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凹凸黑道】沿着车厢奔跑【金鬼】【金幻】【all鬼狐】

小推车小推车。


终于推出来了。


这次是金鬼和金幻。


私设金幻成分多一些?


瞎写些感想。


顺便,码小推车的话,有什么中文BGM可以推荐一下吗……


全篇请参观主页【凹凸黑道相关】


-----------------------------------------------



鬼狐天冲的根据地像个堡垒。

乌龟壳的形容词又是谁首先提出来的呢?鬼狐听到这个形容的时候只是一笑掩过,但是总有一天,他也会觉得,真TM的形容到位。

“鬼狐,找我干嘛?”

把什么藏在堡垒里面才最安全?什么都不放,堡垒才最安全。鬼狐想自己明白的太晚了,晚到没有人生重来的机会了。如果……怎么可能会有如果。如果真的可能,那么他还是会做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坐在这里想起某个人的比喻,忍住胃里翻滚的疼痛和身体猫抓似的绝望。

门开了。

鬼狐的椅子慢慢地转过来,精致的面具挂的一丝不苟,双手交叉的动作多少给人严肃感,今天是一张微笑的面具,还有一双不微笑的眼睛,领口翻开,烫金的小狐狸反射光芒,银色的短发在黑暗的仿佛会发光。

灯亮了。

“欢迎你的到来,”暖色调的背景下,鬼狐向金伸出手,微微歪头,刻意亲切,“随便找个位置坐吧。”金偏头撇嘴,然后又露出一个不痛不痒的笑容。果真是随手扯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对于鬼狐,对于金,这都过于随便了。

但这样就好了。

鬼狐润了润嗓子,“金,我需要你的帮助。”果不其然的看到了一个讽刺的笑容,造成这个笑容的就是我自己。必须克制的恶心从喉咙口翻滚起来,他再次把口水咽下去。“我能帮你什么。”金垂着头,目光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蓝眼睛里焦点都不明不白,他的目光最终出现目的地。

鬼狐绕着桌子转动。

那双手在桌子上磨擦,轻柔得如同笔尖滑动在纸页上,金的眼睛落在地面的某处,以某个位置为圆心,仿佛被钉住。

“金,请不要看轻自己的力量。”

脚步声。握住拳头。

“要相信自己的内心。”

到底是谁。

“我们需要借助你的力量,你是这次计划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手指在椅背上摩擦,鬼狐从椅子的一侧缓缓地挪到另一侧,缓慢的把黑手套一根一根从手指上剥离出来,白皙细长的手指和细小的伤痕,手套放在桌子上,金的目光从地面游到桌面上,刻意地避开那双手套。

“你愿意吗?”

我——手指从脖颈穿过去,擦过耳垂的时候温热的感觉贯穿心脏,跳动似乎突然停止,然后慢慢加速。但更加清晰的是,金听到鬼狐的心跳,血液在管中流淌不断,小溪注入大海,主动挑逗的一方反而被接受挑逗的一方抓住了破绽。

“我不——”

鬼狐露出微笑,面具掀起来的时候笑容彻底打开,被目击的表情,眼睛,露出来的脸庞,还有。距离拉近,一切像加了虚化,柔软但干裂的嘴唇,舌头舔吻嘴角的时候被接纳,感受到又一软体动物的吸引,世界蓦然清晰,浩浩荡荡的江流全部汇入大海,如同太平洋的中心。

警铃大作。

而后静止。

“愿意。”

蓝眼睛里波澜重现,吸引人的光彩亮起来又落下去,瞬间表露出来的心思没能被抓住,鬼狐拿起手套慢吞吞的重新套回指尖,一根一根的往下扯,听见金的喉咙在上下滑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好吧,鬼狐,我会帮你。”金说,然后起身,“我也该走了。”

鬼狐倾身做出一个请的动作,“那,请恕不送。”

门开了,金发小子再也没有回头看。鬼狐听见声音,紧张而又充满真心。

门关了。

灯灭了。

时间似乎在慢慢倒流。

鬼狐把面具重新带好,顺手扶着椅子坐下来了,椅子上还有点温度,但是这不能让他的手指再度展开。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只能自己发出野兽般的吼声,但仍然无法把胃里的翻腾之感清除掉。

 

紫堂幻还没走。

不可否认,在看到紫堂的时候,我松懈了。金把手掌击在紫堂幻的手掌心,清脆的声音响起,金回头看一眼门口,紧紧锁住的门,金属的刻痕阴阴地反光。只有一瞬间。他居然在担心被鬼狐听到?紫堂幻脸上的担心还没有消去,耳边响起鬼狐天冲说过的话,对于金的担心更胜了这种“普通”的感情一分。

不必了紫堂,你会在后面的战斗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走吧,紫堂。”金按在紫堂幻肩膀上,然后同他并肩转身沿着长长的走廊晃晃悠悠地挪动步子,好友的左手放在右手里,双手放在胸前,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幅紧张的样子,确实,紫堂完全没有一点点的张扬,连发丝都是细细的顺着落了下来,眼睛也是温和的,就像现在这样子,忽然觉得有点好欺负。金伸出手指磨了磨自己的嘴角,这里延伸出一抹微笑。

“鬼狐大人,”金转过头看着紫堂幻,男人的手指放在手心里磨蹭,声音清晰但是含着抑制,“跟你说了什么吗?”

蓝绿色的眼睛里忽闪忽闪着一丝他不愿看到的色彩,被捕捉到的这点颜色让金感到糟心。他并不是一直都看不到——最近连格瑞都不太正常了。

我可以做点什么。鬼狐的那双手忽然浮现在眼前,磨着桌子细细的沙沙声在他心里更加锐利地响起来,撩人如同只着纱衣的曼妙情人。心跳起来了,他已经反映了一秒钟。被识破。金耸起肩膀,露出笑容,胳膊搭上紫堂幻的肩头的同时,顺势把他往自己身边拉扯,声音在耳朵边吐出来。

热气灌进去。

耳根泛红。

手指推着紫堂的下巴让他的脸转向,对上那双蓝眼睛的同时,他没有机会看清楚内容,便被彻底的拉进来。下巴被剐蹭的有些痒,盖上双唇的温度才更让他忍不住想软了双腿,伴随着一张一合的啃咬,这种厮磨才更让他大脑发昏,似乎连牙齿的碰撞声都听见了,伴随着对方的动作把自己的防守打开,见好就收已经不适用在这样的时刻,但他似乎还能分出一份心思去思考两人的距离是否过于接近,这样的举动是否过于亲密,即使事实上已经算得上逾距。

事实上已经无法思考。

在想什么。通道打开,一切都融会贯通,舌尖尝到甜甜的味道,但不是自己的东西,来自另一份点心的甜美在口腔中化开。压在脖子后面的手始终没有挪动位置,眼镜好像压得鼻梁有些痛,来自胸口的钝痛侵袭了大脑,因为毁掉了理智的罪魁祸首已经抽身而退,真是干得漂亮,来不及收回的液体被手背接起,他在金的手臂下低下头去。

咳嗽。

这罪魁祸首反而笑了起来,“鬼狐就只做了这些啦,他只是问我要不要出一份力——”金挠了挠头,扶好帽子,紫堂幻的咳嗽声令他有些,“哈哈,抱歉啊紫堂,我只是……”好友的眼中只剩下了无所适从的紧张,这令他很满意。

只是什么?

紫堂幻把最后一丝担忧也在眼中化开,连同那份被识破的情绪,像是把巧克力融入牛奶。

可是我……

“紫堂,我们走吧,”金拍拍他的肩头,歪头眨眼跨步,“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对吧?”

忍住不去向他探寻更多,紫堂幻跟上金的脚步,一迈步方才的腿软好似再次袭上大脑。绝对不能后退。

 

-------------------------------------


躺着休息。

评论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