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凹凸异种】【雷氏一家】电闪雷鸣(四)


私设如山


一发完结


---------------------------------

侍女姐姐终于意识到什么回来的时候看见了雷家的老三,看到雷狮的时候小姐姐心道不好,这贼人又来了!当她默默的放轻了脚步准备予以雷狮必杀一击时,小公主的笑声忽然传进耳朵里,身形在门口定了下来,雷狮温柔的笑着,轻轻地帮小公主晃着秋千架子,小家伙的手里握着一把五颜六色的笔,头绳在空中飞舞的像小蝴蝶一样。

雷狮,脸上显露出纯种萝莉控的表情。

 

算了算了,不打扰了。

 

我一定是被魔鬼迷惑了。

居然会向自己的敌人缴枪投降,真是怂透了。

 

在内心不断反省自己的过失的雷狮,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理解父亲的感受了。

就像是手捧着棉花糖,轻飘飘的好似无物,不敢把手握紧,亦不敢放松害怕风把甜蜜吹走,明明知道就在怀中,依然像梦一样。

就像是帝企鹅一样小心翼翼的抬着脚尖,小小的脑袋从蛋壳里钻出来仰望着你,眼睛里充斥着最最纯洁的好奇,却总会担心会摔碎在冰面上。

雷狮甚至无法在自己心里用语言表述那个随着他的笑意而展开的笑脸,那一瞬间巨大的向日葵吞噬了他,带着花的香味,还有瓜子的香味。

 

你真的不是什么东西的异种?

 

还有。

你真的不会吐瓜子?

 

雷狮伸手去抓住自己的耳朵,把它们折起来按进自己的头发里。那一双白晃晃的耳朵在他的手里磨蹭着,又从指缝里漏出来,软骨撑起耳朵,向四周露出警觉的样子。雷狮的脚下摇晃起来,脚下的横杆与橡胶摩擦发出吱呦呦的声音,他放下手来抓住脚下的横杆向下翻,钻过栏杆的空隙重新落在阁楼的地板上。

阁楼下的女孩抱着球傻里傻气地站着,听到声响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雷狮晃了晃尾巴。

这东西还不是很灵活,可是又甩不掉,就算扔了也还是会在醒来时再出现,就不能扔了吗?

 

他听到自己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低沉的吼叫。

 

雷狮最近又沉迷于一项新的挑战。

对于现在的雷狮而言确实是一项艰难的挑战。

 

好吧,现在我承认我堕落了。

 

这一切都缘于一个意外的相遇。

即使他有在尽量地不去注意雷鸣这个小姑娘,可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雷狮开始在御花园之类的地方也见到这个小家伙。

雷鸣的侍女领着雷鸣在御花园里闲逛,雷鸣换了一身干净利落的衣服,身上的粉红小花丝带蝴蝶结之类的也少了一些,即使如此动起来还是好像有蝴蝶围绕,不过是,这小家伙就是在花园里扑虫子吧?

侍女满脸无奈的把雷鸣搂在怀里,从她的手里把那只可怜的要被送进人类口中一日游的小家伙给拯救出来,雷鸣小公主转身就又跑向了路的另一边。

憋着笑与侍女互相对视一眼的雷狮给侍女姐姐打了个我借过你加油的眼神,准备从这个略显危险的路段迅速经过。

啊啊啊,萝莉控都要犯病了。

结果是……

雷鸣这家伙绝对有某种天赋!尾巴被一把抓住的雷狮迟钝的回头看着这个不知何时已经挂在了自己腿上的小女孩,雷鸣仰着脸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你会用尾巴,”她的眼睛里好像装着星星,“画小星星吗?”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拒绝的。

 

雷狮想。

 

可是我现在居然在练习如何用无法正常使用的尾巴练习画小星星。

我绝对是被萝莉给迷惑了!

 

如果能够接受自己的身份,把这条尾巴彻底的当成是自己的东西的话,说不定会成功。

但是……

雷狮不愿意。为了画小星星而承认自己的尾巴?他真是疯了。

 

不过现在的自己,不也算是疯了吗?

 

当他第一次挑了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去找雷鸣,那个小东西正在院子里四仰八叉的睡觉,听到有动静的时候就眯起一只眼睛来看了看,雷狮不知道自己的声音还能惊醒她,有点背吓到了。雷鸣眯着半只眼睛盯着雷狮,直到雷狮伸手来扯她的脸颊,才笑哈哈的躲开了。

雷狮转过身去,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雷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尾巴,虽然仍然很僵硬但是小星星的形状能够很清晰的看出来。

雷狮忽然感到一个温热的身体挂上了自己的后腰,女孩的脸颊紧紧贴着他的尾椎,在尾巴的根部,他听到女孩软绵绵的声音。

“好厉害!好厉害!”雷狮伸手拽住雷鸣的后衣领,把她提起来,这个小家伙是职业挂饰吧,两只肉肉的小胳膊挂着他的脖子根本就扯不动。

“三哥是不是全家最厉害的!”

女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止一遍。

“三哥是全家最厉害的吧!”

 

“三哥是不是全家最厉害的?”

 

雷狮抱着她转起圈来,雷鸣的双腿在空中转啊转,嘴里发出呜呜啦啦的响声,雷狮依然能听到她破碎音节间的一声。

“三哥!”

 

奇异的感觉从心底苏醒。

雷狮从来未体验过这样的感觉,在这个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女孩身上,他眼见一种无法用他现有的词汇来描述的光彩,他可以联想到自己所见过的所有的美好的事情,但是却不足以描述他此时的感受。

被认真的爱和接受。

被这样一个小小的孩子。

在这样的家庭之中,被这样一个小孩子表达的善意所感动,从而忽然不想要去抑制泪流满目的冲动。

他应该说些什么呢?

他应该说些什么吗?

他什么都不用说。

 

他终于被推进了风暴的中央,却没有想到这里是这样的安静稳妥,好像有阳光透过狂风照进来了,他以前一直远远地看着这个由父母和大哥二哥以及后来这个小妹妹一起组成的理想之乡,他心里的乌托邦。

这一刻,这个乌托邦成为了真实。

不是那种每天减少着“巧克力”的虚伪真实,是真的被代可可脂腻到心底。

 

雷狮一直沉默着站在风暴圈的最外端,然后恶意的猜测着这中心的一切。

然而事实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

大哥是未来的继承人,始终处于权利的中心,雷王星的王座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瞬间能被其他人所左右。

二哥处在一个辅助打手的位置,他也心甘情愿的养成了那种凡事靠战斗解决的个性,并忠心耿耿的跟随在雷电身后。

雷狮从来没有被直接或间接的任命做任何的事情,他所作的一切都是由于自己的意志,无论是在一帮子闲散子弟中间当老大还是保护被抛弃的小表弟,他的一切都没有被干涉。

雷鸣的出生在这一片平静的水面上投下一颗石子,激开一圈一圈的涟漪,把一切都搅动的生机勃勃起来。

自己两个哥哥做过的事情他当然也知道的一清二楚——那就像他正在做的一样。

 

把自己的笑脸毫无防备的展示给自己血亲的妹妹,并想办法逗她开心。

 

大哥和二哥,同他有什么区别吗?

 

那天晚上他跟雷鸣一起睡了。

小个子半蜷着身体躺在他身边,小小的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嘴里好像还有什么神秘液体往下流淌。她的一条腿大刺刺的搭上雷狮的腰,白白的小脚丫子挂在雷狮腰间。雷狮整个把她搂在怀里,脸埋在小家伙的头顶,好像在做梦。

 

跟小公主睡的第一天晚上,雷狮被拒绝裸睡了。

 

第二天清晨醒来,雷狮总觉得腰疼屁股疼。

 

他发誓这绝对不是被侍女小姐姐拖到地上的时候摔的。即使整个背部摔在地上的时候他难受的恨不得把前天的晚饭都给吐出来。

雷鸣小女神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他捂着屁股躺在地上的时候小家伙一脸的担忧,然后把洗脸手巾盖在他的脸上,雷狮总有种自己要入土的感觉,尤其是搭配上雷鸣那张肉嘟嘟的脸上强装严肃的表情。

你真是不适合这样我的小公主。

他躺在地上擦脸,直到侍女姐姐把瓜子壳吐在他的脸边一副“杀了你哦”的表情。

 

雷狮在吃饭的时候顿悟了自己为什么会腰疼如此。

侍女姐姐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说,三皇子大人,您的尾巴还能摇的再好看点吗?这小崽子被你弄得吃饭的心情都没了。

 

对哦。

自己从昨晚开始就是一只彻彻底底的狮子了。

不过睡觉什么的完全没经验,尾巴根也被压的好疼啊。

 

雷闪在半道上停了下来,他扭头的时候雷狮的手已经含着雷电从他耳边划过了,雷闪侧身重心向下落,手臂早早地抬起来以挡住雷狮的下一只爪子。他的手中雷电也迅速形成,毫不客气的往雷狮脸上按去,这真是相当粗暴的战斗方式,雷狮侧头堪堪斜过去,伸长手臂拽住雷闪的手腕,猛地往自己这边拉。他明显的感到雷闪身上的劲一松,还未做出反应时另一只手已经自动下滑护住腹部,雷闪在他们相互制衡的手臂下转身而过,一把紫雷打在他护在腹部的手腕上。

雷狮闷哼一声,雷闪笑了笑,没有再进行下一步。

四周的警卫人员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雷狮已经捂着手腕跳出了包围圈。

 

果然还是太高看自己了。

跟雷闪这个杀人兵器比起来自己还真是小打小闹。

 

“雷狮,”雷闪向着他站的方向抬起眼睛,“突袭的技巧真是进步了不少呢,选择合适的时机抽身而退也是一项很重要的技能。”他又露出一个很标准的冷笑:“今天你的尾巴摇得怎么这么欢?想讨好我的话我只想请你不要去烦大哥。”

雷狮嗤笑一声,脸上挂起他最灿烂的微笑:“我只是想找大哥商量商量带妹妹出去玩的事情,找不到人只好找你点乐子嘛。”

“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我就放心了。”他明显的看到雷闪的表情僵了一下。

 

谁要讨好你?

你果然还是有嫉妒我跟妹妹玩得好对不对!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的时候,小公主提起了自己的背包,在心里默数三秒。

她看到门口晃来晃去的尾巴。

雷鸣跑起来。

她的脚底下有雷光爆炸开来,三五米的距离一步越过。

她抓住那条尾巴的时候,雷狮把她拽起来抱在怀里。

 

像抱住了全世界。



------------------------------


over


庆祝我卡文终于卡出来了


我们就完结撒花吧~


什么时候等我把其他的也卡出来了,很想写一点雷电和雷闪的……


我怎么被自己的虚构角色迷到了!



总9561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