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凹凸黑道】沿着火车车厢奔跑【all鬼狐】【雷(狮)鬼】

几天前搞了一部分

先放吧


我把自己的格式都忘了……

就这样随便打打吧……

--------------------------------------

雷狮抽了抽鼻子。

弥漫在空气中的可算不上什么好味道。有一丝丝的血腥味,被消毒药水盖去大半,还是挣脱遮蔽宣扬存在。到底是属于谁的味道呢?

他的眼睛在面前的两位“主人”身上流转,嚣张地舔了舔嘴唇。很久没进食了,口腔里弥漫着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令人不舒服的甜味。把这股味道送给谁呢?

戴帽子的金发小子和某个嚣张的家伙有点像,不过这低落的样子可以一点都不适合这样鲜亮的颜色哦,要不要试试看染点其他的颜色上去?

比如铁锈红?

雷狮又将侵略性的眼神转向鬼狐,脸上的面具似乎是在笑,这样露骨的注视对鬼狐似乎没什么影响,鬼知道他藏起来的身体是不是在颤抖啊。

装模作样的小角色而已。

“金你先回去吧,让我来接待一下客人。”鬼狐拍了拍金的肩膀,下了驱逐令。

金看了看雷狮,又看了看鬼狐,露出犹豫不决的神情:“可是……”

“好啦,就让我跟你们鬼天盟的小‘boss’单独聊聊好了,我们能把他怎么样呢?”雷狮舔了舔牙根,嘴里的甜味挥之不去,激起一阵阵反胃的感觉。一直以来自负的冷静和忍耐也快到了顶点,眼前这金毛小子越看越烦,被联想的另一人的嚣张和强大在脑海里搅起翻天的期待。

“好了,你走吧。”鬼狐上前一步,偏过头压低声音说到,“之后再来找我一次。”

哟,跟你大爷这搞窃窃私语?

雷狮笑起来,那张没有表情的面具越来越让他兴奋了,金毛小子又看了看他,不太放心地走了。

重重落在地上的脚步声将距离汇报得一清二楚,这可不是这儿的生存法则哦。雷狮海盗团的成员散开占据了这条巷道,虽是午时,头顶的天空却丝毫不给面子地布满了深灰的云块,或许紧接着雨就要来了。

“那么雷狮大人……”鬼狐抬起头看向雷狮,才刚把高大的白色身影框进视野,大脑便失去了镜头的反馈。一个耳光将接下来的话扇回嘴里,双眼失去目标,摇摇晃晃地捕捉到飞出去的面具。

面具撞到墙上,掉落在帕洛斯脚边,职业扒手抬脚踩上去。白色面具在鞋下发出无助的哀嚎。

“先来让我好过点怎么样啊?迟到的鬼狐先生?”

将近二十厘米的身高差给予雷狮支配的地位,他低下头,紫色的眼眸咄咄逼人,一只手还滞留在半空。瞬间的接触没能告知正确的触感,他捏住鬼狐的下巴,将男人的脸扳过来。

没想到如此下贱的小角色还有高贵的瞳色,雷狮弯下腰,在他耳边吐气。

藏匿于视线一角的紫色眼眸含着疯狂的笑意,湿润的舌头将耳垂把玩,“我希望你看着我。”

 

舌尖将耳垂抬起,而后由尖牙接纳。微麻的痛感引起身体的颤抖,腿被托起,蜷坐于某人的小臂。捏着下巴的手滑到颈后,将身体钳制。

绕着圈子散布足迹,缓慢而温柔地舔过脸颊,落于眼尾。

像猛兽的粗糙,分泌的唾液流到眼角,慢慢渗进眼眶。而那粉红的小动物还在继续游走。

本不该张开的眼睑无法闭合,收缩的瞳孔跟着转动,泪腺分泌出多余的水分,被卷走。

看不到正肆意着嘲弄的眼睛,只有因干涸而龟裂的不毛之地,而河流的源泉凸出地面,将泉流导向不该流淌的地界。

恐惧。

似乎要失去什么的错觉。

什么东西会进来的错觉。

最终会得到什么的错觉。

握着大腿的手收紧,顶着坚硬肌肉的伤口也传达痛苦。

利齿落下,像是要将自己全部吃掉。

深紫的雷池出现。

忽然失去依靠。

 

雷狮将鬼狐放在地上,满意地笑了笑。那张漂亮的脸还是面无表情,微张的嘴有让人再来一次的冲动。眼睛没有丝毫褪色,某种美妙得让人想将之击碎的东西潜藏在那淡金中。

雷狮弯下腰,再次捏起鬼狐的脸。

“大哥。”

身后传来冷漠的呼声,卡米尔走过来,向鬼狐伸出手。

雷狮放开手,鬼狐抬起手,将一枚存卡放进卡米尔手中。

职业扒手笑了一声,魔术般掏出一瓶水扔过去:“留给这位小哥洗洗脸吧,老大。”

“哈哈。”

----------------------------------

纠结过要不要再加一段。

下一部分是金。

评论(1)
热度(23)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