么干不是办法,肩膀冷得发疼。

路明非麻利地下床,先去开灯,再窜到窗边啪得把窗户关上。他拍拍窗台,手心透上来寒意,神智完全清醒,没有一点宿醉的苦。

不愧是老大。

路明非翻身坐上窗台,对肌肉的控制也几乎是最佳状态。玻璃上已经蒙了一层水雾,虚化街道的霓虹。

毕竟是北京。

他锤了两下玻璃,又缩回来猛搓胳膊。身上的温度就全靠地暖了。

冷可以,空虚却无可奈何。他知道怎么缓和这躁人的处境,清楚地知道乃至可以描述那样的场景。

无人可托。

说真的,很久没想起路鸣泽了。

路明非双手抱膝,竭力回忆梦境的细节。刚才还无比清晰连贯的画面现在已经支离破碎,路鸣泽那小子最擅长的就是操控梦境了,作为他的大哥这么长一个梦只记住小短裙还真是差劲。

路鸣泽的面孔早就模糊,但那梦中的小男生绝对是他。路明非会如此笃定也不是没有原因,毕竟他长这么大也只对路鸣泽有过那种想法。

女孩子先不算。

楼下第三十辆打蓝灯的宝马过去,永远的黄蓝黄,黑蓝红,前一辆奔驰后一辆法拉利,路明非心里一颤,察觉到异常。

他找到手机,拨通前台号码。

果不其然。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特殊服务吗?”

路明非忍住不笑,清清嗓子郑重地说道:“需要一些特殊服务。”电话里传来一声轻笑,他想想又道,“持久点,越快越好。”

“嗯,持久的,越快越好。”电话里说,一本正经仍颇具客服风范。“您叫的特殊服务已经到了。”

电话被无礼挂断,门咔哒一声,穿着黑色侍者服的路鸣泽进来,随手关上门。

房间里的景象入眼,路鸣泽愣了一下。

路明非坐在床上,嘟囔了一声。他向路鸣泽招招手,“傻站着干嘛?以前就数你小子机灵。”路明非扯出一嗓子熟客腔,似多年老嫖客,脸上显出毫不掩饰的高兴,安心也有一点点。他讲上身仅剩的背心也脱掉,靠在被子上张开双臂等路鸣泽。

“真是好久不见热情许多啊哥哥,果然距离才是美的根源吗?”路鸣泽换上一张笑脸,将手中的托盘放到床边,边脱衣服边走过去,正面抱住路明非,从脖颈,他轻吻路明非的脸颊。拥抱的动作如这房间里暖黄色明亮的灯光一般堂而皇之。

“再往下一点吧,抱住胳膊也。”路明非指挥道,路鸣泽依言而行,将他抱紧在怀里。他们之间的距离安全极了,是个不管做什么都会被掰弯的距离。

他们停着抱了一会,路鸣泽叹了口气,苦笑:“拥抱饥渴症啊哥哥。真可怜,多久没人安慰你了?”

“哪来这么高级的词。有这玩意吗?”路明非回嘴道。他把脸埋到路鸣泽颈间。“我梦到你了。”

“哦?”

“小短裙还有热舞呢,I am loving your body。”

路鸣泽抱起他的头,吻他。

“还要教跳鬼步呢,不用手的那种。”路鸣泽嘲讽道。

路明非哈哈笑,胡乱把托盘里的东西摸过来,拆出一只套套。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他呢喃。

 

-fin-

 

作者的逼逼:

算是搞定了。

虽然预见到快到结尾就一定会卡不过很有先见之明的换了根笔还是很ok了。

换码电子稿果然没有大改,手稿就蛮完成了。

描述梦境的文体用惯了转不过来,前部一直用不真实的感觉去写的,后部想改回现实向描写结果失败了。不过无所谓。

没有想象的好。

就是从一个梦里跳到另一个梦嘛。

OK,结束了。

这明明是个甜梗却一点都不甜……


谢谢观看!

评论(7)
热度(53)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