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各种请随意勾搭√
腐,百合,写手,时高时低


家教入坑,龙族,文豪野犬,全职,凹凸世界,纳米核心,弹丸论破,勇者大冒险

周翔,雷嘉,安艾,喻黄,恺楚,泽非,狛枝受向cp

露中

男神伦桑,同喜欢求告知

沉迷五月天无法自拔

恭c

略微的cp洁癖

有什么想问的话请举个手告诉我

有什么梗想甩给我的就来吧

如果愿意跟鄙人做朋友的话就私信吧

 
   

【韩张】一车三折

难得码一回韩张

这边暑假了准备把淡了的东西都捡起来写点

 @张三 吐粮之前我好像有事要找你来着……但是我忘了什么事了……


好了。


5375字


-------------------------------

约会吧,张新杰。

韩文清的短信还保存在手机的角落里,张新杰打开游戏,刚刚把手指放在键盘上,wasd还没有好好的找到,便传来了母上的吆喝:“张新杰!刚从俱乐部回来就打电脑!还想打够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想玩三百六十四天不成?”

什么啊……妈妈,我现在想玩的跟在俱乐部不是一个游戏啊。张新杰心里说,但是要跟母上讲的话,总还是……会被打断然后整个怼回来的吧?虽然现在妈妈不对他的职业指指点点了,但是对于玩电脑的时间还是指手画脚,即使是解释为“工作的一部分”,也总是被充分鄙弃之后骂得体无完肤。

要不干脆就去约会吧。

好不容易捞个夏休,回来跟爸妈好歹住几天了,还总是被各种指点生活方式,自己本来就好好解释了六点准时起,但五点多被叫起来已经不是一回两回,老爹坐在沙发上打瞌睡看报纸,老妈打着哈哈准备早饭,张新杰还没开口说“起不来就多睡一会”这种话,就被爸妈的慵懒气场压得自弱一头,看来还是不敢跟长辈比。

约会去吧。张新杰麻溜的选人开局,回头确认自己锁门,然后无视掉妈妈的大吼。

等待时间里他拿过手机来给韩文清发了回信,摁掉手机之后调整姿势,鼠标在垫上摩擦了一圈找好最佳位置,屏幕里光圈淡了,正式开始。

 

自己订票,地方看链接。我想你,新杰。

走完一局下来,皱着眉头琢磨着自己刚才的发挥,其实不算满意吧,虽然被匹配称大神,

但这样的操作被老韩看见了估计得嘲讽一回。有时候玩成这样隐隐担心荣耀会不会发挥失常,可惜石不转从没给他犯这种低级的错误的机会。

这就好。张新杰扒拉过手机看短信,开链接瞅了瞅地方,是之前说过的水上世界,二人都不在预订城市,他取消二轮的匹配,上百度去找主站。网页上主站做的很是简陋,他搜了一会忽然恍然。张新杰看了一眼表,两点了。

最近脑子有点晕,家里做饭的时间太诡异,爸妈午睡的时间也够诡异,今天愣是差不多一点才吃完,现在两人都没睡,自己那一套作息时间表迟早要被爹妈毁掉。再怎么由他解释,妈妈也会用唾弃的眼神看着他。

明明也是也是受精英式教育的人,生活方式就差这么多呢?

他明明是谁都不迁就的人,对爸妈就……

 

重新把手机拿过来,熟练地找票订票,直到输入银行卡密码确认付款,张新杰才从那种混混沌沌的感觉中脱离出来。他回短信给韩文清,“票已订。我也想你。”屏幕显示送出以后,他把手机放回音箱上。

游戏友人给他发邀请,张新杰点击同意,那边已经凑了除他之外的四个人,“开黑走,大兄弟?”QQ滴滴两声,张新杰拿过耳机插上,进入多人语音。

 

晚上吃完饭之后一家人都坐在客厅看电视,之后再怎么睡不睡的爸妈就没再说过了,妈妈走得早,爸爸待到九点多,那之后张新杰一个人待在客厅玩手机,电视闲置了一回自己休眠去了,临睡前,张新杰再次打开手机APP检查车票,他在起始城市上愣了愣,来回看了几次,才恍然发现违和在哪里。

目的地定错了位置,又默认了讨论最多的城市而不是最后敲定的城市,在满脑子都在谴责自己犯低级错误的时候,又犯了更低级的错误真是可以说不可饶恕了呢。

明天下午六点多的票,他改好了票,时间已经堪堪的卡在五十六的线上。

他已经洗过澡了,匆匆的去洗了把脸,张新杰再次给韩文清发短信,上一封来自韩文清的短信显示已读:“嗯,见面再说。去睡觉了。”是两点多。他把短信编辑完发去,时间卡在五十九分,他打开空调,躺下。

队长,刚才订错了票,以防万一你也上号看一下。晚安好梦。

 

第二天一早醒来,神清气爽,六点整,爸妈今天早上没有骚扰他。

韩文清的短信:“乍一看还以为说上你,结果又是上号。”

“票也能订错,约会别找错了人啊?”

“不用担心,我这边托人订的,绝对没问题。”

一大早就看到了微黄的小笑话,还有果断被嘲讽了。张新杰把空调关掉,开窗通气,打开房门,好吧,今天早上没有早饭。他试图敲了敲父母的房门,屋内传来爸爸懒懒的答应声,“六点了,”张新杰说,“差不多该起来了。”爸爸随口答应,可是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张新杰琢磨了一下,到厨房去开火起锅。

他回给韩文清短信:“好了好了,难得错一回。”

居然很快就被回过来QQ消息,语音的,老韩十秒尴尬笑。

张新杰老脸一红,决定不回。

 

领票,等车。

即使已经长这么大了,出门前还是被妈妈好一顿唠叨,还是他几乎都背熟的那一套,记得看路牌,打车记车牌,不随便走地图上没有的路,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他都一一应承下来,走出家门的时候难得的有了一种小鸟出笼的畅快感,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然后接到韩文清的电话,“张新杰。”韩队的声音听起来有种莫名其妙的宠溺,“跟你说个事。”张新杰笑起来,“嗯?”韩文清顿了一顿,说道:“刚才领票,发现订错了,姑娘说我的票起始城市不是本市,叫我去别处领。”

啊……啊?张新杰愣了一下,差点一口水呛在嗓子里。他把手机放得远了一点,打开免提,韩文清的声音继续传过来:“她居然叫我去A市领,我想了半天也想不通怎么会是A市,现在才明白我家那妮子在A市上学。”咬牙的声音。张新杰摸了纸巾出来擦了擦嘴,远远地往垃圾箱里投,“原来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没弄错,回去看我怎么收拾她。”没中,张新杰起身去捡。

“自己的问题别怪人家小孩,”张新杰说,“我提醒过你看看自己的票了,现在又说人家小姑娘。”他顿了顿,说,“你羞不羞啊队长?”

韩文清气一顿,又想说点什么被张新杰截住:“别说了,我都想笑话你了。赶紧去看看怎么改签去,别到时候到不了。”话是这么说,可笑声已经清清楚楚的传过去了,韩文清那边寂静无声,张新杰叫了他一声,被留下一句“你等着”挂断。

张新杰笑着摇头,坐回椅子上,想到韩文清的表情,又忍不住嘴角上扬,停不下来。

旁边的姑娘看了看他,又往旁边挪了一点。

张新杰又笑出声。

 

韩文清最后改签了高铁的票,“我会比你早到好几个小时。”韩文清这么说道。他们本来是一起订的普通车票,“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去享受风景了呢。”张新杰说,“不过高铁线路上的风景也不错?”韩文清嘿嘿笑了笑,说:“那就值得用倍速模式去看了。”

张新杰笑起来。

“不过还要提醒你一句,早点去等你的车。”张新杰说,“别坐不住,至少五分钟。”手机里传来轻笑,“没你卡的准,但不会迟到。还有,赶紧去坐你的车。”韩文清说道,耳边轻轻响起类似“mua”之类的拟声词,屏幕在耳朵边亮起来,挂断了。

张新杰提起单肩包,向月台走去。

五步之内,火车进站。

 

转身,打开手机确认时间,眉头一皱,韩文清明显的感到身旁的男性也皱起了眉头,收住想要往那边瞪的眼睛,韩文清迈开步子在候车厅里转了起来。张新杰已经上车了,自己的车大概还要十几分,虽然倒是能在比较近的地方找地方安安分分的坐着等,但是……

谁要安安静静的等啊,一点意思都没有,最近打手游打的精神恍惚,这WiFi再怎么不错,也不敢再开一局。掉段事小,错车就事大了。

手机滴溜溜的响了一声,张新杰的短信:“坐下了,看风景。别错车。”

当我小孩子?韩文清笑起来,对时间的掌控和把握总是这么准,除了新杰,韩文清自认自己认识的人里也没谁了。

还有十分钟,韩文清测算了一下路程线,边上的商店转去。买瓶水的时间还是够的吧,火车上的东西贵死人了。

五分钟后,从商店出来的韩文清,车站商店里的水也要贵死人了。

 

上车,高铁启动,还没等感到加速度的存在,眼前已经亮堂起来,他回给张新杰短信,“不用担心,已上车。”发送,然后又打字,“这里风景很好,就是不让开窗。”

张新杰的短信:“那种事就别想了。经过一段城中村时看到有小孩子在趴着铁丝网看,想了想我自己的孩子。这次回家爸妈居然没有叫我结婚。”

韩文清挠了挠头,他这会根本就没回去爸妈那里住,在自己的房子住了下来,好不容易才弄得像是“人”住的地方,如果张新杰要来的话估计要在收拾一回。

他回复,“想要小孩子的话跟我姓呗?”

张新杰很快就用QQ敲了他,“韩队……”

“你说这话容易让我误会。”

“那别人呢?”韩文清笑。

张新杰的回复就只剩了一堆省略号。韩文清把目光转向窗外,这一路都是绿油油的,三四月间坐车时是漂亮的花朵,现在怕是绿树丛中掩映的果实。车厢内听不到外面的声音,韩文清盯着同桌的半大的小姑娘下井字棋,一张雪白的纸上画的没有一丝空地。

想他。韩文清看到自己差不多要犯强迫症,终于别开了头。

同桌的小姑娘莫名松了口气。

 

从车下下来的那一瞬间,韩文清整个被人潮人海推推搡搡的无话可说,明明只在车上呆了这么点时间,稀里糊涂的找不回方向感。中途绝对睡着了。韩文清如此断言道。时间过得可真快。

距离新杰下车还有约莫两个小时?韩文清用手挡住盛夏的阳光,眯起眼睛打量着四周各处。怎么说呢,无论如何都有点违和感,只是到底哪里违和他也说不上来,直到他重新跑回站里询问站台的服务人员,数次询问到服务人员都有点要赶人,韩文清立马相信了自己听到的一切,并转身去排队。

错站了。

他要去的地方现在大概算是在城市的另一头吧,当时只是说要买这边的车票,但是却忽略了站口的问题,以自己的性子本来是不应该忽视这问题的,但是……大概是想要见到张新杰的冲动压过了深入思考的冲动?不不不,不能总是拿着别人当做自己错误的借口。

韩文清拿出手机,打开地图略微的查了查,自己的所在地,目的地的所在地。

最简单的线路的话,大概只要出门沿着街道一路狂奔就好了,最后在拐两三个小弯就能找到地方,要去的水上世界算是比较地标式的建筑,所以比较好找。一段路总长约莫在五公里左右,并非是自己所臆想的“城市的另一头”的遥远度。

这么计划了一下的韩文清,又排了三分钟的队,然后在售票员小姐的目光中,转过弯走了。

 

真正在路上跑起来的韩文清终于后悔于自己做出的愚蠢的决定,本来只是想着与其在买票上车,不如直接走着去好了,毕竟五公里的路程无论对谁来说都不是什么太麻烦的问题,但是,现在是夏天!别说是五公里了,五步都显得十分之长,他根本不想从候车厅里出来。

再说这里自己不熟啊。按照自己原来的计划,他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避开炎热的阳光,总觉得今天一下午就能把自己晒得像几年前学驾照一样黑。说真的那真是人生中最苦逼的一个暑假。

而且还是最后一个暑假。

自那之后,韩文清再也没有过任何把自己变黑的念头。

现在也……手机断开WiFi之后,韩文清就再也没有检查过信件,之后一条是他发给张新杰之后回过来的,回的相当快。

“我已经到了,到时候去接你。”

“注意安全,等着我。”

现在的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在张新杰出站之前到达。五公里的路说起来容易,然而真正操作起来,却是真真的让人无助。

这种无助在韩文清站在小黄车前下载ofo失败之后到达了巅峰。

妈的,不干了。

韩文清最后收住想要踹在小黄车上的脚,沿着树影开始走。

 

然而地图看起来还是相当的可靠,中途把目的地换成了车站的韩文清愉快的缩短了路程,路上依旧坚强的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可能能代步的工具,然而最后还是全程跑着到达车站。

到达车站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张新杰火车到站的时间了,整整折腾了快两个小时的韩文清在踏进候车厅的一瞬间,感到了灵魂进入天堂般的欣喜。

汗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完全浸湿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大概连裤子都能脱下来拧几把水了,但是在空调下竟然莫名其妙的爽,比以往任何时间吹空调都要畅快,冷气从头顶一直向下落至脚尖,每一个毛孔都在呼吸着舒畅的空气,以及,在呼吸缓缓地稳定下来之时,气流扰动,火车进站,想要的人行动起来。

距离被拉近。

张新杰冲他挥手,几日未见的脸庞让他想念异常。“老韩?怎么搞成这样?”面对着张新杰的询问,韩文清把原定的抱怨尽数吞进肚子里,“没怎么,我之前在外面等你。”张新杰伸手揩掉他脸颊上的汗水,甩掉,笑:“真抱歉,让你等这么久。”

击掌,拥抱。

 

买票,进门,韩文清一直盯着水池子看,张新杰在背后推了他一把,笑眯眯的催促他进去。

“说不定你可以洗个澡。”张新杰笑道。韩文清扭头看了看他,眯起眼睛,笑:“想的一样。”张新杰拉着他检票入场,然后继续掏腰包上去玩。

可能是因为操作失误的问题,原本两人计划的东西几乎全都白费了,几乎每一项被宠幸的游玩设备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全是水,最后绝对要进水,不进水的设施韩文清看都不看。

张新杰半划半走的到韩文清身边,韩文清半转过身,看到他,忽然四下转头,张新杰拽住他的衣领子把人压下来,一头钻进水里。

嘴唇相贴的时候韩文清的手搭上张新杰的肩膀,笑起来的嘴巴完完全全的咬合在一起,谁也听不见任何的声音,每一次的张合都有水灌进口中,韩文清在水流中没能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一分,他努力的睁开眼睛又被水流袭击。

张新杰把韩文清拉出来,脸上难得地露出恶魔翘起尾巴一样的笑容。

“爽?”张新杰问。韩文清把头抵在张新杰的额头上,笑着摇头。

张新杰:为了占据主动权我可是连脏水都没有在意啊。

韩文清:我不是也和你一样喝了一肚子的洗澡水嘛?

 

当夜幕降临,霓虹灯闪烁,有人已经打算回家补充能量,有人却刚刚从沉静中活动起来,水上世界的灯火是七彩斑斓的卡通色,涂着幼稚彩妆的鸭子摇摇晃晃,韩文清和张新杰已经把这些全都甩在身后了。

韩文清完全将下午发生的一切抛开了,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被灯光划破的黑夜映在两人眼中。

韩文清的脑子里只有“张新杰今天不回去”和“晚上只能去宾馆”这两条信息。

合在一起呢?

“新杰,”韩文清说,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男人正在认真的咬着吸管喝酸奶,韩文清的气息吐在耳边,“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张新杰侧头看着他,笑声扑进韩文清的鼻翼,“我猜猜。”

“差不多该去睡觉了。”

“新杰,”韩文清说,“差不多能给我一点补偿?”

“难得等了两个小时,”张新杰转身,把瓶子扔进垃圾桶,把手伸向韩文清,“来啊,身份证。”



---------------------------

好啦,就这样。

【趴】


求喂

评论(4)
热度(44)
 

© 天子白衣:-D他是世界的珍宝 | Powered by LOFTER