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凹凸异种】【雷氏一家】电闪雷鸣(二)

(一)


私设如山倒。


嗯,我真的很吹雷狮的。

--------------------------------------

对自己的人生感到幻灭的雷狮,在父母的绝对放纵政策下,完完全全的长成了一个野孩子。

凭着自己的嫡出地位到处去欺负小一点的弟弟妹妹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少干过,用威胁的手段从他们那里拿来好酒好肉真是十分方便。

对于他这种行为,两位兄长尤为不齿,然而,雷某人却并不因此而对他的哥哥们有任何的“偏见”。

在父母看不到的地方,雷狮总是一脸坏笑的拦下他的哥哥,含着笑意的声音并不让人高兴:“亲爱的,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跟可爱的弟弟分享一下喽?”他总是从各种各样的途径里得到关于哥哥新的“玩具”的消息。

大哥总是对他的要求表现冷淡,而二哥的反应相对激烈也要好玩。

“根本没有跟你分享可能性,”大哥说,稍过眉间的刘海下露出一双微微抬起的眼睛,“你有什么可爱可言?不要搞笑了。”

雷狮露出牙齿,尾巴不够灵活的甩动了一下,眼角的笑意越浓,雷电皱着眉看他,“那我也不会客气喽,大哥。”雷狮说,眼睛从雷电身上挪开,盯着他的左右护卫。

 

下一秒的雷狮一脚踹在墙壁上,他的双手还插在兜里,可是身体已经敏捷的在空中旋转。一脚踩在黑衣人抬在头顶的手臂上,雷狮借力腾空,对着另一位先生果断的飞身踢,哥哥的护卫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雷狮弯腰避过黑衣人的爪子,蹲下另一条腿横扫,然后迅速逼近他的大哥,再次躲过护卫的手臂,雷狮猛然发力冲出,截下准备离开的大哥。

雷电的表情有一丝的松动,终于叹了口气。

“雷狮,你总是在胡作非为。”

“这个成语用得很好,”雷狮说,“真可惜,你没办法我。”

所以你只能把东西拿出来给我看。

 

雷狮对待其他的孩子可从来没想对待哥哥这样“客气”过,想要就要不要就扔,该打就打从没手软。

他的父亲崇尚个人的力量,认为凭个人能力得到的东西不需要被加以任何指责,所以从不对孩子之间的一切争夺发表意见——即使他总是额外的给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更多的、更好的福利。

 

而雷狮呢?他总是能从大哥二哥那获得“自己”的一份。

 

“你承认自己是狮子了?”又一次被这么问到,雷狮的身体出现了明显的僵硬,真是扫兴,下一秒他就被黑衣侍者按在地上,男人抓着他的耳朵把他的头磕在地板上,他感到有液体从鼻孔往外流,他回答:“怎么会,作为狮子的我,怎么可能这么弱鸡,你说是不是,二哥?”

雷闪的脸黑了黑,从鼻孔里冷哼。他的二哥,总是在问着他同样的问题。

明明他的尾巴就只是在身后僵硬的晃动,瞎子都能一眼看得出来的,却总是要问。问你妈啊问,每次雷狮总是栽在这句话上,这才让他更加不爽。

尾巴的感觉很迟钝,雷闪的眼睛上挑,雷狮的尾巴被拔掉,他只感到一点点的疼,这东西根本就不属于我,雷狮想,这种感觉根本就不在我的身上。

“大哥说,再抓到你就好好教训一顿,别老是把你这种东西放出来咬人。”雷闪转身,“好孩子可不要这样哦。”

 

雷狮在意自己的尾巴吗?

这倒是不在意,他只有在被二哥抓到破绽时才会在意一下子,因为总是被抓到破绽,导致他面对二哥时总是不由自主的就去摸摸屁股。

 

但是他倒是从没有想过要承认自己的身份。

老子作为一条人活的很好啊,狮子跟我有关系?

 

有一天,雷狮很不高兴。

很不高兴,这直接导致这一天大哥二哥收到了来自雷狮小弟的五次骚扰。

 

妈妈怀孕了。

 

皇后怀上啦!

这个消息不到半天就传遍的整个皇宫。

雷狮冷哼,搞什么嘛,反正没打算要吧?早晚都是要打掉的喽?

想到这他就很开心,开心的躺在院子里唱歌打鸟。

 

雷狮幸福愉快的日子过了没有几天。

一切还都要怪他爸妈,因为种种原因拖了一段时间,他妈妈在决定终止妊娠时已经八九周了,妈妈突发奇想去做了个性别检验,然后,一个消息从产房里传遍了整个皇宫。

他爸爸因为这事差点当场从龙椅上跌下来。

而雷狮,他直接从湖桥上跌进了湖里。

 

这算什么事啊?

报信的小弟一脸震惊的看着从湖底爬到岸边的雷狮大佬,内心估计用草泥马种群经过都不足以描述。

雷狮其人,一直以冷静嚣张霸道蛮不讲理示人,今天终于,栽进了一个巨大的天坑。

 

十几秒钟前,报信小弟说,雷狮老大,你要有妹妹了。

 

你要有妹妹了。

 

不愿意去思考关于这句话的一切,但是依然要被无数的人一遍一遍的提醒着,以至于雷狮条件反射地见到人就思考关于妹妹的事情。

毕竟……

不就是性别不同吗?这差别对待也太厉害了吧?

 

不仅是妈妈,还有那个从来不插手任何儿女私事混蛋父亲,今天也特地把孩子们都叫过去,雷狮站在门口,看着大厅里整整齐齐的站了十来个,他的大哥二哥站在最前方,他站在最后方。

这是雷狮他爸最近四五年来第一次认真的叫雷狮的名字。

“雷狮,你到前面来。”整间屋子里唯一坐着的男人扬起脸,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同样是颜色,愣是多上几分骇人。

“有事吩咐?”雷狮站直,做出要往哥哥那边走的动作,实际上还是没动。

“我只说一句,”父亲说,“雷狮你尤其听好,雷鸣出生以后,谁都不准欺负她。”

父亲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雷狮啥都没记住,就记住了那个动作。

整个雷王星,就他学得像。

学完还要笑。

 

雷狮过了将近五个月安稳的日子,什么事都不做,就每天躺在院子里,坐在亭子上,趴在屋顶上,看着后庭新砌的庭院,每天都有各种上好石料被送到这个地方,那以前是雷狮夏季避暑冬季保暖的好地方。

即使理论上,这里只是个弃置的宫殿。

好姑娘,还没出生就知道跟哥哥要东西了。

哥哥记住你了。

 

终于以哥哥自居的雷狮,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挽起袖子了。

 

----------------------------------------(二)


吃存粮中。


码不出字好绝望啊。


没有雷狮的卡米尔有没有暖一点的cp啊……

评论 ( 8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