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恺楚】【250点文】YIELD RIGHT OF WAY——娱乐圈点文【下】【完啦】

好啦,完了。


又该去学了。


结果又是这么慢。


还不知道效果好不好。


》》》》》


33.

但是这回拍戏,跟大明星走的最近的不是Elune反而是恺撒大爷。

我当然知道恺撒大爷为了自己的目的做了多少努力,尤其是在挖掘每一个拍摄地点的美食上,所以他一定也在健身房里消耗了不少时间。

我觉得恺撒的路子很妙。

总是被恺撒大爷请去吃加餐的大明星,也在健身房里耗费了不少时间。

大明星很敬业,对于找人对戏练习从来不吝惜时间。所以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往往就是最佳人选,以前是Alice这个大戏精,现在又换成了恺撒,一个同样戏精的人。

对于大明星来说,跟女生的感情戏一直算是弱项,自然练习也就更多。

我经常撞见他们连面对面地坐着,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可是俩人之间仿佛存在某种磁场,齐齐地排斥任何外来之物。我绞尽脑汁思考如何能破坏这种磁场,撑着下巴摆成思考者的姿势,无奈被气氛融了进去。

但是导演一句话就转换了全部的气场。

导演拎着小喇叭走过来喊道:“吃饭了啊?”

这时恺撒霍地就站了起来。

恺撒:“出去吃吧。”

你到底是多嫌弃剧组的盒饭?

34.

没有拍摄任务的时候的大明星还是喜欢去影院。

像以前一样。

他从来不和Alice一起去看电影。我又回想起那段日子,每天陪着他耗在电影院里的那段日子。我不能说电影真的能给他的表演带来帮助,但是确实是让他的责任感略微地安慰起来。

那是一段灰暗的日子,任何的一切都不能让《夏弥》的拍摄进度有任何的进展,Alice被导演骂到哭,那个一直和蔼亲善连的老先生拿着喇叭对着镜子大声地背台词,摄影师背着摄像机到处乱跑,拿了一张内存不怎么样的卡拍了很多东西,满了删删了满,大明星叫我陪他去看电影,我们一起在电影院睡大觉。

最后我把他叫起来,我们一起站在路边等车回去。

他在车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第二天早上继续拍电影,Alice修改了剧情但是没有告诉他。大明星被一巴掌扇的猝不及防,愣在当场,Alice抱着肩膀失声痛哭。

结果是很成功。大明星愣得恰到好处,Alice哭的恰到好处。一直反对用眼泪来表现痛苦的导演也跳了起来。

如今我却想念那段时光。

35.

大明星认真的看着我:“电影院?”

他手里两张影票。

我:“不找恺撒大爷一起去?”

他摇了摇头。

我:“又想找感觉了?”

大明星只是露出一个微笑,他转身拿了帽子,一个待在自己头上一个递到我的手上,我看了上面的花纹,还是在国内的时候买的,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太阳,下面是不知所云的英文。

我向他投去求助的目光。

大明星耸肩:“这个单词百度都查不到。”

我:“百度都查不到啊~”

我们相视而笑。

36.

座位在最后一排。

电影是很卖座的漫威大片,因为很卖座反倒没记住名字。电影开场前我听见大明星低低的念词声,我把耳朵凑过去,想听的清楚一点,他主动把声音放大了一点,手机被按亮递过来。

导演的邮件:“不然用中文念那几句吧。明天再拍摄试试,玩的开心。”

大明星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许久未闻的北京口音也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我眼睛一亮,转过脸来看他,呼吸撞在一起的时候他落下最后一个音节。

“不要用你的眼睛看,不要用你的耳朵听,不要用你的心去想,难道动一动脑子就很难吗?你从来不听我的话,用你的大脑好吗?听到我的话好吗?”

我的心猛然一紧。

“不要总是在逼我开口好吗?”

我低声地接过来:“不会的。”

大明星安静的看着我,继而靠回椅背上。我坐回去等着他自己迷糊。

大明星忽然转过身来凝重的看着我。

大明星:“有的时候不开口还是不行。”

我以为他要发表什么高见。

我:“你觉得……”

大明星:“是时候去厕所了。”

电影开场前五分钟。

哦,这样啊。

37.

其实看这种XX大战XX的片子大抵是找不出什么感觉的。结果就是我们俩花了一场电影的钱补了一个小时的觉,旁边的小妹妹满面疑惑的盯着我俩看,欲言又止。

她一定想知道为什么这么high的电影也能让我们睡得这么香。

我去问了下一场的电影,反正不是世界大战一类的不需要把地球炸掉,所以就决定看下去。

结果开场前五分钟碰到了恺撒大爷。

在厕所。

空气尬了一秒钟,我正想着要不要一捧水泼上去的时候,恺大爷已经被迎头痛击。

大明星一把水泼得他当场懵逼。水珠顺着脸颊滑下来的时候,金发已经吸足了水分。

忽然生动起来。在卫生间不算明朗的光线下,没有什么能抓住人的眼球,除了笑声。恺撒笑出声来,浑身的肌肉都跟着颤抖,接着是我,最后是大明星,他只是疑惑的看着我们,然后露出笑脸,没有声音从他嘴里发出来,可是我和恺撒都感觉到了笑意。

就像是瞬间接受到了电波。

恺撒:“这得是多浓烈的爱啊。”

大明星:“很浓烈。”很笃定。

38.

问题不只出在一个人身上。

Elune,恺撒,大明星。三位主角大佬,一起发现了这个严肃的问题。

最先发现问题的是Elune。她以女性面对优秀的男人时敏锐的直觉准确的指出问题的所在:“恺撒根本就不是演戏。”

心虚的恺大爷丝毫没有把自己心虚表现出来,他淡定地温柔地把爆米花塞进Elune嘴里,细心地擦去她眼角的泪。这点眼泪纯粹是为了正上映的青春电影的女主角而流的。

恺撒:“对啊,我根本就不演戏,我都是真实情感的表露。”

Elune:“是啊,真是情感是不错,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真实情感啊。对吧?”

我把可乐拧开递到Elune的手中,装作什么也没听懂。

大明星直接把自己的爆米花倒进了Elune的桶里。

Elune一拍大腿,怒:“还解不解决问题了?耗死在电影院里?”

39.

这部影片最后还是看完了,看到一半的时候恺撒和大明星都开始昏昏欲睡,我在死撑和睡死之间选择了死撑。

毕竟Elune还哭的梨花带泪,不能没有人给她递纸巾。

然而我还是没坚持到最后,Elune突然哭着对我说手机的时候我还忙不迭地把手机递了过去,她带泪的眼睛愣了我一眼,娇弱中自带万种风情,又暗含坚强。

Elune:“我是想说,你短信。”

我尴尬了一下,打开短信。

来自我对象:“我在这里,你在哪里?”

附带一个坐标。

我起身,艰难的从椅子上翻过去。我突然明白了最后一排的好处。

Elune扭头看我。

我冲她露出笑脸:“媳妇找我。”

她的眼睛活动起来,本来还泪汪汪的忽然就充满了八卦。女人真是这么神奇的生物吗?跟他们比起来男人真是Low透了!

我嘿嘿咧了一下嘴,抓起帽子戴上走人。

40.

我在红绿灯口找到他,他安静的缩着脖子玩着手机。

此时天气还不算冷,但是我把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他把头扬起来放在我的肩膀上,轻轻地哈气,热气在我的耳边萦绕着,如水流般融化了耳垂的麻。

他说:“真暖和。”

“你闭上眼睛枕上她的肩头,感受。

温暖攫取了一切的感知,你不知道现在正在发生什么,所以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吧。

Lacy紧紧地靠着身边的这个躯体,不知道眼泪已经落了下来。”

Elune给我发来的彩信,一张照片还有一段剧本。

照片上大明星枕着恺撒的肩膀,恺撒挡着脸不让拍。

Elune:“电影就这么结束了。”

41.

到底是什么结束了。

我直到很晚才回去,我和对象去中餐厅吃了晚饭,然后去游乐场high到深夜,最后在过山车上亲吻,被强大的地心引力折磨的苦不堪言,一步一虚地下来,逃也似的挪出游乐场。我们在抓娃娃机上浪费游戏币,只进不出也快乐得要死。

花了一千多抓到一只老鼠,灰蓝的身子黑嘟嘟的小眼睛。

我和他抱在一起等出租车,我把他塞进出租车,等着车走远,一个人去搭公车。

一路上脑子里面两个形象来回闪动。

灰蓝色黑嘟嘟眼睛的小老鼠。

金闪闪亮晶晶蓝宝石般的恺撒大爷。

42.

我打开门的时候听到水流的声音,我在乱七八糟的床上找到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到最大,吹风机扔在角落里,幸运的是那套棉质浴袍还没有弄丢了,我把床上收拾了一下,被子叠好,枕头使劲拍回原来的形状。

大明星打开浴室的门。他站在门口向我招了招手,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淌着水,刘海全部捋在脑后,麦色的皮肤闪闪发亮,我皱着眉头把毛巾扔过去,随着他擦水的动作上下打量,冲他吹口哨。

大明星咧了咧嘴。

大明星:“浴袍给我吧,吹风机也给我。”

我把浴袍扔过去,拿着吹风机插在浴室边上的插座,这个时候屋里面稍微有点热了。我知道这个温度对于大明星来说可能刚刚好,很快他就会把温度重新调下去。热风从这个小机器里撞出来,把湿透的头发和水珠一起吹起来,水珠同时飞上了我和他的脸。

我更加清晰地看到那些痕迹。

我:“做过啦?”

我不知道我的声音是不是很嘶哑。

他探头看了看我,抬起眼睛来:“你不也是一样吗。”

我们一起笑起来。

一切都没有改变,我为这样清浅的微笑而满意着。一切都不必说出口,一切都没有改变。

43.

电影拍摄的工作结束了之后我就先回去了。

大明星一个人去机场送我,我们俩终于在出租车上也没有睡着,本来计划联机打游戏却因为游戏技术问题只能退而求其次。司机倒是蛮健谈的,本土味道的意大利语中间愣是要夹杂着根本通顺的中文短语,我们就这当日的天气进行了友好而愉快的讨论,最后连我都不知道我们在讨论什么了。

登机的时候大明星把我的行李箱隔着七八米左右的距离滑过来。

我伸手去接它,结果这家伙就跟搞来的时候一样,一个趔趄猛烈地亲吻大地。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蹲下去拉箱杆。

“Beh, dio!(好啊,上帝!)”

44.

我对象来接机,开了他自己的保时捷。

我打开微博刷了一会,几乎没用过的大明星的微博号给我推送了一条新动态。

坐标意大利亚。

一张照片。大明星坐在电影院,主体是闪着光没拍清楚的电影,黑暗中一点也看不清楚的电影票。

大明星:“看到一半忘了电影名字了。”

他一个人在看电影,看到一半忘了电影的名字。其实他快要睡着了,可是他一个人去看电影,他并不想连着下一场一起看。

机场离市区确实是有点远了,我在路上就睡得稀里糊涂了,连聊天聊到哪了都不知道。隐隐约约听着对象的声音,总是想爬过去蹭他的手臂,对象把我推回来,让我系好我的安全带。

我也不知道自己听了什么在车里摸了半天。

对象笑出声来。

他说:“混蛋,今天没带,好好睡你的去吧。”

我梦见我坐在一个很热很热的地方,躁动的空气把我热的失眠了。

45.

回到公司的时候见了大老板。

大老板看起来蛮高兴地。我问他咋了,他还拍着沙发帮子请我坐下喝一杯。我按捺下满心的疑惑坐下来喝口酒,越看老板越好玩。

大老板:“加图索家族在公司入股啦!”

我想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老板又说:“那边要挖子航,你回来干吧。”

我:“哦。”原来这样。

大老板把报纸给我看,头条就是大明星和恺撒的关系认证,暧昧还没开始就已经落实了。照片用的居然是Elune的那一张。

只不过还有一张更清晰的,在这张照片里,恺撒偷偷亲吻大明星的额头,金发在滤镜下闪闪发亮。

我把灰蓝色黑嘟嘟眼睛的小老鼠放在哪了?

46.

我开始带新来的男孩。

我在工作不忙的时候去看大明星的那部电影。

我不知道现在大明星和谁一起去看电影。

他的微笑。他把头放在一个人的肩膀上,两颗脑袋就这么挤在一起,仿佛真的有什么在轻轻地说话。

“你听到了吗?”

没有耳朵,没有眼睛,没有心。

47.

我早知道的。



------------------------------------------------(完)



试着使用和很多奇怪的隐喻,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好好看。


两条线的话我觉得是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的。


最后其实还想写这么一句,但是不知道该插在哪里。


“其实我们早就明白,阻碍男女主街在一起最大的障碍,不是他,而是恺撒在戏里戏外都爱上了他。”


就这样。终于搞定一个点文。

评论
热度(31)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