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雷嘉】雷狮的诗——(二)

-安哥上线。


-国庆假期居然只放假两天半。


-而且不是高三……


-啊,无偿补课谁不去啊……


------------------------------------------------正文


》》》》

安迷修在哪?

安迷修在哪?

安迷修在哪?

格瑞被问到这个问题。

雷狮被问到这个问题。

安迷修也……

“哦,美丽的女士,”她说,“请求允许我向您发问,谁在找安迷修?”

谁在找安迷修?

谁在找安迷修?

谁在找安迷修?

格瑞被问到这个问题。

雷狮被问到这个问题。

雷德被问到这个问题。

“啊?那还用问嘛!当然是嘉德罗斯大人和我和美丽的祖马小姐啊!”

嘉德罗斯在找安迷修。

雷德在找安迷修。

蒙特祖玛在找安迷修。

安迷修:听说有位美丽的女士在找我?

》》》》

雷狮在找嘉德罗斯。

佩里的作战计划被接受并且执行了。

卡米尔:真是受不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也要做吗?

佩利:我跟你一起去老……唔……唔……唔……

》》》》

帕洛斯:这种事就不用我们参和了吧~

》》》》

类是很烦。

嘉德罗斯认为雷狮是跟安迷修一伙的。

因为他总是厚颜无耻地挡在自己寻找安迷修的路上。

“来打一架吧,”雷狮说,“嘉德罗斯。”

这个男人站在自己面前,他的三个小弟站在较远的地方呈观望状态。

男人的眼睛里有很吸引人的色彩。

不是啊,比那更温和的,又比那更灿烂。

这谜底只有雷狮才晓得。

明亮而又深邃的名为“感情”的色彩。

可……

“你跟安米修是一伙的吗?”嘉德罗斯怒道,“烦不烦啊你?”

小个子露出极不耐的神色毫不避讳的说了心里话。

》》》》

面对拥有如此理所当然又不可理喻的想法的嘉德罗斯,雷狮打心底里感到无奈。

他怎么会跟安迷修一伙呢?

他可是恨不得去搞死安迷修呢。

直到卡米尔向他汇报道,与嘉德罗斯暂时分开的祖玛和雷德遭遇安迷修并打了起来的情况。

嘉德罗斯看他的眼神更加不善,浑身散发着“你坑我么”这样的气息。

看来是免不了打一架了啊,雷狮想。

嘉德罗斯抽出大罗神通棍。

雷狮……雷狮咽了口唾沫,拔腿就跑。

妈蛋,老子的元武为什么没有修好?

》》》》

祖玛和雷德对NO.4的安迷修丝毫不落下风。

毕竟也是稳居第6、第7的强者,安迷修甚至怀疑这位小姐找自己的目的就只是「杀了自己」这么单纯。

事实上——只是打一架而已。

↑嘉德罗斯大人的原话。

要把他的元武逼到最强状态,以满足那位大人的好奇心。

这场配合战打得十分精彩。

双剑安迷修,今天也在一个打两个呢。

安迷修:今天居然也在为了女士而战斗?

》》》》

距离产生美。

雷狮得出一条至理名言,至少再拿回元武之前,这句话都是对的。

他的小弟们为此十分欣慰。

只有佩利愤愤不平。

“雷狮老大!我们去看看你的元武吧!”一周目。

“您的元武也差不多了吧!”二周目。

“雷狮老大!元武!元武!”三周目。

……

“老大!老大!拿回元武去干架吧!”n周目到雷狮都有点烦了。

》》》》

“亲爱的祖玛小姐,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难解的怨恨吧?为什么您一定要追着我不放呢?”安迷修挡住祖玛的刀,往后跳避开下一招。灵活的女孩欺身上来,毫不客气地挥剑上挑。

格挡。

所有的攻击几乎都被加之于剑。而且原本的双人配合也完全抛弃。安迷修双肩交叉抵住祖玛的刀刃,斜身旋转躲过最烈的那一份力,本来想当即横刀切在女人暴露的脖颈上试图逼退,可这家伙迎头而上。被正中弱点的安迷修内心苦笑,后退勉强松开半步的距离,半空转变招式有砍在刀刃上。

值得被认真对待的不要命的女人。

安迷修盯着森林中,“别乱看,小心你的脑袋哦!”他提前挑起祖玛的长刀,想找机会彻底近身改肉搏战会有利一些,使用长剑与女人战斗……

正因为没有任何深仇大恨才难以下手。

这样迟早会……

可恶!

“安迷修的脸色好像一坨屎哎!”雷德笑道。

》》》》

脸色像一坨屎的安迷修盯着从树林间走出来的嘉德罗斯,雷德耸耸肩转身跟上,祖玛后退一步,三人呈环状把他夹在中间。

现在依然对「原因」摸不着头脑的安迷修,正面对上了雷德。雷德向前一步,抬手迎击。在安迷修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嘉德罗斯和祖玛退开了。

这个混蛋根本无心战斗,又抓不了他的痛点。

即使看出这是个落没的骑士,

也知道他恪守原则。

但什么是他的弱点呢?

八荣八耻谁背得下来?

这个最后的骑士啊,

还真是让人无所适从呢。

》》》》》

“做得好,祖玛。”嘉德罗斯说。

蒙特祖玛点头,随着这孩子的脚步停下,小个子转头望向战斗中心,安迷修的攻击果然陡然凌厉很多。

蒙特祖玛的打法是经过训练的,目标是「安迷修的双剑」。为了让他在战斗中尽管多的使用元武而特地修正过的战斗技巧,即使只联系的短短几周,但完美地达到了「最低级」的目标。

接下来由雷德接受,以「男人的尊严」测试安迷修的实力和潜力。嘉德罗斯的元武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被“他自己”摧毁了,现在依旧不算安稳地躺在岩浆中。

祖玛是个非常厉害的人。

嘉德罗斯席地而坐,耳边不断回荡着雷德的大叫和安迷修的质问声。

“为什么要找我?”

“我哪知道?”

“怎么可能?”

“我真不知道!”

》》》》

无心战斗的安迷修终于从雷德手下逃跑了。

雷德这个人啊……他摇头,如同对方试探他的实力不得一样,他也试不出祖玛和雷德的实力。这两人,并非在藏拙而是用尽了权利,但是战斗的目的却并不是「战斗」所以无法尽情发挥。从他以往的情报来看,雷德的战斗风格并非如此,如今天这样,只能用“像是吐丝一样要把虫子装进去”来形容了。之前从未交过手的安迷修只能从他人那里听到“快、准、狠”三个字的描述,以及裁判球们的“用心险恶,十恶不赦,早晚死掉”这样负面的评价。

雷德跟裁判球什么仇什么怨啊……

安迷修露出微笑——

总算是脱身了。

》》》》

可怜的安迷修,孤身一人,刚从「三人组」的魔爪下跳出,又碰上了杀人不眨眼,越货不手软的雷狮海盗团。

面对着佩利“这个家伙我可以干上一架吧”的询问,活动了变得酸痛的手腕的安迷修,露出了一个虚张声势的自信笑容。

然而雷狮老大上前一步,问:“嘉德罗斯在哪?”

他头都要炸了。

怎么一个两个,

都要找来找去。

就不能消停一会,

让世界和平一点,

让生命美好一点。

发发善心吧大爷们,

让我喝口水行吗?

 

--------------------------------------------(二)

慢慢热……


然后,想给雷狮过生日吗?→这里看策划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