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凹凸异种】【雷氏一家】电闪雷鸣(三)

=私设如山倒


我的存粮可能不够吃了。(认真)


(二)


---------------------------------------------


关于雷鸣的名字,在小姑娘还没生下来之前,雷狮以种种由头向母亲建议,列了长长的一条子“适合”小妹妹的名字。

例如“雷虎”,“雷豹”,“雷鹰”之类的赫然排在最前。

母亲看了看,把纸撕掉了。

 

无论如何,这个小混蛋顺位叫雷鸣是改不了了。

 

当然啦,雷狮君对雷鸣的讨厌也不可避免的暴涨了起来。

 

明明比自己生的还要晚。

 

雷鸣的出生给雷狮带来的好处:

生日,他吃了一顿好的。

满月,他吃了一顿好的。

雷鸣有牙之后,他每天去后厨溜达都是好的。

 

雷狮咬牙切齿。

 

雷鸣就住在雷狮阁楼的旁边,屋子不大,但是院子很大,这边的植物都是不知道用什么手段从哪里移植来的,本来只是刚建的院落,已经跟御花园没什么区别了。

院子里岁数最大的那棵树他在后花园见过,这棵歪脖子树最适合躺着睡觉或者是吊个秋千之类,弄到这小妮子这里简直就是浪费。

不如整到我院子里好了。

雷狮当然知道是因为这棵树枝叶繁茂而且便于攀爬才搬过来的,这是不是预示着要把这小姑娘养成小野猴子?那我可以帮忙啊!

不知道几周目仍旧对此咬牙切齿的雷狮,细致的观察了自己周围的人文环境,确定父母均不在之后,果断的从阁楼上跳了下去。

 

有时候还得感叹这棵树种的真是地方。

 

绕过屏风,最里间微微透出一点灯光,即使现在是夏天,这里完完全全没有一点点的热的感觉,比自己当年当根据地是还要舒服。

据各种情报显示,这能对他的存在造成威胁的只有他的“可爱”的小妹妹——尽管这小家伙现在只有十几个月大,不管怎么说,雷狮已经把她作为头号大敌——应该还有几个侍女,雷狮的信条里可没有不为难女性这一条。

 

应该说他根本就没有信条?

 

雷狮无法用一个准确的词语来形容这间屋子里晕染出来的颜色,无论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都过于单一,让人舒服到了极致的颜色。看起来很简陋的陈设,估计样样都要价值连城,用来盛放那具小小身躯的摇篮,估计是要比雷狮自己的大床珍贵几倍有余。人员不多,只有二三侍女,两三屏风隔开小小空间,有小门直接接到后院,有一侍女端瓷瓶取水进来,正好和雷某人撞上。

 

“呦,好巧啊。”雷狮说。

“是啊,挺巧的。”侍女眼神一冷,空气猛然降温。

 

谁说侍女没威胁的?

 

雷狮,一个怂在侍女眼神底下的三皇子。

依旧不费吹灰之力的见到了小妹妹的雷狮,在两位“侍女”姐姐的目光之下,努力做出一副怜爱的表情,用饱含温柔的眼神看着摇篮中的女孩。

小家伙还在睡梦之中,雷狮把自己的手指伸过去戳她的脸颊,女孩不由分说的就抓住往嘴里塞。

 

我居然没有躲开!

雷某人痛心道。

 

然后在两位姐姐的目光中,脊背发凉。

 

雷狮:fuck。

 

送走了雷狮之后,坐在小公主篮前的侍女看着小公主悠悠的翻了个身,圆睁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自己,漂亮的紫色眼睛似乎还留着刚刚三皇子的影子。

这个孩子眼睛不像他的父母反而像她的哥哥。

该怎么评价这件事?

 

毕竟雷家老三的风评不怎么样嘛。

 

然后小公主又睡着了,谢天谢地。

 

后来雷狮从别人那听说,他父母安排这两位侍者主要作用不是为了防什么“坏人”的,主要原因,大概都是因为雷狮君。

我需要防吗?

 

雷狮冷哼一声,不予评论。

 

小公主在一天又一天的长大,活动范围也一天又一天的扩大着。

从她的小房间,到整个院子,到院子里的大树顶上,在雷狮的视线所及的地方,明目张胆的侵占着原本“属于”雷狮的东西。

这个家伙还太小,看见自己只会躲,根本就不如他的两位哥哥来的“好玩”。

 

雷狮靠在小阁楼上往下看,那个小家伙被妈妈看护着在大树下荡着秋千,他看着母亲脸上幸福的表情,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什么啊。

小女孩此时还显示不了性别的特征,不过可爱的丝绸小裙和简单的束起小辫已经昭示了备受宠爱的地位。

还有那双紧紧握住绳索的软绵绵的小手,和母亲好似钉在她身上的视线。

 

雷狮咬牙切齿。

 

说实在的,底下的人以为,作为三皇子的雷狮,应该把自己的心思放在争夺皇位上吧?可是事实上是,雷狮现在的全部心思,都在严肃地思考着,自己在这座皇宫之中的位置。

他到底是应该把自己放在哪里?

即使他同大哥二哥一样拥有着继承权,但是这个权利……

只要大哥二哥不犯错,跟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

即使他现在在宫中上上下下收了一群小弟,各家王公贵族子弟哥都跟自己有点交集,但是雷狮可不觉得这算是自己的“资源”。

就那个戴绿帽子的小鬼看起来还对自己忠心耿耿,其他的人……他可不敢当成“人”看。

 

自从这个小妹妹出生之后,雷狮更加感觉到了对比的可怕性。

他现在全部心思都花在怎么在父母不在的时候逗弄这个小家伙。

其他人的内心:真是堕落了。

 

雷狮从树上跳下来,那个小家伙正在小心翼翼的往秋千上站,此时侍女也不在,父母也在忙,雷狮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小家伙,雷鸣从爬了一半的秋千上滑落下来,躲在秋千后面看着雷狮。

雷狮活动活动脖子,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弯下腰朝雷鸣滑过去,雷鸣拽着秋千往后躲了躲,然后被雷狮一把捞过来,小耳朵被雷狮扯起来的时候雷鸣发出一声尖叫,雷狮眼疾手快捂住她的嘴,把这个小家伙扯到自己身边,“喂,现在可没有人能叫过来哦。”雷狮看着她怯生生的眼睛,笑容中不自觉的就带上了点发自内心的快乐。

终于给他逮着一次。

 

然而。

正准备从口袋里掏出给小家伙买的彩绘笔的雷狮,忽然被自己的小画板打了个措手不及。

雷鸣忽然冲他展露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在这张肉嘟嘟的脸上看起来,要多傻有多傻,眼睛都挤成了一团子,雷狮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两只小手抱起来,雷鸣的头绳在他耳边扫了一下,然后雷狮听见一个软到人骨子里的声音,“三哥?”话说的还不够清晰,发音三跟山没什么区别,哥还要念成四声,可就是偏偏让雷某人软了手。

 

天哪,怎么能这么可爱。

 

-----------------------------------------------------


不过应该没关系我在努力。


看到那个小心心没,就是它。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